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553章 自取其辱

第553章 自取其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煎锅贴需要浇汁,这个一般都是汤,只有抠门的才会浇水,然后那锅贴难吃的想吐。
  
      羊肉汤的锅贴吃起来有些古怪,不过还算不错。
  
      沈安一口气吃了五个,赵允让说道:“年轻人能吃是好事,仲鍼就能吃。”
  
      他的眉间多了些萧索之意,“此后老夫要谨慎些才好,让十三郎安心。”
  
      此后赵允让就该安分一些,直至赵曙登基上台,他才能嘚瑟。
  
      濮议不来就好啊!
  
      沈安点头应了,等下次赵仲鍼出宫时,他自然会转告。
  
      赵允让起身,先是看了皇城一眼,然后拍拍沈安的肩膀,“老夫听人说……他们说此次科举太学怕是不行了,可老夫却是不信的。”
  
      沈安抬头道:“拭目以待。”
  
      “好!”
  
      ……
  
      发解试结束了,随即就是阅卷。
  
      考完试的考生们开始大放松,京城各处娱乐场所都被他们占了。
  
      一时间诗词满天飞,文章如流水。
  
      赵允弼也在其中。
  
      他今日邀请了赵允良父子来喝酒。
  
      樊楼是大宋的顶级消费场所,来这里消费的至少不差钱。
  
      考生不差钱自然是有背景,有背景的人说话自然是牛皮哄哄的。
  
      “发解试某是必过的!若是不过……不过某就请你等在樊楼吃十日!”
  
      “好,豪爽!”
  
      “……”
  
      赵允良父子神色黯淡,大抵还没从赵曙进宫的打击中走出来。
  
      席间难免有些沉郁,赵允弼笑道:“此事……官家的身体不错,再看看。”
  
      赵允良微微摇头,却不说话。
  
      摇头就是态度。
  
      ——官家活不长了!
  
      前阵子官家突然又晕了,连宰辅们都进宫住了一宿,可见不简单。
  
      “赵宗实……赵曙一上位……”
  
      赵允弼淡淡的道:“到了那时……”
  
      赵允良的眼中多了冷色:“认输而已。”
  
      “可你争过。”
  
      赵允弼平静的道:“争过就是罪,这个道理难道你不知道?”
  
      某些位置不能争,否则不成就死。
  
      死是不会死,但那种高压之下的日子生不如死。
  
      赵允良的面色惨白,赵宗绛也不好看。
  
      赵允弼举杯,长袖遮住了半张脸,在仰头的瞬间看了赵允良一眼。
  
      “不可轻言放弃……”
  
      他给自己倒满酒,然后举杯。
  
      赵允良犹豫了一下,摇摇头,可赵宗绛却举起了酒杯。
  
      赵允良叹息一声,举起酒杯。
  
      “好热闹!”
  
      “安北兄,这些人大多是考生,得意洋洋呢!”
  
      “不急。”
  
      “他们得了你的好处却不去道谢……”
  
      “道什么谢?这本是公开传出去的,没必要。”
  
      室内,赵允良放下酒杯,沉声道:“沈安!”
  
      “谁叫某!”
  
      赵允弼遗憾的喝了杯中酒,房门被推开,沈安在门外笑吟吟的道:“二位郡王联袂出来喝酒,难得。”
  
      赵允良垂眸,隐住了眼中的恨意。
  
      他恨啊!
  
      他恨赵祯为何不选自己的儿子。
  
      他更很赵祯既然选择了赵曙,为何要把自己的儿子弄上台来和赵曙斗。
  
      这是障眼法吧!
  
      是了,赵祯那时候不舍权利,觉得自己还能生孩子,所以才弄了两个备选,借机周旋,但本质就是拖延时间。
  
      可宫中的女人却只生了皇女,皇子不见踪影。
  
      可恨啊!
  
      赵允弼含笑道:“老夫喜爱弈棋,你可懂?”
  
      沈安微笑道:“略知一二,不过却是野狐禅,不敢贻笑大方。”
  
      赵允弼说道:“棋如人,棋如战阵,来人,备棋来。”
  
      “是二位郡王和沈安下棋。”
  
      消息瞬间走漏,那些考生都丢下酒菜,结伴来看热闹。
  
      掌柜堆笑着进来问道:“好些人在外面,可要挡住吗?”
  
      赵允弼没看他,问了沈安:“天气不错,可在外面吹吹凉风,如何?”
  
      这是要准备用围棋来折辱沈安。
  
      别答应啊!
  
      折克行在边上皱眉。
  
      “好。”
  
      赵允弼一听就笑了,起身道:“如此这就下去。”
  
      赵允良看了沈安一眼,说道:“自取其辱。”
  
      沈安说道:“且拭目以待。”
  
      稍后在外面,一张案几,两张椅子,茶水一壶。
  
      “请!”
  
      “如此某就不客气了。”
  
      赵允弼执白先行,按照规矩下了座子。
  
      座子就在四四的位置上。
  
      座子摆完,随后棋局开始。
  
      因为赵允弼和赵允良的身份尊贵,所以没人敢靠近看,都在边上围着。
  
      周围被围的死死的,凉风自然就没有了。
  
      棋局在进行之中。
  
      赵允弼夺了沈安的一个角地,抬头含笑道:“这便是挖根。”
  
      沈安笑了笑,右边单关跳,瞬间就有些围地的模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