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69章 你从不孤独

第469章 你从不孤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现在不肯把火药放出来,就是因为时机不到。
  
  武器和战争永远都是在为政治服务,这一刻沈安领悟到了这个道理。
  
  他抬头微笑,就看到了王安石。
  
  王安石没有犹豫,脚步坚定的走了过来。
  
  他站在了欧阳修的另一边。
  
  三个人挡在沈安的身前。
  
  沈安笑着走了上去,站在了包拯的右边。
  
  我怎会躲避?
  
  韩琦咬牙看着这一幕,他想走过去,但他知道不能。
  
  他是首相,一旦站队就会引发党争。
  
  他觉得身边有人走动,偏头看去,却是曾公亮。
  
  曾公亮自嘲道;“老夫老了,一辈子蝇营狗苟厌倦了。从西南手刃敌人开始,老夫就觉着自己变年轻了,可年轻人该有热血啊!老夫此刻就觉得热血在胸膛里奔涌着,不走出去就会冷了这些热血……”
  
  他缓缓走了出去,周围有人在惊呼。
  
  “曾相……”
  
  “曾相竟然出来了!”
  
  这是站队!
  
  曾公亮竟然出来了吗?
  
  曾公亮微笑着走了过去,说道:“老夫也觉得这官多了些。”
  
  他站在了王安石的边上。
  
  一个官员默默的走了过来……
  
  一个接一个……
  
  这堵由人组成的墙越发的厚实和宽阔了。
  
  沈安没想到竟然有那么多人会支持自己。
  
  他吸吸鼻子,觉得眼睛有些发酸。
  
  身边的包拯说道:“你别以为大家都是软骨头,只是时机没到罢了。”
  
  今日他带头呐喊,于是这些人就站了出来。
  
  这个大宋从不乏仁人志士,从不乏勇气。
  
  但这些勇气需要组织起来,妥善引导。
  
  范仲淹和王安石的革新错就错在没有先去整合这些力量。若说革新手段是术,那么整合这些力量就是道。他们只顾着术,而忘记了道这个根本。
  
  今日沈安无意间的一次举动却引爆了这个根本。
  
  他今日只想亮个相,告诉这些人自己是最坚定的革新派,为将来做打算。
  
  赵仲鍼登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求革新,因为他知道大宋再不革新就得完蛋。
  
  但他找不到盟友,最后闲赋在家的王安石就因为曾经的万言书进入了他的眼中,被付以重任。
  
  可沈安却知道王安石的革新不可能会成功。
  
  那么我来如何?
  
  所以他今天就亮相了,和历史上王安石的万言书一个道理,今日他站了出来,就会成为革新的标杆!
  
  他成功了!并被深深的感动着。
  
  原来大宋有如此多的官员支持革新啊!
  
  此刻他只觉得胸中发闷,一种莫名而来的感动让他想呐喊。
  
  我从不孤独!
  
  他以为自己是独孤的旅者,可今日这些官员用行动在告诉他。
  
  你从不孤独!
  
  司马光在看着这一幕,神色冷淡。
  
  他知道王安石会站出去。
  
  最近朝中不少人把他和王安石称为下一代的双壁。
  
  你们肯定会成为大宋的一双臂膀。
  
  他微微垂眸……
  
  消息被飞快的传了进去。
  
  赵祯正在去垂拱殿的路上,一个内侍狂奔而至,不顾阻拦喊道:“官家,皇城外闹事了。”
  
  赵祯摆摆手,让人把内侍放过来。
  
  “谁在闹事?”
  
  赵祯的精神不大好,甚至还打了个哈欠。
  
  “陛下,先前有人挑衅沈安,被他打晕……”
  
  卧槽!
  
  赵祯的哈欠打了一半,就被这个消息给弄停了。
  
  哈欠打一半停住会很难受,那种悻悻然的感觉让人很是纠结。
  
  赵祯很纠结的说道:“这是为何?朕知道了……”
  
  他想起了昨日的事,这肯定是有人泄密了。
  
  朕就知道那些人中间有人不老实。
  
  他冷笑着,觉得一切尽在掌握。
  
  “那些人在声讨沈安,欧阳修出来辩驳,提到了当年的庆历新政和范仲淹,还说自己的朋党论是资敌……”
  
  哎!
  
  赵祯摇摇头,觉得欧阳修出头的时机不对,这下麻烦了。
  
  若只是沈安也就罢了,他没啥势力和权利,叫嚷着要革新吏治有屁用,那些人顶多是新仇旧恨之下想收拾他罢了。
  
  朕压他一阵子,这事儿自然就消停了。
  
  可欧阳修一出来,此事就闹大了呀!
  
  弄不好当年之事就会被重新拎出来,然后……
  
  他以为只是这样,所以觉得还能控制。
  
  “包拯出来,王安石出来,曾公亮出来,好些人都出来了……”
  
  赵祯目瞪口呆……
  
  那么多人都出来了?
  
  他从不知道有那么多人会支持革新,可现在却慌了。
  
  这是什么?
  
  党争的前兆啊!
  
  沈安,你惹出大事来了!
  
  不,是你给朕惹出大麻烦来了!
  
  陈忠珩也懵逼了,见赵祯发呆,就说道:“官家,要迟了。”
  
  天色还微暗,赵祯的神色看着竟然多了悲戚。
  
  陈忠珩心中大震,急忙低头。
  
  自范仲淹之后,革新就成了一个禁忌。
  
  今日一个年轻人站了出来,就如同当年的范仲淹般的无畏。
  
  两行泪从赵祯的眼中滑落,他喃喃的道:“范卿,你后继有人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