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516章 你是疯子,我是天才

第516章 你是疯子,我是天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个孩子在叫嚷,沈安冲着他挥挥手,那孩子马上就兴奋的喊道:“待诏冲着我笑了!”
  
      很和谐的一幕,但闻小种却觉得不舒服。
  
      他习惯了在市井里隐身,从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和想法。他平时见到的都是喜欢闲扯家长里短,为了些小利益就打闹不休的百姓……
  
      那是江湖!
  
      而这里是另一种形式的江湖!
  
      大国交锋的江湖!
  
      沈安刚回到家,阿青就来了。
  
      “沈郎君,我家娘子听闻你赢了,就派奴来贺喜。”
  
      香露的配方保住了,闺女未来的幸福日子也就保住了。而且皇后竟然派人动了首饰来,说是赏功。
  
      这闺女还没嫁过去,皇家的奖励都有两次了。
  
      这个女婿硬是要得啊!
  
      只是过不了多久,她的女儿就成了沈家的媳妇……
  
      李氏的心情大抵是欢喜中带着惆怅。
  
      沈安笑道:“多谢了。”
  
      这件事里的弯弯绕没几个人知道,杨继年都不知道。
  
      他叫来了黄春和严宝玉,问道:“想被关在某个地方被人琢磨吗?”
  
      两人齐齐摇头。
  
      沈安满意的道:“此次春哥立下大功,可却不能传出去,知道为何吗?”
  
      黄春想了想,面露惧色,说道:“若是被那些人知道了,他们会把小人关在某个地方琢磨,等有大战时才会把小人带在军中同行,从此再无自由。”
  
      他的第六感太强大,如同是异能般的存在。
  
      这本事一旦被上面知道了,自由就会远离你而去。
  
      想起那种日子,黄春打个寒颤,“求郎君帮小人隐瞒了此事。”
  
      这事儿沈安不是在恐吓他,若是没有强有力的庇护,他真会被当做是小白鼠关起来。
  
      “此事……说是梦……”
  
      一番交代对口供之后,沈卞就成神了。
  
      最后黄春有些扭捏的道:“郎君,此次咱们路过雄州,当地的青壮跟着来了不少。”
  
      我去!
  
      沈安有些惊讶,“那些人为了什么?”
  
      黄春尴尬的道:“他们听闻郎君对兄弟们大方。”
  
      别扯什么高大上的理由,一句话,他们听说这里的待遇好,而且还不被歧视。
  
      可这事儿还得要上面同意才行。
  
      沈安一溜烟就去求见赵祯。
  
      “辽使赔罪了,朕很欢喜。”
  
      早有人把辽使先前赔罪,最后躬身的消息传了过来,赵祯的心情因此而大好。
  
      皇帝醒来,辽使赔罪,这两个好消息不但让汴梁城中处处喜庆,宫中也是如此。
  
      “皇后一高兴就赏赐了不少人,可给的太多了些,自家却收不了场,哈哈哈哈!”
  
      曹御姐是武将世家出身,对辽人的强大感触最深。辽人吃了瘪,她就像过年似的欢喜。
  
      沈安赔笑了几句,说道:“官家,邙山军回来时,雄州的青壮帮了不少忙,那些人……您知道的,他们就想来汴梁见见世面……”
  
      赵祯收了笑容,问道:“多少人?”
  
      “两百余人。”
  
      赵祯的面色稍霁,说道:“邙山军此次立功不小,你也受了委屈……下不为例。”
  
      “是。”
  
      这是一次隐晦的警告,同时也在告诉沈安,你的功劳和邙山军的功劳都没了。
  
      三百余人的邙山军……
  
      沈安也觉得有些不妥,准备回去告诫一番,让他们安分些。
  
      赵祯放下毛笔,突然舒展了眉头,说道:“沈卞当年也是这般,只是他倔,你却有些狡黠。”
  
      沈卞竟然是个倔种吗?
  
      沈安想笑,觉得他是理想主义者。
  
      可理想主义者往往都会被自己的理想埋葬,沈卞也不能幸免。
  
      赵祯的神色有些恍惚,喃喃的道:“当年他说辽人看似强大,可实则不断在衰弱,只是大宋……更弱。”
  
      是啊!
  
      哪怕是要亡国的辽人依旧能把大宋按在地上暴打一顿。
  
      沈安抬头,眼神有些茫然。
  
      赵祯叹息一声,摆摆手道:“去吧。”
  
      陈忠珩把他送了出去。
  
      “家父当年喜欢去哪里?”
  
      对于沈卞这个人,沈安越发的迷惑了。
  
      陈忠珩摇头:“这个你得去问皇城司,当年沈卞特立独行,皇城司盯着他呢。”
  
      沈安一路去了皇城司,张八年倒是赏脸,亲自接待。
  
      “你父亲?”
  
      不用去翻看案卷,张八年就冷冷的道:“这个倒是可以说。”
  
      他大抵是很忙,就指指外面,一边出去一边说道:“你父亲当年最爱在皇城外和金明池发呆,喃喃自语,不少人认为他有毛病。”
  
      “他没有毛病。”
  
      沈安侧身,很认真的说道:“家父没有毛病,他最大的毛病就是说真话。在这个假话连篇、粉饰太平的大宋,他这样的人就是异类,但我以他为荣。”
  
      是的,他以沈卞为荣!
  
      在这个慵懒而失去进取心的大宋,他很孤独。
  
      随着对沈卞了解的深入,沈安愕然发现这位父亲竟然也是如此的孤独。
  
      领先一步是疯子,领先半步才是天才。
  
      沈卞就是疯子,而沈安却是天才……
  
      ……
  
      五一小长假,爵士依旧在埋头码字中。从一号到七号都是双倍月票,恳请大家投给大丈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