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570章 没卵子的货色

第570章 没卵子的货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初秋的交趾依旧很热,大家都恨不能赤身果体行走,可李常杰却顶盔带甲站在宫门外。
  
      他是交趾大将,早些年狠心阉割了自己,于是就扫清了最后的障碍,从此走上了人生巅峰。
  
      从脱离中原之后,交趾的城头变幻大王旗,忠诚就成了一个珍贵的品质。
  
      把自己阉割了,自然就会获得君王的信任。
  
      李常杰此人对自己够狠,为了前程就一刀割下去,他的弟弟也是如此,于是李家渐渐声名鹊起,成为显贵。
  
      那些人看到李家如此兴旺,难免就会效仿,于是不少人家都狠心阉割了自家孩子,准备送进宫去碰碰运气。
  
      李常杰感受到了些目光,他偏头看去,就见宫门右边的阴影下,十余个男子正畏畏缩缩的看着他。
  
      守宫门的军士笑道:“太保,那些都是阉割了自己,想进宫来求个事情做。”
  
      李常杰的目光中多了些阴霾。
  
      太监让他获得了权利和信重,但也让他多了自卑。
  
      午夜梦回时,他会不自觉的伸手去摩挲下方,然后悔恨就会泛起。
  
      权利和男人的象征该怎么取舍?
  
      李常杰也很矛盾,但最终还是觉得权利更重要。
  
      一个内侍出来,躬身道:“太保,陛下请你进去。”
  
      李常杰再次看了右边一眼。
  
      那些自行阉割的男子都堆笑起来,有人甚至起身拱手,看那模样分明就是准备好了召唤,愿意为李常杰效力。
  
      这是什么?
  
      李常杰跟着内侍进宫,看着那些殿宇,突然就笑了起来。
  
      这就是权利带来的好处,我怎能舍弃?
  
      李常杰的腰杆渐渐笔直。
  
      等见到李日尊后,李常杰发现这位帝王的面色有些凝重。
  
      “宋人击败了西夏人,辽人好像也吃了亏……”
  
      李日尊的胡子很是乌黑亮丽。但神色凝重,声音低沉。
  
      “消息来得太晚了,若是早知道宋人击败了西夏人,那上次的伏兵……”
  
      李日尊抬头,那双眸子幽深,就像是一口深不见底的水井。
  
      “当初就该多派些人去,而且应当派出最精锐的军队去,一举击溃宋人,如此方能一战定乾坤。”
  
      几个文官不安的动了动身体,仿佛是有虱子在官服里爬动着。
  
      李常杰看了他们一眼,不屑的皱皱眉:“陛下,臣早已查清楚了那日的情况。宋人领军的乃是宰辅曾公亮,但临阵指挥却不是他,而是一个小小的翰林待诏。”
  
      “翰林待诏?”
  
      李日尊笑了笑,“宋人没有大将了吗?竟然让一个翰林待诏来指挥军队作战,还是说这位翰林待诏是宋皇的宠臣?除此之外朕无法想象曾公亮怎么会把指挥权拱手相让。”
  
      一个文官笑道:“正是。若是臣率大军出征,别说是翰林待诏,旁人就别想指手画脚。”
  
      此人的话里有话,李常杰心中冷笑,说道:“那人叫做沈安,乃是宋人那边新近出现的一个少年臣子,诗词出色,文治武功都有很有功绩,深得宋皇的信任……”
  
      “诗词出色?”
  
      那文官冷冷的道:“除去苏轼之外,宋人最近还有出色的诗词?可是欧阳修的弟子吗?”
  
      文坛盟主的头衔让欧阳修蜚声海内外,连交趾人都敬佩不已。
  
      李常杰摇头道:“说是什么邙山一脉……”
  
      “骗子!”
  
      那文官不问情由就拱手道:“陛下,恰好臣知道些,否则陛下就会被哄骗了。那邙山就在洛阳,千年以来就是一座坟山。什么邙山一脉,亡灵一脉吗?”
  
      李常杰轻蔑的道:“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此诗如何?”
  
      文官们齐齐点头,“此诗气势不凡,豪迈。”
  
      李常杰又吟诵道:“千古江山……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这首词如何?”
  
      众人齐齐惊讶。
  
      “竟然这般豪迈雄壮吗?”
  
      “好词!自柳永后,宋人那边少有词人,此词一出,其余皆黯然无光了。”
  
      “……”
  
      李日尊仔细品味着这首词,说道:“果然是豪迈,朕细细品味,觉得回味无穷,谁作的?”
  
      几个文官也兴致勃勃的看着李日尊。
  
      李日尊冷冷的道:“就是沈安。”
  
      艹!
  
      文官被打了脸,先前对沈安的贬低此刻都还回来了,一首诗词一巴掌,脸上被打的生疼。
  
      “他的父亲是坚定的北伐派。”
  
      一句话就道尽了沈安的立场。
  
      “诗词豪迈,让朕也为之赞叹!”李日尊微微抿嘴,然后摸摸胡须,淡淡的道:“子承父业,怪不得此人敢冲阵。”
  
      李常杰说道:“那一战宋人俘获不少人,如今那些人都在广南西路修路。陛下,等宋人的道路畅通之后,各处调集军队可就快了许多……以后咱们再想去就麻烦了。”
  
      李日尊点点头,“宋人跋扈,当讨伐……”
  
      “陛下!”
  
      一个文官说道“陛下,宋人目前并无外患呐!”
  
      “西夏那边换了李谅祚,李谅祚年少无能。而辽人那边最近也和善了许多,宋人就能倾力对付咱们……是不是再等等时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