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552章 万花丛中过

第552章 万花丛中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祯觉得自己怕是听错了。
  
      “沈安和仲鍼今日之举你怎么看?”
  
      他问赵曙,目光却看向了张八年。
  
      张八年知道这不是自己该说话的时候。
  
      赵曙垂眸道:“国舅自苦多年。”
  
      曹佾被你逼得去修道,这些年来堪称是谨小慎微。
  
      沈安和赵仲鍼去……
  
      赵曙的眼中多了些笑意:“两个孩子倒是多事了。”
  
      赵祯恼火的道:“我上次就让他松散些,还不够?还得要两个年轻人去提醒,去……结果他就发了狂,这是在怪朕吗?”
  
      一段话里有两种自称,可见赵祯是有些恼火了。
  
      但凡是帝王,大多都认为自己是英明神武的。
  
      沈安和赵仲鍼去曹佾那里缓和赵宗实和皇后的关系,这事儿瞒不过赵祯和赵曙。
  
      可这个却刺激到了赵祯。
  
      合着朕就是个暴君?
  
      吓得国舅跟鹌鹑似的,这史书上勾写一笔,朕怕是要遗臭万年了。
  
      “官家,圣人来了。”
  
      赵曙赶紧避在一边,目光下垂。
  
      “见过官家!”
  
      曹皇后草草福身,然后朗声道:“臣妾听闻有人辱骂曹家,敢问官家,这等人可要姑息吗?”
  
      赵曙的目光微微抬起些,就看到了裙摆。
  
      这是先声夺人。
  
      这位的脾气比当年还要强硬啊!
  
      当年她身处危机之中,若非是张贵妃突然去了,她的皇后之位说不得也难保。
  
      危机一过,这人就渐渐开始恢复了本性。
  
      “大郎这些年谨小慎微,哪朝哪代的外戚如大郎这般?他还去修道,天可怜见,臣妾在家时,大郎分明就是跳脱的很,只是后来才改了性子……”
  
      “那你要如何?”
  
      曹皇后的话里带刺,直指赵祯。
  
      赵祯当然要反击,若非是顾忌赵曙在身边,他定然会呵斥皇后。
  
      曹皇后的浓眉一皱,说道:“官家上次说过大郎该松散些,如今大郎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如此才是曹家男儿,臣妾以为无过。”
  
      她的眉间多了冷意,微微一挑眉,英气勃发。
  
      赵祯恼火的道:“我何时说要责罚他了?你这个女人,当真是……不可理喻!”
  
      换做是十年前,赵祯会当场让曹皇后没脸。
  
      可现在他老了。
  
      人老了,首先老的是心,其次才是肉体。
  
      心老了,人就会保守,严厉这种情绪大抵会消散无踪。
  
      他脸颊上的肉会跟着说话颤动下垂,很松弛。
  
      一皱眉时,他的额头就显出了三条深刻的皱纹……
  
      曹皇后福身道:“如此是臣妾的错。”
  
      皇后道歉了,赵祯嘟囔道:“大郎如今也会打人了吗?”
  
      看了一出帝后相争的戏码,张八年说道:“国舅一人冲进去……所向无敌,随后曹家的家人才去。”
  
      “好!”
  
      曹皇后右手握拳砸了一下左手手心,赞道:“当年臣妾在家时教授大郎拳脚枪棍,原以为他都荒废了,如今看来,大郎的天资不错。”
  
      赵祯不禁满头黑线,“枪棍枪棍,他若是学坏了,到时你莫要和我哭诉。”
  
      曹皇后摇头道:“不会,大郎秉性纯良,这些年连青楼都没去过……”
  
      “官家……”
  
      这时有内侍过来,近前说道:“国舅和沈安他们……”
  
      内侍看了赵曙一眼,“还有小郎君,他们去了青楼。”
  
      卧槽!
  
      曹皇后瞬间就想把沈安给撕碎了。
  
      “这是沈安教唆的。”
  
      在她的眼中,曹佾还是那个听话的弟弟,纯良懂事。若是他做了坏事,定然是沈安带的。
  
      赵祯怒道:“朕就知道不该放纵大郎,如今可好?”
  
      你还说啥朕亏待了曹佾,看看吧,没有朕的管教,曹佾转身就去了青楼。
  
      赵曙干咳一声,说道:“那沈安去过几次青楼,都是喝酒,算是洁身自好。”
  
      “只是喝酒?”
  
      去青楼纯喝酒的少之又少,赵祯有些不相信。
  
      再说谁没有过少年时?
  
      当年他少年时可是……一天都空不得,空一天就憋的难受。
  
      沈安还不到二十岁,正是那个啥的时候,岂会有肉不吃?
  
      曹皇后的担心一去,就想到了沈安和赵仲鍼去曹家的用意。
  
      这是要缓和关系?
  
      她看了赵曙一眼,说道:“滔滔进宫了也不去我那里坐坐,可是生疏了。”
  
      她是高滔滔的姨母,这关系很是亲切。
  
      赵曙低头道:“她才进来,那边还有些事情要着手。”
  
      这话不知道是搪塞还是什么,曹皇后一怔,却不好再说。
  
      ……
  
      “唱曲就好,弹琴也成,别拉拉扯扯的。”
  
      沈安皱眉看着拉住自己衣裳的小手,神色中多了不耐烦。
  
      小手白嫩,它的主人嘟嘴道:“客人难道是嫌弃奴家吗?”
  
      沈安正色道:“是。”
  
      曹佾和赵仲鍼在边上喝酒,每人身边都是一个女人。
  
      他们本以为沈安是假道学,可等听到这声是后,也有些吃惊。
  
      女人返身出去,呜咽声随之传来。
  
      “喝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