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76章 老实知礼的赵仲鍼

第476章 老实知礼的赵仲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仲鍼走的很稳,甚至还照顾着少女的速度,不时停留一会儿,但却不肯和她并肩。
  
      这是知礼。
  
      张八年微微点头,低声道:“小郎君甚是知礼。”
  
      这是一条优点,要记住,稍后禀告给官家。
  
      前方的赵仲鍼继续前行,他的神色坚定,让在前方的密探们有些失望。
  
      这年月有几个这般正气凛然的?
  
      赵允弼?
  
      别逗了,没听刚才赵仲鍼说吗,北海郡王府正在招女仆呢,而且还要绝色的。
  
      赵允良父子?
  
      那一对父子最爱的就是辟谷,在官家定下了赵宗实为接班人后,那对父子据说辟谷上瘾了,动辄府中就不开火。那些下人有时候被逼着辟谷,可一般人谁受得了这个,于是怨声载道,甚至有人求去。
  
      在郡王府做事可是肥差啊,如今下人纷纷求去,可见赵允良父子已经无心管事了。
  
      而赵允让是有名的老流氓,连官家都敢骂的狠角色。
  
      赵宗实却不显山露水,很少出来,所以具体是啥德性还不得而知。
  
      可他的儿子却这般有正气,而且还知礼……
  
      按照自古以来的说法就是‘子肖其父’,按照通俗的说法就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
  
      儿子就这般懂事,那赵宗实这个老子肯定会更出色啊!
  
      瞬间赵宗实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不少人给暗自加分了。
  
      而赵允弼却再次躺枪。
  
      “这是赵宗实家的大郎!”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赵仲鍼,就喊了一嗓子。
  
      “竟然是他?皇子家的大郎啊!”
  
      “这位要是以后……那可是未来的太子。”
  
      “他竟然这般亲切吗?而且正气凛然,竟然为了一个女子抛头露面去开封府,可见这仁慈乃是发自内心。”
  
      “怕不是为了那个绝色女子吧?”
  
      “胡说!上次某听沈安说过,说男子成年前知道男女之事就是刮骨髓。小郎君和他朝夕相处,岂会不懂这个道理?再说你没见小郎君走在前面呢,压根就不看那女子……多知礼的一个人啊!”
  
      说话的是一个女子,这女人振振有词的道:“这小郎君看着彬彬有礼,而且谦逊有加,再看看华原郡王府的那位赵宗绛,出门都不带正眼看人的。仁慈见不着,傲气倒是十足。官家果然是明察秋啊!”
  
      赵宗绛正好路过,听到这话不禁一口老血就差点喷出来。
  
      “这位小郎君这般仁慈,那位十三郎想来更是好人品,大宋有福了。”
  
      赵宗绛忍不住就刺了一句:“当今官家身体还好!”
  
      想接班?早着呢!
  
      那妇人白了他一眼,说道:“那话是怎么说的……有备无患,懂不懂?看你穿的像模像样的,却连这个道理都不知道,浪费了这么好的布料。”
  
      赵宗绛气得想打人,妇人见他作势挥手,就挺胸往前逼去,“来来来,有本事就动手试试。”
  
      周围的人见状就有人喝道:“想干什么呢?欺负女人,你敢动手试试?”
  
      这里是市井,看着那些在自己印象中老实巴交的百姓目露凶光,赵宗绛拂袖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他转过身去,却看到了张八年在后面,心中就是一喜。
  
      张八年亲自出动,这是要收拾赵仲鍼吗?
  
      好事啊!
  
      张八年也看到了他,只是微微颔首,却不懂他为何会兴奋。
  
      一百步,两百步……
  
      当三百步到了时,那少女含泪福身道:“奴却不能带累恩人,这便去一遭北海郡王府。”
  
      赵允弼第三次躺枪!
  
      她福身感谢赵仲鍼,那大汉愕然,然后说道:“罢了,看在小郎君的份上,那钱就给你免些利息。”
  
      赵仲鍼一脸茫然的道:“为何这样?”
  
      边上有人叹道:“小郎君,这便是您的功劳啊!那泼皮得知了您的身份,怕进了开封府会被磋磨,于是就不敢多收利息。”
  
      少女狂喜的道:“如此多谢了,奴定然会在家中供奉小郎君,日日为您祈福。”
  
      那大汉拱手道:“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之事,某却不是怕进开封府,而是感念小郎君的仁慈。”
  
      他说的很是认真,然后正色道:“小人先前听了小郎君的话,说我等吸血、盘剥百姓,小人不禁惶然,此次回去就收了这个营生,免得子孙没了福报。”
  
      赵仲鍼颔首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众人看着他,不禁欢呼起来。
  
      “小郎君端的是大气,好一个皇子家的大郎!”
  
      “大宋有这等小郎君,此后我辈还有何忧愁?”
  
      “进退有据,不卑不亢,这位小郎君比那些宗室子还强些。”
  
      “……”
  
      赵仲鍼听到了这些话,不禁赧然拱手,然后急匆匆的去了,仿佛是害羞。
  
      张八年也急匆匆的走了,不过却是进宫。
  
      赵宗绛见他板着脸,心中就不胜欢喜。
  
      他一路回家,找到了正在看道书的父亲,“爹爹,张八年亲自跟着赵仲鍼那小子呢!”
  
      “哦!”
  
      赵允良捋捋胡须,定神问道:“你没看错?”
  
      赵宗绛坐下就先弄了一杯茶喝了,喜道:“孩儿看了好一阵子,绝对没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