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578章 折家的家传

第578章 折家的家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种世衡起家倚仗的是叔父种放,靠着叔父的恩荫得了官做。后来却是靠着自己的能力一步步爬了起来。
  
      他在西北一步步的站了起来,最终竖起了种家将的大旗,成为大宋的将门之一。
  
      种世衡去了之后,他的八个儿子都很能干,可却少了一个扛旗之人。
  
      种谔就是想谋求那面旗帜。
  
      ——知青涧城这个职位就是种家的大旗!
  
      张昇答应为他说话,种谔起身道谢,然后告退。
  
      “听闻你昨日遇到了司马光,还笑谈许久,可让他代为筹谋了吗?”
  
      种谔的眼中多了冷色,拱手道:“家父去后,大哥上书为家父数功,被庞籍压制。”
  
      庞籍就是司马光的宦海大恩人,所以当一体视之。
  
      当年之事早已消散,但种谔这种不求第二人的态度还是赢得了张昇的赞许。
  
      求人办事很正常,但你最好别乱求。
  
      你求某人去办某件事,转过头又去求别人办这件事……正所谓一事不烦二主,你为了一件事去求多人,就好比生病了请一群郎中来诊治一样,都是得罪人的事儿。
  
      “你且去,等着消息就是了。”
  
      种谔躬身,心中渐渐涌起了期待。
  
      知青涧城,他希望能在那里扛起种家将的大旗,在青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相公!”
  
      刚出们,就见一个小吏急奔过来。
  
      种谔避在一边,然后准备离去。
  
      “种副使且等等。”
  
      小吏冲着他拱手,堆笑道:“有好事。”
  
      种谔心中一动,就微笑拱手,却也不进去,就在外面等候。
  
      这是知礼。
  
      张昇微微颔首,心想果然不愧是大儒种放的侄孙,这礼仪一点都不错,比那些粗俗的武人好多了。
  
      “是何好事?”
  
      小吏说道:“相公,刚来的消息,官家令种副使和折克行一起出来练兵。”
  
      这是牵制!
  
      张昇瞬间就理解了这个安排的含义。
  
      这是要让他们二人各自操练一支禁军,若是好,自然会扩大化。
  
      “种谔……”
  
      种谔进来行礼,“相公。”
  
      张昇饱含深意的道:“若是能压制住折家子,知青涧城小事一桩,而且此后的好处颇多,你可懂吗?”
  
      种家压住了折家,好处当然多多。
  
      种谔躬身谢了。
  
      张昇问道:“可能赢了折家子?”
  
      种谔沉声道:“下官不会坠了种家的将门之名。”
  
      这是将门之争!
  
      而且在赵祯和宰辅们的推波助澜之下,越演越烈了。
  
      折克行得知消息已经晚了些时候。
  
      “练兵?”
  
      “为何不是我叔父?”
  
      折继祖更名正言顺一些,折克行还是太年轻了。
  
      沈安在写石头记。
  
      杨卓雪已经念叨许久了,若是按照前世的说法,他断更的时间太长,十恶不赦。
  
      “练兵?”
  
      沈安觉得这事有趣了。
  
      “是好事。”
  
      大宋军队一直在和平的光晕沐浴下嬉戏着,后来和西夏人的几次交锋又让他们打起了些精神,可终究还是越行越远。
  
      折克行说道:“某知道是好事,可和种家人相争无趣。”
  
      他这话说的有些平静,沈安问道:“是怕争不过他?”
  
      折克行摇头道:“争过争不过都是虚的,两家离远些才是真的。”
  
      “你说了这话某才放心。”
  
      沈安把毛笔一丢,丝毫没有继续断更的愧疚感,起身说道:“出去走走。”
  
      天气已经有些微凉,两人在院子里缓缓踱步,头顶不时有落叶飘下。
  
      沈安伸手比了一下折克行的身高,说道:“你如今也算是高大魁梧了,此后折家的重任肯定会压在你的身上,所以你得有脑子。此次练兵就是一次展示,至于和种家的关系,远着些,最好有些不伤大雅的仇怨,这样也能让上面安心。”
  
      将门联手,那就是谋逆的前兆。
  
      “多谢安北兄。”
  
      折克行行礼,沈安愕然道:“你谢我作甚?”
  
      折克行正色道:“没有邙山军给小弟练手,没有你说的那些,小弟此次输定了。”
  
      邙山军就是一个试验品,沈安在前世所知晓的理念都用在了他们的身上,结果打造出了一支让人胆寒的军队。
  
      ……
  
      殿前司,李璋看着种谔和折克行说道:“此次官家令你二人操练禁军,某这里出万胜军十个指挥,你二人各领五个指挥,一个月后见分晓,可有异议?”
  
      种谔没有看折克行,拱手道:“任凭殿帅吩咐。”
  
      折克行也拱手道:“下官无异议。”
  
      种谔的年纪几乎能做他的父亲,二人并肩站着,李璋见了不禁暗自叹息。
  
      等他们出去后,手下有人说道:“殿帅,那折克行年纪轻轻的,怎么是种谔的对手?朝中难道要抬起种家来……和折家制衡吗?”
  
      种家这几年有些默默无闻,而折继祖在府州却混的风生水起,折家将的威名渐渐的盖过了种家将。
  
      若非种放是大儒,若非折家有异族血脉,两家早就胜负已分。
  
      张昇淡淡的到:“主要是练兵,顺带制衡。”
  
      “官家要看看这两家谁是真本事,谁是……假本事。”
  
      ……
  
      秋季最舒坦的就是睡觉。
  
      秋风凉爽,盖个薄被就很舒坦。
  
      很久以前,沈安觉得自己习惯了一个人睡,和旁人挤在一起会失眠。
  
      可现在他搂着媳妇睡觉却很惬意。
  
      当夜里他翻身过来,伸手去搂杨卓雪时,却落了个空,然后就醒了。
  
      他眨着眼睛,努力适应着黑暗的环境。
  
      “……折郎君在练刀呢,练了一宿了。”
  
      “让管家去说说,让他早些歇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