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513章 邙山军,全军而退

第513章 邙山军,全军而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汉们懵逼了,其中一人问道:“你们是谁?”
  
      竟然不杀我们,这是什么意思?
  
      黄春皱眉回头道:“邙山军!”
  
      “鬼?”
  
      “鬼尼玛!”
  
      黄春怒了,下马过来说道:“老子黄春,大名鼎鼎的春哥,你没听过?”
  
      “邙山军?”
  
      此事天色微亮,带头大汉壮着胆子仔细看看黄春。
  
      “不是鬼?”
  
      黄春骂道:“鬼会撒尿?”
  
      他解开裤带,一泡热气腾腾的尿就飙了出来。
  
      带头大汉这才相信眼前的人不是鬼魂,就说道:“都说你们死在辽人那边了,这是怎么回来的?”
  
      “什么?”
  
      黄春心中一沉,问道:“说清楚。”
  
      “……枢密院有人泄密,陈钟转告给了辽人……辽人说要围杀你等……”
  
      乡兵们都怒了。
  
      “怪不得那么多人在围杀咱们,原来是有内奸!”
  
      “畜生般的人,春哥,弄死陈钟!”
  
      带头大汉已经被惊呆了。
  
      合着这些人竟然真的在辽境内遭遇了围杀,可他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陈钟死了。”
  
      “怎么死的?”
  
      乡兵们恨不能把陈钟给活剐了。
  
      带头大汉说道:“事情败露后陈钟就出逃,沈待诏勃然大怒,悬赏一万贯捉拿此人,不过是几日就得了。这是大宋第一次杀权贵,官家亲自下的令。”
  
      “郎君果然豪迈!”
  
      这时庄子的管事闻声出来,见到他们不禁就哭了起来。
  
      “你哭个什么?”
  
      黄春有些纳闷的道:“咱们归来不是好事吗?你怎么和死了媳妇似的。”
  
      管事哽咽道:“前阵子辽使借着此事发难,郎君咬牙用香露配方来平息了此事……这段时日那些商人都不来了,这是想等辽人发话呢……幸好你们活着,否则……”
  
      辽人一旦得了配方,第一件事必然是大肆生产,四处贩卖。
  
      到了那时,沈家这点产量压根就不算事,商人们自然会去捧辽人的臭脚。
  
      黄春大怒道:“枢密院无耻,权贵无耻!众兄弟在庄子里好生歇息。宝玉,咱们俩去枢密院,去看看他们的嘴脸。”
  
      严宝玉点头,管事赶紧叫人做了汤饼来,两人吃了,等着时辰就进了城。
  
      ……
  
      陈昂算是半个新人,所以每天都来的很早。
  
      可比他早的大有人在。
  
      这是抢表现的一种手段。
  
      还有一种就是睡不着的老人。
  
      年轻人睡不够,老人却睡不着,满脑子前半生的事情在转悠,或是懊悔,或是得意……辗转反侧的回忆着。
  
      张昇已经到了,他站在枢密院的大门外看着前方。
  
      前方就是宫门,昨夜韩琦等人都歇在了宫中,而他本来也该在其中,可众人都说外面需要宰辅坐镇,就把他丢下了。
  
      昨天下午传来消息,官家昏沉间依旧在懊恼,觉得对不住沈安。
  
      邙山军不算什么,一支百人乡兵而已。
  
      可官家的身体啊!
  
      张昇的眼中多了担忧,他希望赵祯这个仁慈的君主能长命百岁,可这得看老天的意思。
  
      “相公。”
  
      “见过相公。”
  
      官吏们渐渐多了起来,大家见张昇不进去,都在外面逗留,想着给他留个印象。
  
      马蹄声骤然传来,张昇缓缓转身看去。
  
      “去看看。”
  
      大清早在皇城外疾驰,这必然是有紧急事务。
  
      希望不是边患吧!
  
      张昇默然祈祷。
  
      “滚开!”
  
      一声怒吼后,两个大汉冲了进来,其中一人拎着个包袱。身后的军士拔出长刀在追赶。
  
      “大胆!”
  
      枢密院中有官员喝道:“这里是皇城,作死呢!”
  
      “你等是谁?”
  
      当先的大汉近前,用一种很是轻蔑的目光看着这些官吏,说道:“邙山军!”
  
      邙山军?
  
      追赶的军士停住了脚步,那些在叫骂的官吏们捂着自己的嘴,眼睛瞪的老大。
  
      “邙山军……不是死光了吗?”
  
      一个官员小心翼翼的问道。
  
      “某黄春!”
  
      “某严宝玉!”
  
      黄春朗声道:“邙山军此次在北地剿匪,其间遭遇贼人多起,我部绞杀一百余名悍匪,最后全身而退!”
  
      他怒吼道:“某是黄春,邙山军……全军而退!”
  
      张昇猛地握紧了双拳。
  
      好!
  
      “你们……你们全身而退?”
  
      在被辽人围杀的情况下,你们竟然能全身而退?
  
      黄春想起了管事告诉自己的事,愤然怒吼道:“某是黄春!我家郎君何在?”
  
      先前他们去过榆林巷,得知沈安昨夜进了宫,一直没出来。
  
      官家这是要谋害我家郎君吗?
  
      枢密院前一阵寂静。
  
      张昇只觉得心中一阵狂喜涌了上来,他正准备说话,后面有人说道:“你等这是和沈安相互勾结作假,实则是根本就没去辽境吧?”
  
      “谁?”
  
      黄春的目光转动,严宝玉已经冲了进去,稍后就拖着一个官员出来。
  
      “宝玉这是作甚?”
  
      黄春喝道:“莫要给郎君丢人。这些质疑不算什么,辽人的信使就在咱们的身后……到时候自然有人让他没脸。”
  
      严宝玉丢开官员,把包袱缓缓解开。
  
      这是什么?
  
      严宝玉把包袱打开,然后手一倾斜,一些黑色的东西就掉落了下来。
  
      “这是什么?”
  
      那个口出不逊的官员就躺在地上,黑色的东西不断倾倒在他的身上、脸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