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505章 肠子悔青了的张昇

第505章 肠子悔青了的张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外交之道是什么?
  
  若是沈安来说,他当然会说是利益之道。
  
  外交人员首要掌握双方的利益所在,然后展开博弈。
  
  所以看似很轻松的外交活动和交涉,或是剑拔弩张的气氛,实则都是在博弈。
  
  没有那个把握,你就别去自取其辱。
  
  冯立就是简单的把外交事务理解成了和人打交道。
  
  这不是和人打交道,而是和一个国家在交涉。
  
  轻视的结果自然是原形毕露,然后被辽使一句滚羞辱的面红耳赤,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来之前他也做过功课,知道以往的辽使最多是恐吓,所以也做好了迎接恐吓的准备。
  
  可辽使竟然不按常理出牌,直接用羞辱来驱赶他。
  
  这是奇耻大辱啊!
  
  冯立哪怕再得意,可也知道自己惹下了大麻烦。
  
  他的轻率让辽使发怒了。
  
  而辽使的底气就来自于深入辽境的邙山军。
  
  在有陈钟通风报信的情况下,辽人要是不能围杀他们,那真的是愚不可及。
  
  这是个必然的结果,所以辽使很是有恃无恐。
  
  他见冯立面色惨白,就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某要见宋皇!”
  
  他站在门外,目光俾睨的看着礼房的官员们,“此事宋皇该给大辽一个交代,否则什么兄弟之国……也挡不住大辽陛下的怒火!”
  
  礼房的官员也傻眼了。
  
  有人低声道:“此次本就是大宋理亏,说话要先软后硬,冯立一口咬死查无此事,这是作死呢!”
  
  “他觉得不要脸就够了,可外交之事哪有这般简单?”
  
  “这下麻烦了。”
  
  冯立也知道自己麻烦了,所以见辽使要出去,就堆笑道:“贵使且慢,有话好说!”
  
  说尼玛!
  
  辽使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某要见宋皇,除此之外……就是用刀枪来说话。”
  
  一个礼房小吏捂着额头,然后叹息道:“这下……进退失据,前倨后恭,他以为这是权贵间的嬉闹吗?”
  
  冯立来接替唐仁,这里面是经过了一番运作的。
  
  沈安在副承旨的职位上飞黄腾达,唐仁亦是如此,让不少人以为大宋目前的外交态势一片大好,于是就想来捞功。
  
  而且沈安号称对外从不吃亏,屡次在对外事务中立下功勋。这一下斩断他伸向礼房的手,想来他会痛吧。
  
  唐仁的调离并不正常,调去府州更是不正常。
  
  他是沈安的人,按理沈安该为他出头。
  
  可沈安却没动,甚至还觉得让唐仁去一趟府州是好事,顺水推舟的沉默了下去。
  
  他的沉默被认为是软弱无能,于是冯立来了。
  
  冯立立足未稳就想立功,于是主动请缨,来和辽使交涉。
  
  这是好事啊!
  
  具有主动精神的下属谁都喜欢,张昇也不例外,于是冯立就来了。
  
  来了就来了,你是新人,还不懂这些。让礼房的官员先去交涉,有啥不妥的你再上去弥补就是了。
  
  可冯立立功心切,竟然自己上了。
  
  你特么上就上吧,大伙儿等着看你的本事。
  
  可你竟然大大咧咧的矢口否认邙山军去辽境的事儿,你以为这是哪里?
  
  这里不是酒楼,而是辽国使馆!
  
  自以为是的蠢货!
  
  礼房的人已经没法了,就有官员出来说道:“此事还请贵使莫急,此刻说对错并无用处,邙山军是否去了辽境谁也不知道,还请稍待,想来最多半月消息就会传来,到时再来商议。”
  
  这话不卑不亢,进可攻,退可守,而且官员说话间神色肃然,并无一丝软弱。
  
  这才是我礼房的官员啊!
  
  礼房的人再看看一脸尴尬的冯立,心中的天平自然就偏了。
  
  对于辽使想见官家之事,张昇觉得问题不大,最多找个借口,比如说把邙山军说成是叛逆、逃卒,到时候再赔些钱完事。
  
  赔钱啊!
  
  他有些头痛此事。
  
  钱财不是他担心的问题,他担心的是辽人的气焰会因此事而越发的嚣张,甚至西夏人也会从此事中窥探到大宋的软弱,以后会寻机咬大宋一口。
  
  “沈安……”
  
  张昇知道沈安对外交的造诣,但越是如此,他就越警惕。
  
  礼房不能被沈安控制住!
  
  这也是他默许冯立进来的原因。
  
  “老夫却是有些过河拆桥喽!”
  
  他端起茶杯,自嘲道:“老夫也难得蝇营狗苟,可终究是出于公心,问心无愧。”
  
  边上的官员笑道:“大宋从军中到官场,都要讲求一个制衡,相互制衡之下,大宋方能稳如泰山。那沈安应当知道这种制衡,所以他也没有胡搅蛮缠,可见是识大体的。”
  
  张昇摇头叹道:“老夫却有些亏心。”
  
  他继续处理公事,稍后抬头问道:“冯立可回来了?去问问。”
  
  稍后消息来了。
  
  “张相,冯立来了。”
  
  冯立进来,行礼后就怒道:“张相,今日那辽使跋扈,竟然喝骂下官……”
  
  他下面的话张昇没听进去,而是问道:“你说了些什么?”
  
  冯立愕然,含糊的道:“下官只是说了些两国交好的话。”
  
  “是吗?”
  
  张昇微微皱眉,这时外面进来一人,却是礼房的官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