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66章 站稳了,别怂

第466章 站稳了,别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父亲是什么样的?
  
  别人家的赵仲鍼不知道,因为唯一的好友沈安也没了爹。
  
  可自家的父亲他却很清楚。
  
  平日里面色惨白的坐在屋子里,阳光仿佛都不愿眷顾他。就坐在幽静阴暗的地方发呆,不小心还以为是个人偶……
  
  这是安静时的父亲。
  
  等到了发病时,这位父亲就会发狂。
  
  骂人只是常事,砸东西更是寻常。
  
  有时病情严重了,他甚至会动手打人。
  
  他知道自己在犯错,可那一刻他的眼中全是痛苦。
  
  那种焦躁不安的眼神让赵仲鍼无法忘怀,午夜梦回时都会被吓到。
  
  那时的他最渴望的就是父亲能和一个正常人一样,哪怕是板着脸也好,只要他不发呆和发狂,那么这个家就是完美的。
  
  可这个愿望一直没实现。
  
  而现在他看到了一个平和的父亲,在微笑的父亲。
  
  他的心情极好,他忘却了今日的不快,甚至是有些雀跃的道:“爹爹,是有些生气,不过明日就好了。”
  
  少年人的气来得快,去的也快。
  
  赵宗实笑道:“做事的法子并非只有雷厉风行,有时候得先不动声色的查看,然后再动手,这样更稳靠些。若是能让对手轻敌,就更妥当了。”
  
  赵仲鍼惊讶的道:“那他今日就是在骄敌吗?”
  
  今日的沈安堪称是一头猪,睡的连口水都流出来了,所以赵仲鍼觉得不像是在骄敌。
  
  赵宗实点头道:“那孩子为父却是琢磨了许久,若是没有办法解决此事,他也不会睡觉。”
  
  他看了儿子一眼,说道:“让你去就是多看看,去看看那些底层的官吏和剥手是什么样的,自己琢磨琢磨。”
  
  赵仲鍼应了,赵宗实起身道:“你娘已经给你重新准备了饭菜,去吃饭吧。”
  
  赵仲鍼雀跃着应了。
  
  这才是一个正常孩子的模样。
  
  赵宗实若有所思,出了这里后,吩咐道:“明日沈家会弄锅贴,记得好了之后去要些来,送去郡王府。”
  
  仆役担心的道:“郎君,就怕被人看到了说闲话呢!”
  
  赵允让都说了断绝父子关系的话,你这时候去送东西,不是让他的打算落空吗?
  
  赵宗实看着明月,感受着冰冷的夜风,说道:“许多时候……别想太多最好,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才是最好的应对。”
  
  赵允让的手段在赵祯的眼中很是拙劣,不过算是给了舆论一个交代。
  
  可赵宗实却令人送了早饭去……
  
  这个要弹劾不?
  
  弹劾好像没道理啊!
  
  血亲的父子,你再怎么声明不要这个儿子了也没用。
  
  第二天早上,赵允让的叫骂声再度响起,这次被骂的换成了赵宗实。
  
  “骂他是不知耻的畜生,被赶出家门了还涎着脸送锅贴……很难听。”
  
  陈洛看了落在后面的赵仲鍼一眼,觉得他真可怜。
  
  今早的主食就是锅贴,沈安一边啃一边说道:“你不懂,这时候骂的有多厉害,他就有多心疼。”
  
  赵允让用叫骂把火力都吸引到了郡王府里,榆林巷就像是一个世外桃源,无人打扰,让赵宗实一家子得了最后的安静和惬意。
  
  父母于子女而言,更多的是牺牲。沈安想着赵允让一边叫骂一边心疼的模样,不禁叹息着。
  
  到了外剥马务之后,程旭已经到了。
  
  昨日查账的人也到了。
  
  “待诏,就只有几贯钱的出入。”
  
  这里热闹时每天会处理几十只死去的牲畜,账上只有几贯钱的出入,在大宋的任何衙门都堪称是清廉了。
  
  沈安看着那些聚拢的官吏,微笑着问道:“谁?”
  
  正准备回去的小吏愕然说道:“是节级李赟。”
  
  “多少?原因?”
  
  沈安的眼中多了笑意,赵仲鍼只觉得心跳加速,觉得有事会发生。
  
  小吏苦笑道;“小人仔细查看,还问了话,是去年他们挪用了,说是吃饭,后来忘记了补回去,待诏,这等事在各处都有,多如牛毛,而且这里才两贯三百余钱,真的……”
  
  真的不多啊!
  
  那些账上出现大规模亏空的多如牛毛,比如说范仲淹的老友滕子京,就是修岳阳楼的那位。这位老兄当年的亏空可大了去,最终只得一把火烧掉了账册,死无对证。结果被流放去了岳州,顺带修了岳阳楼。
  
  他挪用公款的动机值得商榷,但烧账本的举动却让人无语。
  
  重修岳阳楼花费不少,但也能拉动一些鸡滴屁,顺带还是一件文化盛事,这等一举两得的事儿……
  
  两贯三百多文钱去吃饭,也是相应的拉动了些鸡滴屁,按理是好事。
  
  可沈安却露出了狰狞的面容,喝问道:“拿下李赟!”
  
  李赟是个矮小男子,听到这话后就喊道:“救命……”
  
  陈洛冲了过来,单手就拎住了他,回身问道:“郎君,是弄死还怎地?”
  
  李赟差点被吓尿了,他喊道:“这是草菅人命,这是草菅人命!”
  
  沈安可是上阵杀过人的,所以李赟才这般惊惶。
  
  “带进去!”
  
  沈安说道:“某要问话。”
  
  专知官黄渡有些尴尬的道:“待诏,那两贯多钱……”
  
  你这是想闹哪样?补上就好了啊!
  
  沈安肃然道:“莫以恶小而为之!公家的钱,一文都不该贪!”
  
  这话很是正义凛然,若非是知道沈安的秉性,赵仲鍼都差点信了。
  
  程旭怒道:“李赟,你竟然敢挪用?亏得某还看重你,你竟然这般……两贯多啊!两贯多啊!要重惩!”
  
  李赟闻言就泪奔了:“是,小人有罪,小人辜负了您的厚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