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516章 你是疯子,我是天才

第516章 你是疯子,我是天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闻小种不是什么老实人,他的双手曾经沾满了鲜血。
  
      哪怕那些是贼人,哪怕那些人是目标,可在杀多了人之后,他对这个世界就变得冷漠了。
  
      在他的心中没有什么大宋,更没有什么中原。
  
      沈安经常和赵仲鍼、王雱等人讨论着大宋的各种弊端,这些没什么见不得人的,闻小种也得以耳闻。
  
      对此他嗤之以鼻,觉得大宋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就算是亡国了和他也没关系。
  
      谁统治都一个样!
  
      这种想法不但存在于权贵中间,不少百姓也同样如此。
  
      比如说在宋辽边境地带,因为辽国赋税低,所以经常有大宋百姓越境过去投奔辽人。
  
      这个时代……它没有什么强烈的国家和民族的情绪,一切都只是为了活着。
  
       只要能活着,随便你们。
  
      他觉得这个世界的人都应当是这样,所以他宰杀那些贼子时就像是杀鸡,没有丝毫犹豫和后悔。
  
      “爹爹,辽使竟然低头了吗?”
  
      一个年轻人踮脚在看着前方,只是脚尖却坚持不了多久,就矮了下来。
  
      他的父亲焦急的从人缝中往前看,却只是浮光掠影。
  
      “是啊!他竟然低头赔罪了。”
  
      他的父亲急切间看不清前方,就焦躁的往前挤。
  
      “别挤……”
  
      前面的百姓面露惧色,拼命的扛着后面的冲击。
  
      闻小种冷冷的看着这一幕,他知道这是畏惧。
  
      积威之下,这些百姓惧怕辽人,不敢接近他们。
  
      胆小如鼠!
  
      闻小种不屑的微微摇头,觉得这样的百姓和羔羊没啥区别。
  
      “赔罪不行礼吗?”
  
      沈安的话让人意外。
  
      辽使能口头赔罪就算是不错了,你竟然还奢望他行礼,莫不是疯了吧。
  
      就像是后世的美帝‘误伤’,弄死几个外国人,顶多就是口头说个非常遗憾完事。
  
      这时的辽人大抵就和后世的美帝差不多,横行霸道,无所不为。
  
      他会行礼?
  
      众人看着沈安,觉得这位大抵是欢喜狠了,竟然奢望辽人再次低头。
  
      辽使抬头,眼中有怒色闪过。
  
      沈安笑眯眯的道:“听闻辽军强大,以一当百,周边部族都噤若寒蝉……”
  
      从古至今,霸权都是建立在武力的基础上,罕有意外。
  
      没有武力你自称什么霸权,只会被人笑掉大牙。
  
      辽人就是用武力称霸着这块大陆。
  
      若是他们的强大被人揭穿……周边那些被压迫的部族会不会蠢蠢欲动?
  
      这是一道选择题。
  
      辽使心中一震,目光闪烁,问道:“你舍得?”
  
      香露的配方和他口头赔罪自然不对等,所以沈安要求他行礼。
  
      可辽使自然不愿,沈安就丢出了筹码:老子把邙山军纵横辽境的消息传出去,让那些人看看南京道动用大军依旧无法围杀邙山军的表现。
  
      那些部族会不会心动?
  
      甚至李谅祚都有可能会心动,想着去抢辽人一把。
  
      霸权的终结需要对手,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不少挑战者出现,辽人能坚持多久?
  
      以后的金人就是挑战者中成功的一个,随后又被蒙人给赶了下去。
  
      现在沈安就不怀好意的想给他们制造挑战者。
  
      “一句赔罪不值当香露配方。”
  
      沈安沉声道:“若是如此,沈某没什么舍不得的。”
  
      一句话就想换来香露配方?
  
      你要点脸啊!
  
      这是另一种压力。
  
      辽使的心中转动着各种念头。
  
      他不想行礼,可周围却有不少外藩商人。
  
      这些商人行走于各地,他们会把今日的场景到处宣扬,作为自己见多识广的证明。
  
      ——辽人毫无信誉可言!
  
      信誉破产的代价不小。
  
      辽使看了沈安一眼,眼中全是杀机。
  
      此人该死!
  
      他飞速的一个躬身,转身进了使馆,随即大门被重重的关闭。
  
      辽人竟然行礼了?
  
      在场的人都有些不敢相信,旋即有人喊道:“辽人赔罪了!”
  
      “辽人竟然赔罪了?”
  
      “哈哈哈哈!痛快!”
  
      一个老汉冲着沈安拱手,大声的道:“待诏今日威逼辽使,让大宋扬眉吐气,痛快啊!”
  
      “大宋何曾有过这等扬眉吐气的时候……”
  
      “某怎地觉着身体在发热呢!”
  
      “辽使以往飞扬跋扈,汴梁城中无人能制,今日遇到待诏,算是倒霉了。”
  
      “先前某听闻待诏用自家香露的配方和辽人打赌,就觉得太憋屈,没想到辽人竟然输了,可见天佑大宋啊!”
  
      “这下好了,辽人低头,最少几年内要消停喽!”
  
      “……”
  
      那些百姓喜笑颜开,就像是自己赌赢了一般,让闻小种有些不解。
  
      沈安微笑着上马,那些百姓让开通道,等他策马过来后,没人说话,可那些目光却让人心颤。
  
      闻小种看到了振奋和感激。
  
      又不是他们赌赢了,他们在感激什么?
  
      闻小种不解的看过去,他甚至看到一个半大孩子在后面蹦跳,大抵只是想看看沈安。
  
      “待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