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75章 试探

第475章 试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安是个什么样的人?
  
  赵祯觉得自己早已看透了这一切:“沈安做事激进,不过还存着赤子之心,朕就取这一点。上次北海郡王家中失火,朕就怀疑是他干的,只是没有证据……”
  
  曹皇后补刀道:“那人虽然穷凶极恶,可还算是恩怨分明。欧阳修帮了他,那么他定然不会坐视不管。可怎么管?他若是出头就会被那些人盯上。到时候您这边还得担心引发党争,弄不好真会把他赶到雄州去……”
  
  曹家和沈安也有过恩怨,只不过那事儿都过去了。
  
  但女人记仇是天生的,曹皇后才想着补了沈安一刀,坐实传谣这等不要脸的举动就是这货干的。
  
  大气的曹御姐也难免记仇,赵祯自然是新仇旧恨一起算。
  
  “怪不得……朕说他怎地那么老实,竟然在家里不动……”
  
  这时有内侍急匆匆的来了,禀告道:“官家,先前欧阳修去了榆林巷,在沈家待了有一个时辰。说是去求医。”
  
  “就是他干的!”
  
  赵祯哭笑不得的道:“什么求医?欧阳修上次和朕私下说话时,就说过生死有命,所以不肯为了眼睛去折腾。这样的人,他有病只会找郎中,怎会去寻沈安?欲盖弥彰啊!”
  
  见他高兴,任守忠就堆笑道:“陛下英明……”
  
  还没拍完马屁,任守忠就发现自己的主子一眼横了过来,就赶紧束手站好,把肠子都悔青了。
  
  某怎么就下意识的去拍官家的马屁呢?
  
  拍也是私下拍,竟然当着皇后……死了死了。
  
  这下好了,皇后定然会给某小鞋穿。
  
  曹皇后看了他一眼,起身道:“臣妾这便去了。”
  
  赵祯点点头,皇后要去准备见自己的弟弟,他呢?
  
  “叫了沈安来!”
  
  那个不要脸的家伙,一番谣言让那些人心中憋屈,若是被他们知道是这厮干的好事……
  
  包括韩琦在内,都会咬牙切齿的想撕碎他。
  
  那些得了欧阳修恩惠的人,都被权贵收买了,准备寻机对欧阳修下死手……
  
  多恶毒的谣言啊!
  
  害的大家不得不站出来,否则以后真没脸见人了。
  
  一头雾水的沈安进了宫,等见到含笑的赵祯时,心中就是一个咯噔。
  
  “赵仲鍼可跟着你学了这些?”
  
  眼前这个年轻人是没药可救了,可赵仲鍼却值得挽救一下。
  
  想到赵仲鍼跟着这厮学会了不要脸,赵祯就能幻想出未来朝堂之上的精彩来。
  
  “什么?”
  
  沈安一脸懵逼的问道。
  
  “什么?”
  
  赵祯冷笑道:“叫人去传谣,还装无辜,你倒是学会了骗人,只是别想骗过朕。”
  
  那事儿被他发现了?
  
  “是,臣当时气不过,却不能出去激化矛盾……就想了这个。”
  
  这话很是识大体,否则按照赵祯的理解,这厮多半是会带着人去和陈钟打群架。
  
  见他没狡辩,赵祯觉得还算是有救。
  
  “赵仲鍼的性子如何?”
  
  对于未来接班人的长子,赵祯觉得自己关注的少了些,这样不好。
  
  沈安诚恳的道:“心善,而且和气。”
  
  赵祯冷笑道:“你带了他几年,好坏都是你在说。若是敢骗朕,稍后自然有惩罚。”
  
  他吩咐道:“让人去试探一番,好歹让朕知道那孩子的秉性。”
  
  作为皇帝他很忙,而且赵仲鍼还不是他看着长大的,对那孩子的性格他几乎是一无所知。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赵宗实就是未来的皇帝,而赵仲鍼就是太子。
  
  赵祯想让大宋肩上万万年,可继承人却被他拖到现在才确定。
  
  赵宗实原先是被他养在宫中,所以是什么秉性他自认为还是了解的。
  
  可赵仲鍼呢?
  
  这孩子跟着沈安几年,不知道被这厮教了些什么东西。
  
  按理他应当是把赵仲鍼叫进来,然后仔细观察。可时间紧迫,他必须要用非常规手段。
  
  他看着沈安,正色道:“若是那孩子被你教的不堪,此后朕自然会找人教他。”
  
  沈安心中暗自叫苦。他不知道张八年会怎么去试探赵仲鍼,所以只能求满天神佛保佑。
  
  ……
  
  皇城司里什么人都有,张八年只是提了一句,无数注意都出来了。甚至有人建议绑架了赵仲鍼,然后威胁,看他的胆色如何。
  
  这种蠢货自然被张八年一脚踢了出去。
  
  “让人去……”
  
  ……
  
  赵仲鍼最近喜欢上了看戏。
  
  王雱每日都会来甜水巷的那家小店外站着。
  
  里面的妇人在熟练的炸鹌鹑,王雱就在街对面假装看书,偶尔抬头看那妇人一眼,就很是心满意足的模样。
  
  这是痴恋啊!
  
  赵仲鍼觉得王雱疯魔了。
  
  他看了一会儿,等王雱念念不舍的走了之后,才转身回去。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他念着沈安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觉得正契合王雱的处境。
  
  “救命!”
  
  正在唏嘘着的赵仲鍼被一个人扑过来抱住了大腿,却是个少女。
  
  少女仰头,泪眼朦胧的道:“奴不肯去做妾,救命!”
  
  很简短的话,却深刻的说清了自己的境遇。而且那张脸清纯无比,被泪水衬托的楚楚可怜,更是让男人移不开眼睛。
  
  赵仲鍼此刻正是慕少艾的年纪,蠢蠢欲动……
  
  他皱眉道:“松手。”
  
  少女悲鸣道:“那人来了,小郎君救命!”
  
  “贱人!”
  
  一个大汉狂奔而至,手中还拎着棍子,见状就喝道:“还不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