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596章 天之子

第596章 天之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十二岁时他就失去了父亲。哪怕那位父亲再荒唐,可也庇护了他。
  
      随后刘娥垂帘听政,威压大宋。这个女人的手腕不得了,几番运作之后,朝政全归己手。
  
      彼时她甚至敢逾制穿着帝王服饰,估摸着是有些跃跃欲试,隔着几百年和那位武曌惺惺相惜。
  
      那时有臣子劝进,让她学武曌故事,改朝换代。
  
      可她最终还是没有跨出那一步,于是后世就说她有吕武之才,却无吕武之恶。
  
      所谓吕,就是刘邦的妻子吕雉,这位也是差点颠覆了大汉的猛人。至于武曌就更不必说了,直接改朝换代,临朝称帝。
  
      虽然是皇帝,可头顶上有这么一位‘母后’,赵祯的日子就和小透明一样,可怜巴巴的。
  
      那十余年下来,基本上就奠定了赵祯的性格。
  
      他仁慈,但却善于猜忌,把祖辈的制衡之术玩的炉火纯青。从朝堂到军中,制衡无处不在,然后……官吏多如牛毛,多到养不起的程度。
  
      他不相信宰辅,所以隔一阵子就会换人。比如说文彦博的滚蛋,实则他是在旁观,并默许。
  
      老文,你干的时间太长了,下野吧,免得朕晚上睡不着。
  
      他甚至连枕边人都不相信,莫名其妙的说曹皇后谋逆,由此曹皇后不敢在他生病时接近……
  
      这是个敏感到了极点的帝王,很可怜。
  
      他坐拥大宋,却被宰辅们压制。
  
      他有后宫无数,却夜不能寐,担心谁会谋害了自己。
  
      唯有那位张贵妃才是他心头的朱砂痣,余者都是墙上的蚊子血。
  
      仁慈和猜忌并存,这就是赵祯。
  
      沈安有些担心,他不知道赵祯的身体会如何,但却担心赵曙父子在宫中的境遇。
  
      按照赵仲鍼的说法,宫中有人在准备要干些什么。
  
      “郎君!”
  
      沈安正在想着这些事,身后的闻小种低喝一声,人就冲了上来。
  
       他的右手在袖口里动了一下,短刃在手。
  
      对面低头冲来了一个矮瘦男子,他的右手已经从袖口里伸了出来,寒芒闪动间,他抬起头来,眼中多了狰狞。
  
      沈安微微皱眉,却没有慌张。
  
      闻小种冲了过去,右手挥动。
  
      叮的一声之后,矮瘦男子的右手多了一道血线,旋即短刃落地。
  
      闻小种的右手露了出来,短刃神奇的消失了。
  
      矮瘦男子面色大变,刚想转身,闻小种的手就勾住了他的肩膀,不知怎么弄的,矮瘦男子竟然寸步难行。
  
      沈安冷笑道:“带回家去。”
  
      沈家的前院堆放杂物的屋子里,矮瘦男子被五花大绑,嘴也被堵住了。
  
      “别让后院的听到。”
  
      沈安出了房间,闻小种就开始用刑了。
  
      “呜……”
  
      里面传来了惨叫,就像是孩子的顽劣呼叫。
  
      惨叫声连绵不绝,让人惊讶。
  
      陈洛在边上纠结的道:“郎君,能让人的惨叫不停,这个是本事,小人不及他。”
  
      拷问是一门手艺,沈家以前的手法太过粗糙,如今多了闻小种,这活算是有人负责了。
  
      “官人……”
  
      卧槽!
  
      沈安抬头就看到了杨卓雪过来,就笑道:“可是有事?”
  
      他迎了过去,身后传来了痛苦的闷哼声。
  
      杨卓雪好奇的问道:“郎君,谁病了?”
  
      “呜……”
  
      一个更加尖锐的痛呼声传来,旋即消失。
  
      闻小种出现在门内,他躬身道:“是小人。”
  
      杨卓雪的目光转动,然后低声道:“官人,妾身不笨呢。”
  
      沈安止步看着她,说道:“好吧,为夫本想带他到城外去,可却担心归来城门关闭,所以就在家中……”
  
      杨卓雪的眼中多了些担忧:“官人,可是对头?”
  
      在她的眼中,所谓的对头大抵就是弹劾沈安的人。
  
      这样的人你竟然把他绑来家中拷打……
  
      她很想崇拜,但却知道后果严重。
  
      在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文官在弹劾沈安,然后被沈安拖回家里殴打。那文官被打的吐血,丑态百出的跪地求饶,而沈安就叉腰站在那里……
  
      沈安笑道:“不,是一个想拦路的家伙,还想动手,被闻小种三拳两脚就收拾了。”
  
      闻小种消失在门内,里面又传来了那种连绵不断的闷哼。
  
      杨卓雪没有丝毫害怕,相反还很好奇。
  
      “果果说要给浅予送礼物。”
  
      小伙伴进宫了,果果很伤心。但孩子的伤心不会长久,她又有了嫂子,渐渐的快活了起来,可终究还是记得自己曾经的小伙伴。
  
      “随便她,到时候你让陈洛去送。”
  
      “送到哪里?”
  
       杨卓雪偏头看着沈安,想试探一下。
  
      沈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道:“直接在宫外找人,那些人会进宫传话。”
  
      这个媳妇什么都好,渐渐的也在适应着在沈家的生活,就是胆小了些。
  
      “这不是机密,你我夫妻,本就没什么机密。”
  
      沈安善意的说了谎话,把妻子送进了后院,再回头时,闻小种就在身后。
  
      “郎君,那人说的是交趾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