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543章 五万贯

第543章 五万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包拯只觉得昏昏沉沉的,身体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很щщш.
  
  他勉强抬头,就看到沈安一脸惶然的扑过来。
  
  他见过怒火冲天的沈安,也见过装傻使坏的沈安……可从未见过这样的沈安……
  
  就像是亲人遭遇了劫难。
  
  他笑了一下,想问‘你急什么?’,然后他就觉得心脏那里绞痛的厉害,就捂住了胸口。
  
  “包公!”
  
  沈安扑过来扶住了他,喊道“快取药箱来!”
  
  外面有人在奔跑,接着有人冲了进来。
  
  “郎君!”
  
  庄老实进来看到沈安扶着包拯,就慌了,喊道“御医,去请御医!”
  
  “住口!”
  
  沈安喝道“快拿了药箱来。”
  
  他慌神了,强作镇定的道“去一个人,隔壁有郎中,扛过来。”
  
  “是。”
  
  闻小种直接冲到了围墙边上,轻松的攀爬过去,随后赵宗实家里就传来一声尖叫。
  
  “郎中!要郎中!”
  
  闻小种的咆哮引来了赵仲鍼,他见状就喊道“在厢房,他在厢房。”
  
  顺着他的手指,闻小种看到了从厢房里出来的郎中。
  
  郎中在这里只是负责赵宗实一家,相当于健康顾问。闻小种冲过去,一把扛起他就跑。
  
  “哎哎哎!这是……救命!”
  
  “住口!”
  
  赵仲鍼面色发白,喝道“快架梯子!”
  
  “不用!”
  
  闻小种面色一红,双手就举起了郎中,喊道“接住!”
  
  围墙对面的陈洛喊道“扔过来!”
  
  “嘿!”
  
  闻小种就这么一扔,把郎中丢了过去。
  
  “好大的力气!”
  
  这边才赞了一声,对面的陈洛和姚链已经接住了郎中,架着就往书房跑。
  
  书房里,沈安已经给包拯喂了一丸药,这是他重金去和一位老郎中求的急救药。
  
  可这药对心绞痛有没有作用他也不知道,只能让包拯靠在自己的怀里。
  
  郎中进来时,沈安下意识的喊道“救了包公重赏,救不了,弄死你全家!”
  
  郎中来不及和他较劲,见包拯面色难看,就赶紧拿脉,随后喊道“弄开前襟!”
  
  沈安亲自出手,用力的一拉,就拉开了前襟。
  
  郎中怒道“针呢?某的针不在,怎么治?”
  
  “这里有!”
  
  沈安打开药箱子,取出一个针袋来。
  
  酒精消毒,然后把针递给郎中。
  
  郎中习惯性的就把针往嘴边送,这是他的习惯,在扎针之前舔一下……
  
  “浸泡过酒了!别舔!”
  
  郎中尴尬的看了沈安一眼,然后在包拯的胸下一点下针。
  
  那下面是肝脏吧?
  
  沈安冷汗都出来了,大气都不敢出,就怕郎中下手深一些,直接戳肝脏里去。
  
  外面赵仲鍼也到了,赵宗实也来了,父子二人看着郎中在给包拯施针,这才知道闻小种为何要那么急切。
  
  沈安神色有些惶然,赵宗实见了轻声叹息着。
  
  他们兄妹来到汴梁孤苦无依,和包拯还发生过冲突,可后来渐渐的融洽了,更像是一家人。
  
  赵仲鍼却知道沈安是真的慌了,大抵是六神无主。
  
  他从未见过沈安这副模样,所以心中黯然。
  
  若是包拯有什么意外,沈安的情绪怕是会崩溃。
  
  “包公……”
  
  果果来了,看到包拯的模样就呜咽了起来。
  
  “哎……”
  
  包拯突然呼出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睛。
  
  “包公。”
  
  沈安见他不再痛苦,不禁就含泪问道“可是好了吗?”
  
  包拯微微点头,低声道“果果哭什么?”
  
  沈安看去,见果果瘪嘴在哭,就说道“包公无事,果果去玩吧。”
  
  在成亲之前,沈安出远门都是把果果寄养在包家,所以这一老一少的感情很深,见包拯生病,果果就急了。
  
  果果却不肯走,包拯勉强看她一眼,笑道“老夫……无事,好得很。”
  
  他对门外的赵宗实父子点点头,说道“郎中是贵府的吧?若是无他,老夫定然难逃此劫……多谢。”
  
  赵宗实看向郎中。
  
  “包公这是心疾,此时无碍。”
  
  心绞痛初期死不了,但若是置之不顾的话,随着发病频率的增加,这人迟早完蛋。
  
  赵宗实点点头,看了沈安一眼后,说道“无事就好,需要什么只管说话。”
  
  “多谢。”
  
  这是心绞痛,缓解之后就无事了。
  
  沈安不知道包拯在历史上活了多久,但却知道今日若非是在这里,他的麻烦就大了。就算是最后缓过来,长时间的心绞痛也会摧毁他的健康。
  
  你的运气真不错。
  
  包拯也觉得自己的运气不错,所以准备回去。
  
  “您不能回三司。”
  
  沈安很坚定的道“您此刻该回家去歇息。”
  
  包拯笑了笑“小事而已,老夫犯过好几次了,也一样无事。”
  
  “那是因为发作时轻,今日就算重。”
  
  沈安有些急促的道“这种疾病无法根治,您无法知道它再次犯病会是什么时候。是白天,还是夜晚,或是在您躺下之后,所以……您必须要休息。”
  
  郎中面色凝重的道“老夫必须要去禀告给陛下……”
  
  这种疾病他知道,在犯病之后,病人的生死就不由他了,得看老天爷的意思。
  
  他看了沈安一眼,然后出去。
  
  等赵祯得到消息之后也有些懵了。
  
  “陛下,包拯年迈……”
  
  韩琦有些兔死狐悲的哀伤“还是休养吧。”
  
  死在家里总比死在值房里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