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523章 责无旁贷,得做人事

第523章 责无旁贷,得做人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一场惊动整个汴梁城的婚礼。
  
      连皇城司都专门去打探了一番,看看有没有啥阴谋。
  
      这是习惯,赵祯也习惯去揣摩臣子。
  
      “太学去了?”
  
      “都是学生。”
  
      “谁带的头?”
  
      “那个苏晏。”
  
      “苏晏……”
  
      赵祯的眼中有些茫然:“他家里好了吗?”
  
      张八年说道:“如今有了俸禄算是好过了。”
  
      “官家,此次婚礼并无什么异常,汝南郡王府甚至都没去。”
  
      “赵允让不去是避嫌,估摸着在府中喝多了吧?”
  
      “是,喝了就骂人。”
  
      老家伙的精力旺盛,让赵祯也暗自艳羡。
  
      “帝王之位不好坐。”
  
      ……
  
      沈安也认为赵允让在避嫌。
  
      就在他准备进洞房时,赵仲鍼急匆匆的来了。
  
      他手中拎着一幅字。
  
      “这是我翁翁写的。”
  
      老家伙终究还是送来了贺礼。
  
      讲究人啊!
  
      沈安没看那幅字的内容,只是暗赞着赵允让的敢作敢为。
  
      老夫感激你,所以忌讳算个屁!
  
      随后就是洞房花烛夜。
  
      ……
  
      “哥哥……”
  
      床上,沈安皱眉朝着一头睡,听到声音后就猛的坐了起来。
  
      “哎呀!”
  
      “疼!”
  
      一男一女同时摸头痛呼,然后缓缓偏头……
  
      “呀!”
  
      杨卓雪拉着自己的头发一扯,因为头发缠在了一起,所以很痛的沈安就跟着倒了下去。
  
      这是无意中的结发,一种气氛在渐渐生成。
  
      “果果在叫了。”杨卓雪侧身过去,嘀咕着,想让沈安赶紧出去。
  
      “叫官人……”
  
      “不……”
  
      “叫不叫?”
  
      “……官人……”
  
      “哈哈哈哈!”
  
      沈安逗弄了一下媳妇,然后神清气爽的起床。
  
      “哥哥,嫂子起了没?”
  
      外面的果果有些等不及了。
  
      可她竟然问的是嫂子,这让沈安觉得有些悲伤。
  
      我这个哥哥就这么被你给忘记了?
  
      他回头,只见一蓬青丝留在外面,新媳妇已经躲在了被子里。
  
      “果果叫你。”
  
      沈安知道她害羞,就三两下穿好衣裳,临出门说道:“咱们家没长辈在,你可晚些再起。还有……拜门就明日去吧。”
  
      被子里传来瓮声瓮气的声音:“好。”
  
      拜门就是回门,此时大多是三五日后才去。沈安说成亲的次日就去,这是体贴。
  
      出了房门,果果在院子里小跑,见哥哥出来就嚷道:“哥哥,嫂子怎么不出来?”
  
      沈安打个哈欠,伸个懒腰,说道:“你嫂子是新媳妇,还不习惯咱们家早上要跑步,晚些吧。”
  
       他几下洗漱了,然后一阵狂奔,最后气喘吁吁的道:“早饭要吃什么?”
  
      可没人搭理他,房间里传来了果果和杨卓雪说话的声音。
  
      这姑嫂联手,哥就算是被冷落了?
  
      他哼着小曲去了厨房,曾二梅正在熬粥,见他来了就问道:“郎君,小郎君何时出来?”
  
      正在想着弄什么美食的沈安一怔,没好气的道:“还早呢!”
  
      教育工作任重道远啊!
  
      “弄些蘑菇来。”
  
      泡发的蘑菇弄干净,然后加了猪油就这么炒。
  
      “蘑菇味道鲜美,可却太素了些,最好用猪油炒,这样鲜美有了,也不会生涩。”
  
      简单的放些盐就起锅,随后就是一条鱼。
  
      沈安制作了浇头,同时蒸了鱼。
  
      稍后鱼出锅,把浇头覆盖上去,然后淋热油。
  
      嗤拉,香气四溢中,沈安听到了脚步声。
  
      “不和你嫂子玩耍了?”
  
      身后蹑手蹑脚的果果嘟嘴道:“哥哥怎么知道我来了?”
  
      “就你嘴馋,做好就知道你该来了。”
  
      早饭时,杨卓雪还有些拘束。
  
      沈安三两下吃完,随后起身道:“咱们一家人……以后放开些,自在些。”
  
      杨卓雪低头嗯了一声。
  
      果果自告奋勇的道:“哥哥,我会和嫂子玩。”
  
      “好。”
  
      新媳妇的融入需要时间,但沈家却多了人气。
  
      陈大娘急匆匆的来了,见沈安出来,就低声道:“郎君放心,奴保证让娘子开怀。”
  
      她笑的有些暧昧,沈安干咳道:“稍后你给她说说家里的人,让她心中有数。”
  
      “是。”
  
      沈安到了前院,就见赵仲鍼和折克行在对练。
  
      赵仲鍼手持木刀在劈砍,折克行单手持刀格挡。
  
      沈安就在边上看着,赵仲鍼气喘吁吁的结束之后,见他站在边上发呆,就挑眉问道:“安北兄,以往去青楼你都不肯和那些女人亲近,昨夜……可扬眉吐气?”
  
      沈安马上就追杀,两人在前院绕着跑。
  
      这里在欢笑,稍后的朝会上却冷冰冰的。
  
      “雄州的消息,当地出了一股贼人,四处劫掠,杀人掠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