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96章 砸场子,砸钱

第496章 砸场子,砸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皇城司早些年的作用很是正大光明,到了如今就沦为帝王的密探,也有为大宋打探消息的职能。
  
  不管是哪种职能,在皇城司上下的印象中,从未有人敢硬闯这里。
  
  俗话说骄兵必败,正因为无人敢闯皇城司,所以才让这些人变得懈怠了……
  
  这两个小子的胆子很大啊!
  
  有人不忿,可更多的人觉得憋屈。
  
  王雱还好说,王安石之子的身份护不住他。
  
  可赵仲鍼却不同,这位乃是皇子的嫡子,过些年说不定就成了太子。
  
  这样的人自然不能视若等闲。今日皇城司若是给他没脸,等他上位后,大伙儿就赶紧祈祷这位忘记了今日之事吧。
  
  这是个僵局,皇城司的人不忿,不给个交代的话,以后赵仲鍼和王雱就算是和他们结仇了。
  
  而陈忠珩在御前多年,一看就知道症结之所在,于是就给他们出了个难题。
  
  解不出来就对了,这样皇城司的人得了下台阶的机会,大家握手言和。
  
  这是陈忠珩给的难题,可赵仲鍼和王雱却压根没当回事。
  
  “……那两名刺客身手普通,行刺的手法也普通,可见背后的人没什么底蕴……”
  
  王雱的声音戛然而止,陈忠珩下意识的道:“说啊!”
  
  王雱笑道:“下面要想想。”
  
  他需要想吗?
  
  不需要的。
  
  这小子只是在调戏这些人而已。
  
  智商高的人最喜欢的就是俯瞰众生,那种优越感能让你想喷血。
  
  陈忠珩就想喷血,可赵仲鍼却出来了。
  
  这两个小子什么时候配合的那么默契了?
  
  王雱打头阵,赵仲鍼最后来收拾他们。
  
  “会不会是泼皮?”
  
  陈忠珩这话问的极为没有水准,赵仲鍼随口道:“泼皮禁不起拷打审讯。这两人手段寻常,口风却很紧,一看就是亡命徒。这等亡命徒普通人不敢和他们打交道,怕被反噬。所以背后那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赵仲鍼和王雱在来时的路上就分析过,所以此刻很是笃定的道:“定然是权贵,但那权贵的身份不高,家业不大,否则来的就不会是这两人……要知道,不少权贵家中还养的有死士……此次若是死士出手,安北兄不可能那么轻松……”
  
  很精彩!
  
  皇城司的人却在冷笑。
  
  这里是他们的地盘,里面还在审讯,可你这边就给出了结果。
  
  你这是来砸场子的吧?
  
  有人干咳一声,说道:“某看啊!此事更像是商人做的。商人有钱,买的起亡命徒。”
  
  赵仲鍼淡淡的道:“可商人重利,不划算的买卖他们不会做。安北兄和商人没那么大的仇。”
  
  有人冷冷的道:“花钱买了亡命徒就是。”
  
  赵仲鍼再次驳斥道:“商人若是要出手,手段定然狠辣,此二人……不可能!铁定就是某个权贵的人。”
  
  陈忠珩见他执拗,心中不禁暗自叹息:你这个性子……咋说呢,总觉着太倔了些。许多事情不是非此即彼,你何必去较真呢!
  
  屋子里的惨叫声渐渐尖利了起来。
  
  皇城司的人听惯了这种声音,自然没啥反应。可赵仲鍼和王雱却有些不自在。
  
  有人见他们面色微变,就说道:“那些权贵如何敢刺杀沈待诏?你这个说法……可笑。”
  
  皇城司也属于权利机构,思考问题不是先从利益出发,而是从权利斗争出发。
  
  这不能怪他们,一直被压制着的密探们没心思去琢磨人际关系,沈安和谁有仇,谁会对他下狠手……这些和咱们有啥关系?
  
  张八年不置可否的看着这一幕,稍后这一切都会被禀告给赵祯,由赵祯来评价赵仲鍼的能力。
  
  帝王不怕接班人犯错,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错误都能容忍。
  
  可垂暮的帝王更愿意看到接班人的脱颖而出。
  
  他低声道:“权贵不敢,他们安逸了百年,都习惯了安生日子,定然不敢如此。”
  
  大宋的权贵安分守己多年了,皇城司这里收集了些他们巧取豪夺的事儿,或是吃喝嫖赌的事儿,至于谋逆或是谋杀……还没发现。
  
  沈安淡淡的道:“你不懂。”
  
  你不懂这是你死我活的争斗,你更不懂那些人的节操几乎都掉光了。
  
  肉食者鄙,权贵们看似安生,那是因为没有触犯到他们的利益。庆历新政时他们就不安生,上蹿下跳。若是范仲淹不肯退,赵祯不肯退,天知道那些年会发生什么事。
  
  但现在沈安却是不肯退,所以……
  
  “不可能是权贵!”
  
  皇城司的人不忿,一个头目就大胆的说道:“这是瞎扯淡!”
  
  好吧,某今日得罪了未来的皇储,可还得等几十年他才能上台。
  
  几十年后……几十年后老子的坟头草都三尺高了,管逑。
  
  这一刻皇城司上下同仇敌忾,都齐刷刷的盯着赵仲鍼和王雱。
  
  “啊!小人愿招……招了……”
  
  这时里面有人熬不过拷打,终于要招认了。
  
  “说,是谁指使的?”
  
  众人纷纷侧耳,仔细倾听着。
  
  “是……是陈钟……”
  
  众人缓缓看向了赵仲鍼,一种叫做尴尬的气氛在弥漫着。
  
  “可有谎言?”
  
  “不敢……只需去拿人就知道了。”
  
  “就是陈钟!”
  
  这两个年轻人竟然能分析出是小权贵动的手……
  
  这本事!
  
  皇城司的人刚才自信满满,觉得能给未来的皇储一次教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