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513章 邙山军,全军而退

第513章 邙山军,全军而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伸手胡乱抓了一块,凑到眼前一看,身体就疯狂的往后退,同时尖叫出声。
  
      “啊……”
  
      尖叫声刺激着大家的耳膜,不少人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
  
      人在疯狂的时候能爬的有多快?
  
      看看这人就知道了。
  
      他手足并用,就像是一头蜥蜴般的飞快爬了回去。
  
      他的神色惊惶,就像是看到了深渊厉鬼。随着他的爬行,身后留下了一道水渍。
  
      竟然被吓尿了。
  
      这是什么东西?
  
      那官员爬到了张昇的身旁,尖声喊道:“是耳朵……是耳朵……”
  
      我的天啊!
  
      众人这才知道他为何会被吓尿了。
  
      任谁被一堆变色的耳朵倒在身上都会发狂,没发疯就算他的神经粗大。
  
      那么多耳朵……哪来的?
  
      张昇缓步过来。
  
      他的咽喉在涌动着。
  
      作为文官,他并未见识过沙场的惨烈,可通过这些耳朵,他知道了些什么。
  
      “这是什么?”
  
      “耳朵。”
  
      “谁的?”
  
      “辽军的。”
  
      张昇仰头,用咽喉呼出了一口气,眼睛发酸的感觉让他不禁咬紧了牙关。
  
      “死了几人?”
  
      “全身而退。”
  
      黄春的声音越发的大了,政事堂的官吏们也渐渐簇拥过来。
  
      “那是什么?”
  
      “耳朵。”
  
      “天呐,竟然这般粗鲁!”
  
      “谁的耳朵?”
  
      “辽军的。”
  
      “他们不是说去北地剿匪吗?”
  
      “蠢,那是托词,怎么能直接说去了辽境,那不是给辽人借口吗?”
  
      “……”
  
      一群文质彬彬的官吏突然发现这个清晨有些恶心人。
  
      有人甚至在干呕。
  
      张昇缓缓低头,突然拱手。
  
      黄春并未避让,他现在只想杀人。
  
      可那些官吏却惊呆了。
  
      “张相,万万不可!”
  
      你给一个乡兵拱手,这是啥意思?
  
      您这是在自降身份啊!
  
      传出去这影响得多坏?
  
      当朝宰辅竟然向武人拱手,这几乎就是陨石坠落般的大事件。
  
      张昇并未搭理这些人,黄春却问道:“敢问我家郎君何在?”
  
      这人竟然敢对自己动杀机?
  
      张昇察觉到了杀机,他确信一旦沈安在宫中出了事,眼前这人就敢杀了自己,然后割掉自己的耳朵作为军功的证明。
  
      枭首是长期以来的验功办法,可人头太重,体积太大,不好携带。
  
      怎么办?
  
      后来就有人用耳朵来记功。
  
      轻巧的耳朵方便大量携带,哪怕你是无敌猛将也能把自己斩杀的军功带在身边。
  
      张昇说道:“沈安在宫中,官家身体不豫,他和宰辅在宫中守候。”
  
      原来如此。
  
      黄春心中一松,他看着那些官吏说道:“我等在北地剿匪出生入死,不敢苛求旁人高看一眼,可却奢望诸位能记着自己是大宋的官员,莫要在背后捅刀子……”
  
      枢密院门前的温度骤然升高,那些官员有的脸红,有的羞恼……
  
      这话几乎就是指着鼻子在叫骂。
  
      ——你们是大宋的官员还是辽人的官员?泄密的事也干得出来,要不要脸?!
  
      张昇的老脸也有些红,但想起赵祯的身体,他的心又沉了下去。
  
      “去报喜!”
  
      他回身道:“来人,马上进宫给官家报喜,就说……邙山军北地剿匪归来,全身而退。”
  
      官家生病的消息早就传出来了,而且还是老毛病晕倒。
  
      以前晕倒大家还不担心,可现在的官家老了呀。
  
      渐渐老迈的官家经不起一次次的疾病侵袭,若是哪日倒下,说不定就再也不会醒来。
  
      两名亲从官拱手应了,随即转身,披风飘飘间,人已经冲了出去。
  
      亲从官大抵就相当于赵祯的亲兵,不但最受信重,待遇也是极好的。
  
      所以得了好消息后,两个亲从官几乎是一路狂奔。
  
      内侍宫女们看着这两人狂奔而来,都赶紧躲在边上,心中不安。
  
      这是哪里出事了?
  
      二人一路狂奔到了福宁殿,韩琦正在外面透气,见状心中就是一紧,喝问道:“何事急奔?”
  
      里面的人闻声出来,就剩下曹皇后在床边看着。
  
      曹皇后看着床上的夫君,苦笑道:“我这个做皇后的却不能正大光明的来看望你,不然就有谋逆的嫌疑……这皇帝做到这个份上……有意思吗?”
  
      床上的赵祯依旧在昏沉中,没有任何反应。
  
      “邙山军北地剿匪归来,全身而退!”
  
      一阵沉默,曹皇后惊住了。
  
      辽人都提前做好了准备,这邙山军怎么能逃过围杀?
  
      她听到了外面变得沉重的呼吸声。
  
      宰辅们也呆傻了吧?
  
      “你莫不是昏头了?”
  
      这是韩琦的声音。
  
      作为宰辅里唯一一个经历过沙场的人,他有这个资格质疑。
  
      “某前夜梦到家父出现在辽境,金光四射啊……于危急时刻拯救了邙山军……”
  
      这是沈安的声音,这个小子……
  
      “韩相,邙山军的黄春和严宝玉就在枢密院那边,他们还带回来了一百多只耳朵……”
  
      ……
  
      感谢书友“躺铁光”打赏盟主,谢谢老唐的小号打赏。
  
      本月最后一天,还有月票的书友请投给大丈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