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82章 父亲的出征 上

第482章 父亲的出征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京城中关于赵宗实的谣言多了不少,其中主流的说法就是此人脑子不清醒,时常犯病,当不得皇子。
  
  这个说法有根有据,甚至还有郎中匿名提供了当年的医案,证明赵宗实确实是不正常。
  
  于是京城的话题一转,就变成了未来的大宋会不会被一个脑子不清醒的人统御。
  
  赵祯很是恼火,派了皇城司的人去打探,可却无果。
  
  谣言对谣言,沈安先弄出了谣言,陈钟倒霉。现在有人弄了新谣言出来,却是赵宗实躺枪。
  
  是的,若非是有沈安的因素在;若是没有赵仲鍼的因素在,赵宗实的路稳妥的很。除去那几位不甘心的郡王之外,无人会来质疑。
  
  “……那些人吃饱撑的,有本事就说道理,背后造谣算是什么本事?”
  
  榆林巷里,高滔滔气急败坏的在数落着,只是不忍心数落儿子,就把目标对准了外面那些人。
  
  而赵宗实却在收拾。
  
  “无需带这个。”
  
  赵宗实换了衣服,眉间淡然的拿起唢呐吹奏了一曲。
  
  喜庆的声音传了出去,高滔滔进来一看,以为是犯病了,就停止了抱怨。
  
  一曲罢,赵宗实把唢呐放在桌子上,说道:“某进宫。”
  
  高滔滔心中一惊,就劝道:“官人,此时进宫就是众矢之的……仲鍼也真是的……”
  
  这事儿就是儿子引出来的,对此高滔滔很清楚。而那些人攻击赵宗实,不过是变相攻击赵仲鍼罢了。
  
  你儿子和沈安亲近,你赵宗实得给个态度!
  
  赵宗实皱眉看着她,“仲鍼并无过错,那些人不过是以为为夫软弱罢了……”
  
  他带着人往外去,高滔滔跟在后面说道:“可若是被围攻……何不如静观其变。”
  
  朝堂上的那些人可不是善茬,若是有人想弄赵宗实,那他此行就会处处危机。
  
  赵宗实走到了大门边上停住了,说道:“某只是觉着宫中没人味,冷得很。若是有人以为某的孩子好欺负,那某会去告诉他们……某的孩子,欺不得!”
  
  高滔滔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他出门,身后的侍女低声道:“娘子,外面冷,回去吧。”
  
  高滔滔缓缓回身,竟然是泪流满面。
  
  侍女心惊,就劝道:“娘子无需担心,想来官家会相助郎君。”
  
  高滔滔哽咽道:“我不是担心,我……只是在想着这些年。这些年我苦苦支撑,就奢望他有朝一日能醒过来,能为我和孩子挡挡风雨……可都是奢望。可今日他却醒来了,我……”
  
  ……
  
  赵宗实站在皇城外,说道:“还请禀告,赵宗实求见官家。”
  
  见鬼了!
  
  守门的人仔细看了半晌,才确定是这位大佬,然后一溜烟跑了进去。
  
  从上次出宫之后,赵宗实就再也没来过。
  
  连官家定了他为皇子,给他升职都不愿意接受。
  
  大家都在揣测他多久才愿意和官家见面,可没想到竟然是在今日。
  
  周围瞬间就多了不少人。
  
  赵宗实就这么站着,目光冷清。
  
  稍后陈忠珩狂奔而至,近前后躬身道:“郎君请随臣来。”
  
  这般恭谨?
  
  官家的态度在此刻表露无遗。可今日不少臣子都在宫中,大家在商议大宋以后的赈灾制度。
  
  这是大事,赵宗实选在此刻进宫,是什么意思?
  
  殿内。
  
  “……各地的库藏均有不少,青黄不接时该打压粮价,如此百姓也能艰难度日,省得去背井离乡成为流民,朝中也少了许多烦恼……”
  
  “打压粮价?朝中有多少粮食去压制粮价?怕最后都会进了那些人的家里。”
  
  “那你说怎么办?”
  
  “老夫如何知道?”
  
  “那你插什么嘴?”
  
  “……”
  
  气氛很热烈,热烈的赵祯都在昏昏欲睡。
  
  就不能提点建设性的意见吗?
  
  赵祯的目光在看着殿外,他期待着见到自己当年的那位养子。
  
  “陛下,赵宗实求见。”
  
  赵宗实现在的身份很尴尬,按照大宋的规矩,封皇子前会给他升职,可赵宗实却不肯接受,于是这称呼就有些难办。
  
  赵祯的昏昏欲睡水瞬间就变成了精神抖擞,“让他进来。”
  
  两个正在辩驳的臣子也停住了,然后各自回去。
  
  此刻大家都想看看大宋未来的继承人是什么德行,其它事先先丢一边去。
  
  赵宗实缓步而来。
  
  他脚步从容,不见丝毫凌乱。
  
  这是基础。
  
  他的神色淡漠,仿佛世间之事都不挂在心上。
  
  上位者就要淡漠啊!
  
  加分加分!
  
  群臣大多点头,韩琦更是得意的捧了捧越发大了的肚子。
  
  若是没有老夫的锲而不舍,哪里会有这一天?
  
  欧阳修睁大了老眼,想仔细看看未来的太子是什么样。
  
  可他的眼睛确实是不好,只能看到个模糊。
  
  不过那气势却是看到了。
  
  很是从容不迫。
  
  好!
  
  赵祯看着他缓步走来,然后行礼,不禁百感交集。
  
  “当年朕把你养在宫中,想着那时候……那时候你还天真,让朕在闲暇时多了不少乐趣……”
  
  他不乏为人父的乐趣,可那些儿子却养不大。
  
  这是没缘分!
  
  最近他渐渐对道家多了兴趣,几番探究,觉得这些年自己追求儿子怕是疯魔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