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595章 不祥之兆

第595章 不祥之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二梅……”
  
      陈洛没想到曾二梅回来后会第一时间来看望自己。
  
      他激动了。
  
      二梅竟然为了我而落泪心疼,这是……
  
      她喜欢我?
  
      陈洛的心情激荡,恨不能马上就扑过去抱住曾二梅。
  
       闻小种看看曾二梅,再看看激动的陈洛,什么都明白了。
  
      他干咳道:“某还有些事,走了啊!”
  
      这两人的眼中压根就没他,等他出去后,陈洛扑过去,刚伸开双臂准备拥抱,曾二梅却反客为主,一把抱紧了他。
  
      幸而他的个子高,所以曾二梅只能从他的肋下拥抱,避开了肩头的伤口。
  
      “某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陈洛无师自通的学会了甜言蜜语:“在种谔挥刀的那一刻,某的心中全是你……二梅,那一刻某只想和你生孩子……”
  
      “嗯。”
  
      “郎君说某有功,回头每月多给薪俸……二梅,某能养活许多孩子……”
  
      “嗯。”
  
      稍后陈洛就去求见沈安。
  
      “你要娶二梅?”
  
      沈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陈洛说道:“是。郎君,二梅答应了,就等小人去她家提亲。”
  
      “好,此事……家里为你张罗了。”
  
      沈安找来了庄老实,叫他去寻媒人来。
  
      “多谢郎君。”
  
      陈洛欢喜的去找曾二梅,她却被杨卓雪叫了去,一一问了情况,然后开始布置。
  
      “官人,家里补贴多少?”
  
      杨卓雪看着很兴奋,沈安说道:“随便,你看着办。那句话怎么说的……男主外,女主内,咱们家你说了算。”
  
      随后杨卓雪就真的上手了,分配房间,叫人来装饰,还拖上了果果一起。
  
      姑嫂二人兴致勃勃的在帮陈洛娶媳妇,任守忠就在这种喜庆的气氛中走进了沈家。
  
      “官家病了,让你去看。”
  
      任守忠的态度显得很死板,不过从两人之间的恩怨来看,他从未占据过上风,所以采取保守的斗争策略一点都没错。
  
      赵祯又病了?
  
      沈安觉得这位大佬的身体真的不能再折腾了,最好清心寡欲,不近女色,然后饮食也清淡些,好生调养几年,未尝不能长寿。
  
      两人一路进宫,沈安思索着赵祯的病情,想着能有什么办法。
  
      “你懂医术吗?”
  
      任守忠琢磨了一路,把沈安出手的那几次情况想了一遍,发现那几次治病的过程中,沈安并未显露出真正的医术来。
  
      赵曙的唢呐像是胡闹,赵允让更像是自己寻死……
  
      这些一算下来,任守忠不由的怀疑沈安是个大骗子。
  
      沈安看了他一眼,“你……”
  
      他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看着就像是……某种担忧的情绪。
  
      “你这个……”
  
      沈安说道:“可是经常觉着头疼?”
  
      任守忠点头,矜持的道:“忘了告诉你,当年狄青征伐侬智高时,某是监军。”
  
      他竟然监视过狄青?
  
      沈安不禁有些惊讶,任守忠见了就冷笑道:“若是你以后出征,某说不定也会监军,到时候你便会知道……什么叫做监军。”
  
      “你这个毛病啊!”
  
      前方就是皇城,沈安下马,淡淡的道:“要戴帽子,最好是用艾草,不,艾绒,知道艾绒吗?”
  
      任守忠点头,有些慎重了。
  
      沈安的医德极好,从给韩琦治疗胃病开始,那风评当真是扛扛的,大宋首席慈善人就是他。
  
      而后赵宗谔和他也不对付,他的毛病更严重,难言之隐。可沈安只是一个炒黄豆就解决了他的问题,据说现在在床上生龙活虎的。家中都供奉着沈安的牌位,每日三炷香……
  
      “知道。”
  
      任守忠放低了姿态仔细听着。
  
      “每日用艾草煮水泡脚,用布装着艾绒包头……坚持下去。”
  
      前面有内侍在迎接,沈安对任守忠点点头,然后走了过去。
  
      内侍的眼睛很大,看着很傻很天真的模样,笑起来更是喜庆。
  
      “某王崇年,是小郎君身边的人,见过待诏。”
  
      王崇年看了后面的任守忠一眼,低声道:“小郎君说了,官家的身体……有些虚弱。”
  
      只是一句话,但内容很丰富。
  
      虚弱,那就不是一朝一夕的毛病,而是长年累月导致的。
  
      这种病一时间没办法,只能慢慢调养。
  
      沈安知道赵仲鍼让王崇年出来传话是在冒险,他低声道:“回去告诉他,别管。”
  
      把赵祯的病情传递出来,这事儿犯忌讳,若是被知道了,赵允弼等人马上就会发飙。
  
      王崇年笑眯眯的道:“待诏放心,某办事……小郎君很放心。”
  
      看来这是赵仲鍼新近找到的心腹,沈安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王崇年,不时的问几句话。
  
      任守忠在琢磨着沈安给的方子,倒也知趣,不来打扰他们说话。
  
      “你是怎么进的宫?”
  
      “某家中穷,爹爹……说某太能吃,不好养……”
  
      王崇年依旧是笑眯眯的模样:“我爹爹杀鸡的时候,顺手一刀就割了某的东西,就用鸡毛杆子捅在那里,顺手还抹了一把柴灰……然后就用那鸡给某吃了补身子……”
  
      沈安只觉得心中发寒,可王崇年却是满不在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