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592章 硬顶老包

第592章 硬顶老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种谔是昂首走的,他没有去再看那些‘麾下’一眼。
  
  “此人御下的手段狠辣,这一阵子,那一千多人被重责的不少。”
  
  折克行此时才过来,他先看了陈洛的伤口,说道:“当时某必须要冲杀进去,打穿对手的阵列,所以就把种谔交给了你。你没有让某失望,陈洛,可愿回军中?”
  
  他冲着沈安拱手道:“安北兄,小弟得罪了,回头就从府州挑几个精锐来……”
  
  沈安摇头,陈洛今日的表现也出乎了他的预料,堪称是一鸣惊人。
  
  “陈洛,你若是从军,有今日的战绩在,此后会一帆风顺。”
  
  陈洛是沈安的人,去留他可一言决断。
  
  陈洛却摇头道:“小人一辈子都在沈家,哪都不去。”
  
  折克行赞道:“忠心耿耿,好。”
  
  沈安皱眉道:“你赶紧去安抚那些将士,回头占个先机。”
  
  折克行这才想起此事,急匆匆的就往下跑。
  
  那些文武百官此刻才准备散去,包拯招手道:“沈安来。”
  
  沈安走过去行礼,包拯笑道:“今日众人都说折克行必败,老夫却说他必胜,在老夫看来,他有三必胜,第一……”
  
  老包开始显摆了。
  
  他看看左右的文武官员,淡淡的道:“先前有人说什么种谔必胜……那谁……刘展吧,说的最是慷慨激昂,若非今日天干物燥,这台子上怕是要被你的唾沫给淹了……”
  
  刘展的脸红了,他悄然躲进了人群里,可包拯的眼力比欧阳修的好多了,他冷笑道:“所谓重臣重臣,身份重,说话就重。可有人说话轻飘飘的,不,是轻浮。这等人也就是官家仁慈没搭理,否则早就赶回去坑啃木渣子了。”
  
  老包开喷了,沈安当然得捧哏,“包公,为何要去啃木渣子?”
  
  包拯说道:“做官是蠢货,种田是蠢货,做生意也是蠢货,什么都不会,离了俸禄就能饿死。这样的人,生而何益?死而何害?”
  
  呃!
  
  这话说的重了些,甚至是有些刻薄了。
  
  刘展回身,戟指包拯喝道:“包拯老儿,你先前也是嘴硬……今日一战只是运气罢了……”
  
  包拯冷冷的道:“那就再来一次,老夫和你各自练兵,谁输谁致仕归家,刘展,你可敢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转动,却是看向了众人。
  
  这种与世为敌的豪迈让沈安跪了。
  
  包公,您这风范……无人能及啊!
  
  众人下了台子,曾公亮一拍脑门,说道:“此事胜负已定,可汴梁诸军如何操练?”
  
  韩琦没回身的道:“此事枢密院和殿前司商议就是了。”
  
  赵祯没交代后续练兵的事,可万胜军隶属于殿前司,折克行是万胜军都虞侯,这里面的味道自然值得品味。
  
  张昇对李璋说道:“那个折克行……他操练了万胜军,就从万胜军中抽调些人出来……”
  
  李璋点头应了,然后去协调此事。
  
  这一切都当着折克行在进行着,沈安低声道:“此事谁都不敢接手,这样最好。”
  
  水浒传里写了一个八十万禁军教头的职务,可真要让你去教授八十万禁军,等教出来后,你最好找个地方蹲着,从此不出汴梁半步,否则御史能活吞了你。
  
  所以那个八十万是吓唬人的,就像是后世某个带了地球二字的单位,你莫不是真以为这里就能管着地球?
  
  所谓教头,只是下面的一个职务,大抵是个小官。但行走江湖得有个拉轰的头衔,于是就在前面加了个‘八十万禁军’,唰的一下,直接拉轰到无敌。
  
  折克行当然知道厉害,所以压根不沾边。
  
  校场外的百姓还未散去,见折克行出来,有人就喊道:“折家子,好汉!”
  
  “多谢!”
  
  折克行拱手致谢。
  
  “待诏……”
  
  苏晏急匆匆的跑了来,沈安笑道:“今日放假半日,你怎地没来?”
  
  苏晏神色焦急,说道:“待诏,苏公病了?”
  
  “叔公?”
  
  沈安一怔,旋即问道:“可是老泉先生?”
  
  “是!”
  
  沈安对折克行说道:“你先安抚将士,回头问问李璋何时去万胜军。”
  
  折克行想起苏洵的身体,说道:“安北兄且去,有事叫人招呼一声。”
  
  沈安跟着苏晏一路去了苏家。
  
  苏洵很是孤独的一个人躺在床上,面色发红。
  
  “这是怎么了?”
  
  沈安见状就伸手去摸了额头,发烫。
  
  苏洵虚弱的道:“只是发热罢了……子由去请郎中,稍后就到。”
  
  稍后郎中来了,诊断后开了药。
  
  “烧的这般厉害,可有办法吗?”
  
  沈安见郎中有些漫不经心,就装模作样的拿过方子仔细看了看,不满的问道。
  
  郎中哦了一声,说道:“这个……用湿毛巾擦一擦。”
  
  “你哪家医馆的郎中?”
  
  沈安觉得这个郎中不大靠谱,态度轻慢的就像是来串门的。
  
  郎中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就反问道:“你哪家的?”
  
  沈安皱眉道:“某沈安。”
  
  “邙山神医……”
  
  郎中的态度马上就变了,先是拱手请罪,随后重新诊脉。
  
  “待诏,小人今日遇到了些烦心事,一直在压着火气,所以不是漫不经心,而是怕发火……”
  
  郎中重新开了药方,斟酌再三递给沈安,一脸恭谨的道:“请待诏指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