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43章 人生如棋,我便为卒

第443章 人生如棋,我便为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若说大宋谁的日子最好过,那非大地主莫属。
  
      大宋不限制土地兼并,而且各种赋税沉重,今日你是小地主,明日很有可能就破产变成了佃户。
  
      但大地主不同。
  
      但凡是大地主,背后几乎都有力量支撑。
  
      吴钊是个大地主,日子还不错,很稳当。
  
      他坐在圈椅上,身边有年轻女仆轻轻扇着扇子。微风轻拂,外面的秋高气爽不用出门就享受到了。
  
      “他们还没来?”
  
      他刚吃了早饭,吃的有些多了。胸腹动了一下,食物就上涌到了嘴里,他咀嚼了一下,然后问了门外的管家。
  
      管家在看着外面,眉心紧皱:“郎君,会不会被拿住了?”
  
      吴钊嗯了一声,就在管家暗赞自家郎君沉稳如山时,就见他猛地蹦了起来。
  
      “去看看!”
  
      吴钊冲到了门边,女仆被吓得惊呼了一声。
  
      这声惊呼婉转娇媚。
  
      若是往日吴钊会调戏一番,可此刻他霍然回头,那眼神凶狠的就像是一头狼。
  
      “闭嘴,不然弄死你!”
  
      女仆捂着嘴,被吓得浑身颤抖。
  
      吴钊站在门边,右手扶着门框,左手垂在身侧,在微微颤抖。
  
      管家已经出去了一会儿,吴钊喊了一声:“杨勇!”
  
      秋风吹过庭院,树叶沙沙作响……
  
      吴钊抬头看着风中摇曳的枝叶,往日觉得诗情画意的场景竟然如此恐怖。
  
      那些枝叶仿佛是妖魔鬼怪的手臂在挥舞着,那些沙沙响声仿佛就是狞笑……
  
      吴钊突然侧耳倾听,他的身体奇迹般的停住了颤抖,然后缓缓回身。
  
      女仆站在边上,束手而立,见他回身,就挤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
  
      可这笑容马上就凝固在脸上,女仆惊骇的看着他的身后。
  
      吴钊听到了身后细微的声音,他发誓这就是脚步声。
  
      他浑身僵硬,脸颊颤抖着。
  
      没有人会这般轻手轻脚……
  
      “杨勇……”
  
      他带着最后一丝希望召唤了管家。
  
      “吴钊?”
  
      身后一个声音传来,接着脚步声加重。
  
      吴钊盯住了女仆,他缓缓转身……
  
      就在转身转到一半时,他冲着女仆扑了过去。
  
      女仆已经被吓呆了,被他一把拉扯到身后。
  
      他希望女仆能挡住追兵片刻,所以迸发出了潜力,冲着后面狂奔而去。
  
      沈安并未追击,黄春去弄了椅子来给他坐下,然后叫人把杨勇提溜过来。
  
      杨勇的脸上青紫了一块,他淡定的问道:“敢问贵人是谁?这里乃是吴家庄,今日贵人马踏吴家庄,明日的朝堂之上……弹劾怕是不会少。”
  
      沈安大马金刀的坐着,反问道:“昨夜那两人是你派去的?”
  
      那两人已经进来了,被牵着跪在边上,鼻青脸肿的很是凄惨。
  
      杨勇愕然道:“小人并未指使什么……他们……他们因为偷盗被小人才将赶出吴家庄……”
  
      这个撇清的速度很快,而且借口不错。
  
      “是吗?”
  
      沈安微微仰头,突然一脚踹翻了杨勇,骂道:“你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如此也好,春哥。”
  
      黄春心中欢喜,“郎君。”
  
      沈安说道:“动刑,就在这里。”
  
      杨勇愕然道:“这是私设公堂!”
  
      黄春一把揪住他的后领,狞笑道:“我家郎君就是公堂。”
  
      一顿皮鞭后,黄春拿出个小毛刷,叫人把杨勇的鞋袜脱了。
  
      杨勇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只顾着喘息。
  
      被毛刷轻轻刷脚底是啥感觉?
  
      “哦……啊……哈哈哈哈……”
  
      杨勇极力的扭曲着身体,一边大笑一边流泪。
  
      “郎君,吴钊来了。”
  
      吴钊的脸上多了一道鞭痕,被严宝玉单手拖了过来。
  
      “哈哈哈哈……”
  
      杨勇流泪大笑,吴钊看了他一眼,眼中就多了厉色。
  
      “跪下!”
  
      严宝玉把他踢跪在沈安的身前,说道:“郎君,这人狡猾,竟然先躲在茅房里,等咱们的人冲过去之后,就悄然从侧面逃。若非是墙头上有咱们的人,今日还真是会被他逃脱了。”
  
      “狡猾?”
  
      沈安身体前俯,盯住吴钊问道:“香露的配方乃是沈某多年的试验所得,耗费了无数钱粮。想夺取配方的人多了去,那些顶级权贵做梦都在流口水,可他们却不敢轻举妄动……你可知为何?”
  
      吴钊的眼中多了狡黠,说道:“某不知你在说什么……”
  
      沈安笑了笑,“因为邙山军就在庄上,他们吃过亏……所以你敢动手倒是让沈某有些意外。本来沈某以为背后会有顶级权贵在出谋划策,可在见到你之后,沈某知道背后顶多是个小权贵或是官员……”
  
      吴钊摇头道:“某不知你在说什么。”
  
      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沈安笑了:“你这是有恃无恐?有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