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51章 某不骗人,金肥丹太厉害了

第451章 某不骗人,金肥丹太厉害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樊楼里,当沈安到时,苏轼已经喝的微醺了。
  
      “安北,哈哈哈哈!”
  
      制科三等,大宋开国第二人。
  
      这个成绩值得骄傲。
  
      沈安笑着加入了进来,随即就是一醉。
  
      他躺在地板上看着屋顶,觉得整个天地都在旋转。
  
      赵宗实也觉得天地在旋转。
  
      他坐在马背上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觉得有些头晕。再低头时,就看到了站在路边的赵宗绛。
  
      赵宗绛看着有些颓废:“一起喝酒?”
  
      边上有一家酒肆,说是酒肆,实则就是一家路边小店,简陋的一塌糊涂。
  
      赵宗实看了一眼,点头道:“好。”
  
      酒肆的老板大抵从未接待过这等衣着华贵的贵人,所以把酒杯用水烫了几遍,然后才记起要洗手。
  
      浊酒一坛子,时蔬几碟,外加一盘猪头肉,这就是最好的酒菜了。
  
      赵宗绛给赵宗实倒了酒,然后举杯道:“某还未输。官家随时都会改变主意,哪怕是进了宫也会被换掉。”
  
      他仰头喝了杯中酒,见赵宗实不喝,就笑道:“怕某下毒?”
  
      赵宗实摇头道:“不够烈。”
  
      赵宗绛好奇的道“你竟然会饮酒?而且还是烈酒。”
  
      赵宗实端起酒杯嗅了一下,然后又放下,淡淡的道:“某以前经常会犯头疾,备受煎熬,生不如死,有一阵就靠着饮酒才能放松入睡。”
  
      赵宗绛愕然,然后失笑道:“没想到你竟然这般会吹嘘,倒是小瞧了你,如此来人,去买了烈酒来,今日某兄弟二人谋一醉。”
  
      手下有人去了,稍后抱着两坛子烈酒而来。
  
      打开封口,赵宗绛挑衅的道:“一人一坛?”
  
      赵宗实木然点头。
  
      酒水倒在碗里,赵宗绛举起碗:“某以前以为你不动是真不想进宫,现在想来你是不变应万变,不动就不会犯错某小瞧了你,该死!”
  
      他缓缓喝了酒水,等喝完时,对面的赵宗实已经开始倒酒了。
  
      “你喝了?”
  
      赵宗绛觉得自己的酒量非常好,可这是烈酒啊!哪能喝快酒。
  
      他觉得赵宗实在装,于是就再度举起碗。
  
      赵宗实很认真的说道:“某真不想进宫。”
  
      赵宗绛笑了笑,“你别哄人。说来你那个儿子比你还强些,四处乱跑,竟然认识了沈安,还有王安石的儿子,折家子,现在连大宋第二位制科三等的苏轼也熟了,据说他们如今在樊楼喝酒你的运气真好。”
  
      他仰头喝了酒,眼中多了泪花,只是不知道是被酒辣的还是伤心。
  
      “沈安才十七,就帮你那么多,若是你上去了,你怎么酬功?少年权臣,朝中自然就会分裂,你准备怎么办?”
  
      这是挑拨,可却是一个现实问题。
  
      赵宗实端起酒碗,看似缓慢,可却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喝了碗中的酒水。
  
      他木然道:“某三十岁了,活不了多久。”
  
      挑拨失败!
  
      赵宗绛打个酒嗝,然后伏案笑了起来,身体颤抖着说道:“你你竟然觉着自己不长命?哈哈哈哈!”
  
      这话要是告诉了别人,你赵宗实别想进宫。
  
      他笑着抬头,却愕然发现掌柜兼伙计已经不在了。
  
      如果他们在,这些话就会散播出去,到时候朝野必然震动。
  
      想想,一个备选皇子竟然说自己活不长了,这样的人能进宫吗?
  
      不能!进了宫就是对大宋的不负责任!
  
      可掌柜却被赵宗实的人叫了出去,这里只有他们两人。
  
      他看着木然的赵宗实,问道:“你不傻?”
  
      赵宗实木然举起碗,赵宗绛下意识的跟着干了。
  
      “某不想进宫,但你的心胸不够宽阔,若是你进了宫,那某的父兄妻儿都会被牵累所以某才坚持着。”
  
      赵宗实又举碗,赵宗绛跟着干了,然后伸手抹了一把下巴上的酒水,冷笑道:“某的心胸比谁都宽阔,你在寻找借口”
  
      赵宗实摇头道:“某不骗人。”
  
      赵宗绛吃吃的笑了起来,醉眼朦胧的道:“就和你吹嘘的酒量一样?”
  
      赵宗实喝了碗中酒,木然的道:“某很难喝醉。”
  
      但凡得过焦虑症加忧郁症的患者,大抵都体验过喝不醉的难受。
  
      怎么喝脑子都是清醒的,哪怕吐了也是清醒的,很难受。
  
      他们喝酒只是想麻醉自己的脑子,可往往事与愿违。
  
      赵宗实叹息一声,然后又灌了一碗酒,再倒酒时,坛子里却空了。
  
      他苦笑道:“难寻一醉,奈何!”
  
      “吹吹嘘!你就只会吹嘘”
  
      赵宗绛的眼神明显失去了焦距,他伸手胡乱的挥打着,骂道:“都是蠢货!沈安那个蠢货为何为何不归顺于某为何”
  
      呯!
  
      他摔了碗,然后笑着想起身,结果刚起了一半,就重重的倒了下去。
  
      随从赶紧进来收拾他,赵宗实起身看了他一眼,说道:“某的话句句是实,只是无人信。”
  
      他转身出了酒肆,脚步稳的就像是滴酒未沾。
  
      “某不服”
  
      身后的酒肆里,赵宗绛在咆哮着。
  
      赵宗实上马,眉间多了厌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