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596章 天之子

第596章 天之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祯的面色微变,有些茫然。
  
      沈安低声道:“那就是饮鸩止渴。当您觉着精神不好时,当您觉着身体倦怠时,您就会想着服丹,于是渐渐舍不掉……但,官家,臣万死。臣本少年,被您简拔为官。几次惹祸,都是您在包容,旁人臣不管,只希望您……”
  
      沈安在这一刻动了感情,他想起了自己几次闯祸试探时,赵祯那无奈的模样。
  
      他的眼睛微红,说道:“希望您能长寿,臣所言俱是邙山一脉的秘传……丹药不可凭,仙道不可凭,服丹后的兴奋和飘飘欲仙只是丹药的刺激,这是在抽骨髓,不可了呀!”
  
      此刻的丹药和兴奋剂差不离,服用了之后精神焕发,身轻如燕,感觉人生巅峰触手可及……
  
      这种爽感让人迷恋,赵祯自然不例外。
  
      可沈安却深知丹药的危害,并托言邙山医术来劝诫。
  
      他起身拱手:“臣此乃肺腑之言,官家珍重。”
  
      作为皇帝,赵祯见多了各种恭谨和吹捧,什么万岁,什么千岁,什么至尊无上,这些吹捧他听多了,早已麻木。
  
      可今日他却感受到了沈安的真诚。
  
      所以他的眸色温和,说道:“我知道了。”
  
      这几天他一直自称朕,此刻换了个自称,曹皇后敏锐的发现了,就对沈安点点头。
  
      沈安躬身,然后倒退出去。
  
      他在出门前看了赵祯一眼。
  
      这一眼很复杂。
  
      我希望你能长寿,但我却无法干涉,你也不会听我的。
  
       若你还要服丹,还要亲近女人,那便是……天命!
  
      从王翔质疑开始,沈安只是怒了一下,随后就全程不搭理此人,走时更是连眼皮子都不朝这边抬一下。
  
      先前沈安和赵祯说话的声音很小,王翔没怎么听清,此刻就说道:“官家,您的病情还得要调养。至于沈安,他或许为官出色,但在医术上,恕臣直言,他只能给臣当个药童。”
  
      沈安的所谓艺术在他看来就是把戏。
  
      作为一个‘专家’,他不能看着一个骗子在宫中横行。
  
      赵祯歪过头来看着他。
  
      王翔继续说道:“他的话听不得,臣这里有了新的方子,回头就让人煎药……”
  
      “他说的没错。”
  
      王翔愕然,以为自己听错了。
  
      “官家……臣回头就让人煎药送来……”
  
      赵祯叹道:“可是他说的没错啊!包括丹药,他说的都对。”
  
      王翔皱眉道:“官家,病情不可耽误,您不该听他的。”
  
      赵祯的眼中多了些笑意,在这个孤独的皇城中,难得有人流露了真感情,让他觉得有些新奇,也有些感动。
  
      所以他很认真的说道:“他把朕的病情说的一点都不差,并给出了办法……”
  
      王翔的表情瞬间就僵住了。
  
      我才说他的话不能听啊!
  
      赵祯微笑道:“朕的命……这便是天命,你且去。”
  
      王翔低头,恼火的道:“官家,此事……难道臣说的症状不对吗?”
  
      赵祯淡淡的道:“错了大半。”
  
      帝王的身体和精神反应怎会全数告诉旁人?
  
      朕是天之子。天之子的身体和精神能软弱吗?刘邦病重时不肯就医,就是不肯把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状况让别人知道。
  
      朕是天之子,死便死了,但尊严永存!
  
      赵祯摆摆手,“全数出去。”
  
      王翔心中不甘,却没法。
  
      曹皇后带头出去,陈忠珩目视赵祯,想留下,可却没得到回应,只得恹恹的在最后出了寝宫,并亲手关上门。
  
      房门被关上,顿时就多了昏暗。
  
      赵祯缓缓撑着坐起来,喘息了几下,看着空中的光柱,喃喃的道:“服丹……不服丹朕就没了精气神,奈何。朕是帝王,那种软弱却不是帝王该有的。”
  
      他在床头摸索着,摸出了一个小瓷瓶。
  
      小瓷瓶打开,倾倒了一下,一枚红色的丹药就落入了赵祯的手心之中。
  
      他看着自己的手心,说道:“老了,纹路都深了许多。”
  
       他猛地扬手,把手盖在嘴上,随后闭上眼睛。
  
      “朕此刻却知道了汉高祖的心情。”
  
      他仰头吞咽了一下,随后陷入了沉寂……
  
      ……
  
      王崇年在外面等候着,见沈安出来就悄然现身。
  
      “忌讳!”
  
      沈安不知道赵仲鍼在想什么,但却觉得这样不妥。
  
      王崇年说道:“近期宫中有些动静不对,小郎君让某告诉您,外面若是有异动,要小心,宫中您别担心,他能……”
  
      王崇年挥了一下手,顷刻间那双大眼睛里的很傻很天真都没了,全是阴狠。
  
      “某知道了。”
  
      沈安盯着他,低声道:“看好他,莫要让他行险,若是有功,此后少不得你的好处。”
  
      王崇年的眼睛一下就充盈了笑意,很单纯,很欢乐的那种。
  
      他笑道:“某办事,您放心。”
  
      沈安出了皇城,坐在边上的小摊吃了锅贴,还夸赞了小贩的手艺好。
  
      他牵着马缓缓而行,身后的闻小种在看着左右。
  
      几个转向后,榆林巷就在前方。
  
      这里人多了些,沈安习惯性的靠着右边走,在想着赵祯的事儿。
  
      这位帝王看似仁慈,可骨子里的执拗却让人无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