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552章 万花丛中过

第552章 万花丛中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安举杯,压根没在意这个。
  
      稍后老鸨来了。
  
      “客人可是不满意?”
  
      老鸨笑的很是亲热,说道:“若是不满意只管说,这里的女人任由郎君选。”
  
      这个服务态度能碾压后世无数商家。
  
      沈安说道:“某只是不喜欢这样,和她无关。”
  
      老鸨看了他一眼,讶然道:“竟然是待诏,失礼了。”
  
      沈安尴尬的道:“就是喝酒。”
  
      老鸨肃然道:“待诏文武双全,宰辅般的大人物,自然洁身自好,奴知道了。”
  
      宰辅……宰辅也有好色的啊!
  
      这年头有钱有权而不好色的少之又少,若是有,多半是奇葩。
  
      比如说赵宗实,就高滔滔一个女人。
  
      随后三人慢慢饮酒,说着些闲话,气氛渐渐融洽了起来。
  
      曹佾举杯饮酒,叹道:“某这些年修道心得颇多,官家仁慈,天地人感应之下,我辈方能有此安生的日子。”
  
      这是颂圣的话,沈安自动过滤了。
  
      “回头仲鍼进宫……国舅这边可有什么话要带进去的吗?”
  
      曹佾一怔,再次确定了他们的用意,就说道:“圣人那边……就说曹家一切安好,某如今也能出去转转,很是高兴。”
  
      可怜,出去转转就高兴的不行。
  
      沈安看了赵仲鍼一眼,心想幸亏我妹妹看不上你,否则哥非得要拆散不可。
  
      果果八岁了,可沈安对她的约束并不严格,除去学习之外,该玩耍就玩耍,活泼的压根就没想过这等事。
  
      八岁的女孩……
  
      在以后的时代,这还是个女娃呢!
  
      所以他不担心这个。
  
      “喝酒!”
  
      曹佾大抵是被憋的厉害,上次赵祯让他活的自在些他还是有些怀疑,今日赵仲鍼一来确定,这厮就开始奔放了。
  
      而且他的酒量真的不错,至少沈安和赵仲鍼加起来都不是对手。
  
      曹佾见他们俩被自己灌的面如土色,就淡淡的道:“年轻人,酒量不行啊!”
  
      沈安觉得这人有些得意,就说道:“国舅可知这是为何吗?年轻人的酒量没有锻炼过,身体各个器官也没适应酒水的熏陶,这时候喝酒就易醉。”
  
      “可这是好事。”
  
      沈安说道:“喝多了之后,肝脏……”
  
      他指着肝脏的位置,再指着腹部:“还有肠胃,包括你的脑子都会出问题,问题小的难受,问题大的……”
  
      无药可救!
  
      见他不信,沈安说道:“不信可去问问郎中,他们接诊的人多,可去问问他们,那些经常喝酒的人最后会是什么样的。”
  
      曹佾身边的女人笑道:“待诏此言不假呢。咱们这里经常有人来,那些喝酒……有的每日都要喝,而且每次都要喝醉,不然会难受……这等人多半活不了多少年。”
  
      酒精中毒了,当然活不了几年。
  
      曹佾仰头干了碗中酒,长啸一声,说道:“某此刻只想长醉不复醒,酒来!”
  
      外面有人送酒进来,却被拦截了。
  
      “你这人什么意思?出去!”
  
      门外那人缓缓回身,一张骷髅脸吓坏了伙计。
  
      “鬼啊!”
  
      张八年再次回身,曹佾见了就下意识的起身。
  
      “官家令小郎君即刻进宫。”
  
      赵仲鍼张开嘴,眼中多了不舍。
  
      这是见不得我过几天好日子吗?
  
      “咱们送你进去。”
  
      沈安知道赵祯反悔的原因,赵仲鍼也知道,不过没谁把它当回事。
  
      年轻人不怕犯错,就怕从不犯错。
  
      皇城外,赵仲鍼看着沈安,眼中一红,拱手道:“安北兄保重。”
  
      沈安也很伤感,笑道:“又不是出不来了,干嘛弄的和生离死别似的?赶紧进去,这几日老实些,等熟悉了再寻个理由出宫。”
  
      张八年在边上冷冷的看着这一幕,说道:“小郎君,请吧。官家还在等着呢。”
  
      等毛线,沈安敢打赌,赵祯绝对不会在今天见赵仲鍼。
  
      只是高滔滔大抵就要开始念叨了。
  
      “忍。”
  
      沈安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就附耳道:“遇到事先忍忍。”
  
      那是宫中。
  
      你可别下药啊!
  
      赵仲鍼露出了沈安熟悉的纯良微笑,说道:“放心。”
  
      我特么没法放心!
  
      看着他进了皇城,沈安的眼睛有些发热,他揉了一下,嘟囔道:“天气好热。”
  
      “不算热。”
  
      沈安回身,欢喜的道:“您怎么来了?”
  
      赵允让穿着一身臃肿的衣服,带着斗笠,还低着头,就像是密谍接头般的模样。
  
      沈安看到边上有人在苦笑。
  
      那人是皇城司的吧?
  
      这是早就发现了赵允让的乔装,只是没揭穿而已。
  
      赵允让拍拍沈安的肩膀,说道:“这几日老夫喜欢边上那家的锅贴,用的是羊汤,味道极好……”
  
      从沈安弄出了锅贴之后,原先的鸡汤被小贩们各种改良,弄出了无数版本。
  
      想想后世的锅贴,浇汁大多是鸡汤,味道好是好了,可却有些千篇一律。
  
      两人去边上的小摊坐下,要了锅贴。
  
      赵允让低声道:“仲鍼也进去了,老夫也就放心了。”
  
      ……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