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49章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安北待我情

第449章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安北待我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赌坊在汴梁的存在已经很久了,他们和巡检司相互勾结,有的背后甚至还有权贵或是豪商做后盾。
  
  他们把赌坊开在偏僻处,一旦有点风吹草动,巡检司的人马上就回来通风报信,时间足够他们从容逃跑。
  
  房子是租赁的,所以看着有些破旧,而且没怎么收拾。
  
  就在这个破旧的小院里,各种盘口每天都会产生,无数钱财在流动。
  
  甚至连赵允弼的幕僚都来了,边上还有几个衣着华丽的男子……
  
  所以一百多两银子真的算不得什么。
  
  “哪个裤裆没关好把这条狗给放出来了!”
  
  邓杰本是在冷笑,瞬间就变成了暴怒。
  
  “无耻小人!”
  
  他刚戟指沈安,陈洛就狞笑道:“再不放下,拧断你的手指头。”
  
  邓杰下意识的放下手,然后怒道:“你污蔑郡王之事瞒不住天下人,你的名声就如那阴沟里的水,迟早会臭名远扬。”
  
  这是口舌之利,赵仲鍼的目光中多了阴冷。
  
  你成功的在未来的皇帝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沈安为这厮默哀三秒钟,然后微笑道:“你想赌多少?”
  
  “一千贯!”
  
  邓杰傲然道:“李二,可信得过某?”
  
  李二哥打个哈哈,笑道:“若是郡王府说句话,那只是小事罢了。”
  
  你一个幕僚说什么信得过信不过,这是主动加戏,想多了。
  
  沈安恶作剧般的问道:“李二,你可信得过某?”
  
  李二哥皱眉道:“敢问客人名讳……”
  
  陈洛在边上说道:“我家郎君乃是翰林待诏,国子监说书……”
  
  李二哥马上就拱手道:“原来是沈待诏,失礼了。十万贯之内,待诏只管说话。”
  
  这等年少的翰林待诏加国子监说书,汴梁就一个。
  
  卧槽!
  
  邓杰你信不过,沈安一句话你却说十万贯之内随便赊账,啥意思?
  
  众人都看着邓杰,觉得这脸打的有些重。
  
  不过沈安坐拥香露,每年赚到的钱能让人发狂,十万贯真的算不得什么。
  
  邓杰难堪的道:“你能下多少?”
  
  沈安看了一眼虚空,瞬间赌神附体,淡淡的道:“你下多少,沈某就多少……没钱?只要赵允弼说一句话,某借给你。”
  
  邓杰一跺脚,说道:“你等着。”
  
  他一溜烟跑了,沈安顿时觉得意趣索然,就随意的道:“先前谁说子瞻不敢下注的?”
  
  李二哥干咳一声道:“下面的兄弟失言了。”
  
  沈安笑眯眯的道:“十万贯,你可敢接吗?”
  
  李二哥面色凝重,强笑道;“待诏知道的,若是不接,小人的赌坊怕是就没了信誉……可若是接了,小人没这个资格。”
  
  “那就去问问你身后的人。”
  
  砸钱的感觉太好了,沈安抱怨道:“茶水也没有,去,弄些好酒来,顺带弄些卤菜。”
  
  这尼玛是来赌博的还是来喝酒扯淡的?
  
  那些赌徒都在暗自发笑,可当李二哥拱手说是去请示时,他们都笑不出来了。
  
  十万贯的赌注,汴梁从未出现过。
  
  今日要开眼界了啊!
  
  不怪李二哥不敢接,一旦输了,他后面的那人会把他千刀万剐。
  
  稍后先回来的却是邓杰,他还带来了两个大汉。
  
  “李二何在?”
  
  邓杰冷冷的问道。
  
  “喲!这是要下大赌注了啊!”
  
  “邓先生,下多少?”
  
  邓杰看了沈安一眼,微笑道:“不多,三万贯罢了。”
  
  嘶!
  
  三万贯?
  
  这可是一笔巨款,郡王府铁定是把老底拿出来了。
  
  要是输了,北海郡王府怕是要了紧裤腰带几年苦日子了。
  
  他看向了沈安,挑衅的道:“苏轼三等,可敢吗?”
  
  边上有人惊呼道:“三等?大宋立国至今,能过了三等就只有吴育一人而已,这……必输的吧。”
  
  “太狠了,沈安若是接了,三万贯啊!若是输掉三万贯,他再有钱也得吐血。”
  
  “他当然不会接这个赌注!”
  
  “……”
  
  邓杰听着这些议论,心中不禁想起了刚才赵允弼的话。
  
  制科御试过三等比考状元还艰难,那苏轼虽然有才,可官家却不会轻易把三等授予人,所以就咬死了三等,稍后放话出去,老夫要让沈安丢个大脸。
  
  为兄弟来出头,结果灰溜溜的不敢对赌,这人就是色厉内荏啊!不堪重用!
  
  赵允弼在家中备受煎熬,闲着也是闲着,就想给沈安一棍子。
  
  而且若是能赢,那就是三万贯,好大一笔巨款啊!
  
  这时李二哥回来了,他冲着沈安拱手道:“我家主人说了,十万贯不是合适的赌注,不管输赢都会伤了和气。所以家主人说了,五万贯,不管输赢都当是交个朋友。”
  
  咦!
  
  沈安没想到一个开赌坊的家伙竟然这般大气,就笑道:“如此也好,来一份赌约吧,沈某画押。”
  
  五万贯自然不可能带现钱来,所以就需要契约。
  
  李二哥笑道:“家主人说了,待诏家大业大,五万贯不过是小事而已,无需留下文字……”
  
  留下文字就是留下了把柄,看邓杰的模样,分明就希望能拿到沈安画押的契约,然后拿去找人弹劾。
  
  这是在释放善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