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68章 挥舞锄头挖根的沈安

第468章 挥舞锄头挖根的沈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韩琦在看着沈安,他一直觉得这小子是个蠢的,可现在却觉得自己错了。
  
      这不是蠢,而是愣头青啊!
  
      挪用公款的事儿许多人都干过,只是有的填回去了,有的没填而已。
  
      作为有进取心的官员,没有谁会去占这种便宜,否则后面被人抓住这个问题猛烈攻击,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挖坑。
  
      可有进取心的官员多吗?
  
      不多。
  
      大部分官员都觉得自己上进无望,还不如得过且过。
  
      这些人就是贪腐的主力,以及挪用公款的生力军。
  
      一般数额不大的话,这种事大家都睁只眼闭只眼,所以一直相安无事。
  
      现在这个无事牌被沈安一把拽了下来,还踩了几脚。
  
      你厉害!
  
      韩琦由衷的佩服沈安的大胆。
  
      庆历革新中提出了许多改革措施,可贪腐和挪用公款这一块从来都不是重点。
  
      为何?
  
      因为一旦动了这个,天下的官员都要视你为仇人,那还革新个屁啊!
  
      可沈安就冲着这件事开火了。
  
      殿内鸦雀无声。
  
      陈忠珩觉得沈安是在作死,但只要他不穷追猛打的话,过一段时间就能度过危机。
  
      你赶紧退下吧!
  
      还盯着官家看,你这是想干啥?
  
      作死呢!
  
      赵祯也觉得沈安是在作死。
  
      别以为大宋对官员待遇不错就没贪腐,贪腐的根源不是待遇,而是伸手可及的钱财,不断在诱惑着官吏们。
  
      面对这种诱惑,能经受住的有几人?
  
      这年轻人莫不是发烧了?
  
      赵祯微微摇头,说道:“此事朕自会细细思之。”
  
      消停吧,这事朕算是为你压下去了。
  
      今日之事就算是传出去,也会成为一个未遂事件被人谈笑而已。
  
      可沈安却昂首道:“陛下,外剥马务冗官六人,这六人每日就在厮混,什么事都不干,可每月还拿着朝中的俸禄。陛下,这等废物尸位素餐,为何要养着他们?”
  
      赵祯的目光呆滞了,他看着这个慷慨激昂的年轻人,仿佛是看到了当年的那个人。
  
      范仲淹!
  
      当年他也是这般慷慨激昂,但最后却黯然收场。
  
      庆历革新的重点不是其它,而是吏治。
  
      范仲淹的目标就是压缩大宋的官员编制,把那些尸位素餐者赶回家去啃老米饭,然后通过各种手段来限制官员数量的增长……
  
      他甚至还要求核查官员的政绩,这下算是捅到了马蜂窝,天下官员都在反对他。
  
      而另一个就是恩萌,这一条范仲淹也不敢砍断,只是限制,把恩萌的年龄往后推,而且要考试。
  
      这两条着实激怒了无数官员权贵,于是暗流涌动,很快范仲淹就从著名的君子变成了著名的小人,而且还是结党营私的小人。
  
      这就是得罪了权贵官员的后果。
  
      你此生是君子还是小人,只是他们的一番话而已。
  
      你沈安不知道这些吗?
  
      赵祯相信沈安是知道的,可他为何还敢捅这么一下?
  
      他看向了宰辅们,这一次连欧阳修都低下了头。
  
      这个马蜂窝目前没人敢捅,可沈安就敢。
  
      朕想抽人啊!
  
      赵祯的额头青筋暴跳了一下。
  
      他何尝不想革新,可一旦动了,这天下也就乱了。
  
      他摆摆手,淡淡的道:“退下吧。诸卿,退下吧。”
  
      沈安怒了,说道:“陛下,大宋已然危若累卵了,这些人在啃噬着大宋的血肉,在腐蚀着大宋的肌体,若是置之不理,以后如何?以后的大宋可能养得起这些虫子?”
  
      养不起,谁都知道养不起。
  
      可好死不如赖活,大家现在还能活,为啥要动手?
  
      革新就好比自己给自己动手术,一般人肯定怕痛,所以能拖一天就是一天,等到了拖无可拖时,才悲剧的发现已经是无可挽救了。
  
      赵祯铁青着脸喝道:“退下!”
  
      这是在保护你,小子,否则你会成为众矢之的!
  
      沈安深吸一口气,说道:“陛下,这一日早晚会来,范公之后,大家都在沉默。可这个大宋需要人站出来呐喊,告诉大家这些危机。这些呐喊会引来那些虫子的疯狂撕咬,臣……已然做好了准备,纵然身死也在所不惜!”
  
      他躬身告退。
  
      君臣看着他缓缓出去的背影,突然觉得有些冰冷。
  
      曾几何时,在场的大家都是雄心勃勃的想革新,并付诸实施。
  
      可失败之后,他们见识了那股庞大的反对力量,从此不敢再说革新二字,只求安稳。
  
      如今又来了一个年轻人,正如我们当年那样的发出了呐喊。
  
      沈安的重点不是什么挪用公款,他只是用这个作为引子,引出了吏治的问题。
  
      一个外剥马务就有一半人在闲着无所事事,白拿着俸禄。放眼整个大宋,这样的人有多少?
  
      这个大宋……
  
      赵祯突然觉得有些冷。
  
      他看了下去,韩琦在发呆,曾公亮微微皱眉,孙抃万事不管,欧阳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