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55章 石头记

第455章 石头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天宫中就来了内侍。
  
  沈安在家中唏嘘着:“就为了住一宿,竟然就租了那么大的院子,还折腾来折腾去的,累不累啊!”
  
  他觉得没意思,正好杨妹妹的礼物来了,却是一首词。
  
  这是一首柳永的词,通篇都是无病呻吟。
  
  是的,沈安觉得老柳的词太哀怨了些,实在是让人不想看。
  
  “这不大好。”
  
  沈安摇摇头,身后赵仲鍼鬼鬼祟祟的靠过来,踮脚见到这首词就赞道:“一叶便舟轻帆卷……天际遥山小,黛眉浅……柳永的词,这字娟秀,好……”
  
  沈安回身,脸上多了狰狞。
  
  老子媳妇的字也是你能看的吗?
  
  这一刻他把破除封建迷信和封建礼教的重任给丢开了,一脚就踹了过去。
  
  赵仲鍼一溜烟就跑了,在外面嚷道:“果果,你嫂子来信了。”
  
  果果一听就欢喜,然后急匆匆的跑来:“哥哥,嫂子给我写信了吗?”
  
  沈安气得牙痒痒,说道:“不是,你嫂子……这是给哥哥的。”
  
  果果马上就瘪嘴不乐:“嫂子不疼我了……”
  
  女人都是这般不讲道理的吗?
  
  沈安不禁仰天长叹,然后把这幅字给了果果当字帖,写了一幅字叫曾二梅去一趟杨家。
  
  曾二梅丑,丑的让人安心,所以她一到杨家就受到了欢迎。
  
  “你家郎君让你来作甚?”
  
  阿青觉得沈安最起码不好色,否则家里的厨娘怎会找这么丑的,看着连饭都不想吃。
  
  一路见到了杨卓雪,曾二梅拿出一幅字来。
  
  “这是郎君给小娘子的。”
  
  杨卓雪打开一看,却是西洲曲。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
  
  这是很熟悉的一首诗,很干净清爽。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杨卓雪不禁痴了。
  
  这少男少女定下了婚期却不得相见,想着自己的另一半会是什么样的秉性,未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
  
  这种情绪大抵是紧张中带着期盼。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我思念你呀,可却见不到你。南风若是知道我的心思,就请把梦中的我吹到你的梦境里去吧。
  
  杨卓雪心中欢喜,就问道:“你家郎君可还有什么话说?”
  
  现在他们俩是准夫妻了,所以李氏也稍微放开了些口子,让他们之间能鸿雁传书,或是令仆役来回传情。
  
  曾二梅板着脸道:“奴走之前听到郎君在嘀咕什么……哦,说柳永的词动不动就是愁断肠,或是拍栏杆……引得现在这些人作词都写拍栏杆。栏杆何辜,竟被这些人拍遍了。”
  
  柳永的词太酸了,而且多是幽怨,无趣。
  
  这个潜台词让杨卓的脸都有些红了。
  
  少女有些羞恼了。
  
  你这是觉得我是痴呆文妇吗?
  
  她咬着红唇想了想,说道:“是了,现在多是幽怨之词,却看不到发人深省的文章,若是能包含了家国天下,或是针砭时弊,想来才是大才。”
  
  你说我是痴呆文妇,可现在的环境就是如此,官员文人们作词都是一副深闺妇人的幽怨模样,这怪谁?
  
  谁能站出来引吭高歌一曲,震震这股子风气;谁能写些家国天下、针砭时弊的好文章?
  
  曾二梅带着这话回到了家中,然后转告给了沈安。
  
  呃!
  
  赵仲鍼和王雱正好在,两人一听都乐了。
  
  赵仲鍼笑道:“就凭着这些话,这个嫂子某却是认了。”
  
  王雱打开折扇,也不嫌冷的扇动了几下,说道:“安北兄……莫要男不如女啊!否则日后怕是乾纲难振了。若是不行……小弟为兄捉刀写一篇文章如何?”
  
  这两小子肆无忌惮的在嘲讽着沈安,就等着沈安羞恼,然后才会帮他出主意。
  
  可沈安却笑了笑,说道:“有趣。家国天下吗?还要针砭时弊,如此也好。”
  
  王雱笑道:“要针砭时弊和家国天下,安北兄,那可要一大篇文章才行。”
  
  赵仲鍼想起沈安成亲后被妻子催促着做文章的场景,不禁就捧腹笑了起来。
  
  这年月男女之间的规矩并非那么死板,比如说赵明诚成亲后还在太学读书,每逢太学假期,李清照就带着钱和赵明诚一起去大相国寺游逛。
  
  这种类似于后世男女恋人去逛超市的举动,在此时很是寻常,礼教还未张开血盆大口吃人。
  
  所以王雱和赵仲鍼才能这样调侃沈安。
  
  沈安微笑道:“是啊!要不某就做一篇文章吧。”
  
  他突然想起了隔壁的事,就问道:“内侍不是去了你家吗?怎么还没准备搬家?”
  
  王雱也才想起了此事,就拱手道:“仲鍼此去宫中,再想出来怕是难了,若是有话只管交代,我等自然会尽力。”
  
  赵祯是干爹,赵宗实的日子不会太好过,所以赵仲鍼自然没法经常溜出来。
  
  赵仲鍼面色有些古怪的道:“此事……起复家父为泰州防御使,知宗正寺,只是家父方才婉拒了,说是身体有疾,不堪重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