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70章 两个老汉的热血

第470章 两个老汉的热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夫在此!且来!当年的恩怨老夫一力担之,若有不服气的,都来吧。”
  
  晨光渐渐笼罩在皇城之上,掖门已然打开,可无人进去。
  
  内侍站在门内,却不敢催促。
  
  因为一个老头在咆哮。
  
  欧阳修手持笏板在咆哮着,众人默然。
  
  赵祯在位期间的年号很多,庆历年早已过去了,胜利者们私下依旧在轻蔑的提及此事,提及范仲淹那个不自量力的蠢货。
  
  而当年的参与者们都在沉默着。
  
  韩琦早已蜕变,富弼也已心灰意冷……
  
  谁也没想到欧阳修竟然会重提旧事。
  
  众目睽睽之下,欧阳修须发贲张的怒喝着:“来!且来!”
  
  那一年让他痛彻心扉,那些伤痛在此刻都迸发了出来,让一贯以老好人形象示人的欧阳修怒了。
  
  这老汉发飙了,咱们暂避锋芒,等他气势泄了再呵斥。
  
  半晌之后,大抵是觉得差不多了,一个不知是几线的权贵出来了。
  
  他的脚步从容,若非是肚子挺着,那威势能吓尿百姓。
  
  可欧阳修却是重臣,还是文坛盟主。
  
  你想吓住他?
  
  沈安握拳了双拳,准备出手。
  
  范仲淹当年的革新措施很是凌厉,可手腕却不够狠。
  
  今日让哥来教教你们什么叫做拳头底下出真理!
  
  那权贵昂首走到欧阳修的身前,冷冷的道:“当年之事早已盖棺定论,你今日……”
  
  沈安狞笑着准备过去,那些人都在盯着他,有人甚至在低声说道:“就等你动手了……”
  
  被大家忽略了的欧阳修猛地举起笏板奋力抽去。
  
  众人愕然……
  
  呯!
  
  这一下直接抽在了权贵的左脸上,哪怕沈安杀过不少人,可依旧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噗!
  
  那张脸猛地偏了过去,嘴巴同时张开,血水和牙齿一起喷了出来……
  
  谁也没想到欧阳修竟然会动手,所以这一笏板抽去,那人压根没有防备。
  
  众人都傻眼了。
  
  老欧阳这是冲动了吧?
  
  那个眼神不大好的老汉,总是喜欢拍着年轻人的肩膀,批发着什么‘老夫当避你一头地也’的好脾气老汉这是怎么了?
  
  而更让他们想象不到的是……
  
  “畜生!”
  
  欧阳修冲了过去,拎起笏板劈头盖脸的就抽打起来。
  
  他气喘吁吁的呼喊道:“来啊!当年你等污蔑范文正时这般理直气壮,来啊!今日老夫在此,等着你们……”
  
  他喘息着停住了,目光依旧是茫然的看着前方。
  
  他的眼睛不好,近视眼外加色盲。
  
  可他的目光所及之处,那些人全都被这茫然的目光逼得低下头来。
  
  “来啊!”
  
  欧阳修挥舞着笏板,声嘶力竭的呼喊着。
  
  “那年……那年老夫心痛啊!看着范文正他们黯然离京……到后来听到他黯然离世……老夫心痛啊!为何死的不是老夫?老夫早就该死了,就等着你等来杀,来……来杀了老夫吧!”
  
  这是绝望的嘶喊。
  
  大家这才知道,原来那张笑眯眯的老脸之下一直隐藏着巨大的痛苦。
  
  当年之事他一直没忘,当年的失败已经镌刻在了他的骨头之上,让他备受煎熬。
  
  若是没有沈安,这份煎熬将会陪伴着他一起被黄土掩埋……
  
  可现在老欧阳却发飙了。
  
  无人敢当其锋!
  
  好一个欧阳修!
  
  包拯大声的道:“往日老夫却是错怪你了,今日你能与老夫并肩……算你有福!”
  
  老包这个大杀器出来了。
  
  要拼个你死我活吗?
  
  老夫连官家都敢喷,来来来,今日咱们见个真章!
  
  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站在那里,竟然无人敢直视他们。
  
  一群棒槌啊!
  
  沈安心中大爽,但却知道这事儿是自己引发的,收尾也该自己来。
  
  那个权贵捂着脸回过头来,觉得今日这个奇耻大辱若是不能报仇,以后将再无脸面立于朝堂之上。
  
  他出来只是想出个头,可没想到欧阳修竟然敢动手,这事儿可没完。
  
  “老……”
  
  他刚想骂人,就见到了一张狞笑着的脸。
  
  “你想作甚?”
  
  他步步退后,沈安却步步紧逼。
  
  一个是养尊处优的权贵,小跑都会气喘如牛。
  
  一个是勤练不辍,上阵杀敌的年轻人……
  
  “来人呐,看看啊!沈安要动手了!”
  
  喊声孤独的回荡在皇城前,没人发笑。
  
  这事儿闹大发了呀!
  
  外剥马务……
  
  一件小事竟然引发了几十年未曾见过的冲突,有人要倒霉了。
  
  “陛下令你等进去!”
  
  陈忠珩气喘吁吁的出来了,身后还带着一群内侍,显然是准备见机不对就要出手,把冲突控制住。
  
  群臣默然,然后鱼贯而入。
  
  不过人群却分为了两处,一处是那些权贵官员,一处是沈安等人。
  
  “这是党争的雏形。”
  
  司马光从那边走了过来,深深的看了沈安一眼,说道:“你今日引发了党争,此后大宋朝堂动荡,你该当何罪?”
  
  这话劈头盖脸的就来了,若是一般人,定然会无所适从。
  
  可沈安却说道:“党争?争什么?敢问司马公,争什么?”
  
  “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