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94章 天之子,事情败露

第494章 天之子,事情败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宋官家很和气,这就导致了皇城边上的百姓们胆子很大。
  
      他们的胆子大到什么程度呢?
  
      “刚出锅的锅贴啊!羊肉馅的……”
  
      一个小贩无视了军士的警告,把身体探进门里吆喝着。
  
      里面就是枢密院,再里面就是政事堂。
  
      你见过哪国的小贩敢冲着最高权力机构吆喝叫卖的?
  
      大宋的小贩就敢。
  
      “……那司马光在井底叫苦,那些人几次拉扯都没救上来,幸而我家郎君……你们该知道的,我家郎君和他不对付,是不是?”
  
      陈洛在传播着自己郎君的功劳,围观的吃瓜群众们反应热烈:“是啊,以前就知道待诏和那人不对付。”
  
      和刻板的司马光比起来,没有官样子的沈安更得他们的喜欢。
  
      陈洛得意的道:“那司马光浑身臭烘烘的……井底待了好几日,你们懂的……若非我家郎君不计前嫌……”
  
      他在得意洋洋的吹嘘,直至边上有人怒吼了一声。
  
      “沈安……”
  
      这谁敢这么大声提到我家郎君的名字?
  
      陈洛大怒,捞脚挽手的回身,却看到了已经恢复了平静的司马光。
  
      卧槽!
  
      竟然被抓现场了?
  
       陈洛尴尬了,关键是他给沈安挖了个坑。
  
      好不容易才弄了些人情给司马光背上,这一下全被他整没了。
  
      沈安急匆匆的出来,见状就皱眉道:“司马谏院这是什么意思?”
  
      你想恩将仇报?那就别怪我下狠手。
  
      司马光看了他一眼,眸色平静,然后在仆役的扶持下上了马,扬长而去。
  
      这老家伙,真是不地道!
  
      他见陈洛在强笑,就说道:“要淡定,他发他的脾气,咱们不搭理就是了。记住了,咱们沈家的做人准则就是以德报怨,以德服人,回家!”
  
      周围的人不大对劲,那眼神有些古怪。
  
      沈安心中恼火,等出了这里后,陈洛请罪道:“郎君,先前小人在那里说了司马光的掉井里的话,不大好。”
  
      我去!
  
      沈安这才知道司马光为啥要发飙。
  
      “说了什么?”
  
      “说了他在井底臭烘烘的,若非你不计前嫌出手相救……”
  
      得!
  
      本来有些人情,可现在人情都变成了仇恨。
  
      赵仲鍼觉得司马光果真不是个东西,就算是陈洛说了他一些不好的话,可那也是实话,你气个什么?
  
      “不是让你悄悄的说吗?”
  
      沈安有些恼怒,赵仲鍼却差点从马背上掉了下来。
  
      他服气了。
  
      真的,他自诩腹黑,可和沈安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
  
      这人竟然一边和司马光说着路遇危难出手是应当的,背后却让陈洛去传司马光的小话。
  
      真的是太缺德了啊!
  
      陈洛低头道:“小人说的口滑了……”
  
      这是说的兴奋了,可见得意忘形要不得啊!
  
      沈安不禁惆怅,赵仲鍼问道:“安北兄,先前官家的身体可是出问题了?”
  
      这事儿关系到他一家子进宫的时间,以及他老爹未来接班的时间。
  
      沈安摇头道:“不是,那只是因为官家不肯再听那些东西……”
  
      “为何?某都不怕,他难道怕了吗?”
  
      赵仲鍼觉得赵祯的胆子太小了,还比不过自己。
  
       沈安笑了笑,笑容有些古怪:“和胆子没关系。帝王别称天子,天子天子,乃是上天之子。老天爷的儿子岂能和普通人一样?”
  
      赵仲鍼不大理解这种思维模式,直至进了榆林巷才反应过来:“这是把自己当做是神灵了?”
  
      “没错。”
  
      沈安进了家,果果迎上来,说是想吃蛋糕。
  
      “二梅呢?”
  
      沈安早就把做蛋糕的法子教给了曾二梅,所以见到妹妹没得吃,心中就是一冷。
  
      他可以亏欠任何人,但妹妹不行。
  
      谁敢欺负了她……
  
      果果还不知道曾二梅身处危机之中,嘟嘴道:“陈大娘说我都胖了……”
  
      沈安才想起自己只许果果隔几日吃一次蛋糕的规矩,就摸摸她的头顶,“这是规矩,你若是每日都吃,用不了多久就会长胖。”
  
      果果不满的嘀咕着,说道:“还是嫂子好,嫂子对我最好。”
  
      小女娃的抱怨不能当真,但沈安却因此而想起了小杨妹妹。
  
      没多久就要成亲了呀!
  
      哥也算是要在大宋成家立业了,以后再有了孩子……
  
      这就是日子,慢悠悠的就过去了。
  
      ……
  
      汴梁名人的宅子不少,狄青家就是一处。
  
      那位狄武襄在世时活的畏缩,死后家人倒还算是安稳。
  
      就在狄家过去不远处就是太学,此刻是午时,那些学生得了空闲,就三三两两的在转悠。
  
       太学斜对面有家酒楼,酒楼的二楼里,陈钟和一个男子相对而坐。
  
      案几上摆放着几道炒菜,让那个男子不大适应。
  
      “以前总是摆满了菜,如今就是几道……阿郎,这炒菜还真是妙不可言啊!”
  
      这是大宋话,听着没什么毛病。
  
      陈钟看了他一眼,问道:“如何?那边可有回复?”
  
      男子放下筷子,恭谨的道:“那边说……已经成了,此刻弄不好就在围杀他们。”
  
      陈钟举杯喝了一口,脸上多了一抹红晕,然后微笑道:“某看他此次……怎么死……”
  
      男子低笑道:“那些乡兵若是在那边全军覆没,沈安会肉疼吧,阿郎好手段。”
  
       陈钟给自己倒了酒,仰头喝了,这才呼出一口郁气,问道:“可遇到人了?”
  
      男子摇头,迟疑了一下后说道:“有个人看到了小人……那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