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36章 托孤

第436章 托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被臣子频繁逼宫的帝王不多,赵祯就算一个。
  
  最近奏疏满天飞,都在劝他接宗室子进宫。赵祯自然有些恼火,他不动声色的在观察着这些臣子……
  
  张八年奉命去打探,得了不少小道消息。
  
  “……两家郡王府都有人去结交,他们还算是谨慎,没敢接触……”
  
  这是本能反应,若是那两家人现在就去结交臣子,赵祯这里想都不用想,直接换人。
  
  “外面有些传言,说赵允弼阴沉,怂恿赵允良父子出头和赵允让家争斗,自己坐拥渔翁之利,还说什么……不举让赵允弼心胸扭曲。”
  
  不举?
  
  赵祯差点破功,他干咳一声,极力忍住笑意问道:“此事你如何看?”
  
  换过人听到这等问题肯定要犹豫一下,可张八年却毫不犹豫的道:“难说。”
  
  难说就代表怀疑。
  
  赵祯沉吟了一下,说道:“让韩琦和李璋来,让沈安也来……”
  
  韩琦是首辅,李璋是殿前司都指挥使,武将的首领……
  
  沈安来作甚?
  
  “宰辅都来,重臣都来……”
  
  赵祯目光淡然,“朕今日宴客。”
  
  官家要宴客?
  
  宫中一阵忙乱,幸好官家请的人不多,所以一个时辰后,一切准备就绪。
  
  重臣们一脸懵逼的进宫,大伙儿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为何,等看到沈安后,又觉得古怪。
  
  这小子来干什么?
  
  大家按照官位坐下,沈安在最后面。
  
  稍后赵祯出来了。
  
  他换了便服,群臣见了心中不禁一松。
  
  便服就代表不是大事,不是公事。
  
  开宴了,沈安坐在最后面没人管,就甩开膀子吃。
  
  别人都在慢慢吃喝,甚至还停下来歇息歇息,装个雅致,可在看到这厮奔放的气势后,不禁都微微摇头。
  
  斯文扫地,斯文扫地啊!
  
  赵祯也看到了这一幕,陈忠珩就用目光请示了一下,他却摇摇头,然后说道:“朕御极已久,诸卿多有襄助,朕都一一记着。”
  
  群臣都微微低头表示谦逊。
  
  “嗝!”
  
  一个饱嗝声传来,赵祯不用看,也不想看,一脸黑线的继续说道:“大宋开国至今已然过了百年,百年大宋……要往何方去?朕不知,诸卿可知?”
  
  群臣低头,这话不好接,对错都容易被人揪住把柄。
  
  “陛下,臣以为大宋该往高处去。”
  
  赵祯哦了一声,说道:“你且说来。”
  
  沈安端坐着,腰背挺直的让那些重臣们艳羡不已,可自己的老腰却没法这么坐。
  
  “大宋立于中原,看似繁茂,可周围不是豺狼就是虎豹。如今人人都讲平安无事,可这个平安无事还能维系多久?”
  
  沈安看向前方的韩琦,韩琦没搭理他。
  
  能和平就和平,难道你还想要开战?
  
  沈安微微摇头:“大宋,辽人,西夏,三个地方互相牵制,于是大宋就得了和平,可……恕臣直言,这个和平是祈求来的,不稳当,总有一日,草原上会再度集结起无数虎狼……到了那时,内忧外患的大宋该如何应对?”
  
  “什么内忧?耸人听闻!”
  
  这话说的突兀,却代表了不少人的心声。
  
  三冗年年说,可大宋还不是年年都这么熬过来了?
  
  外患大家承认,可你能怎么办?
  
  “辽人和西夏都是虎狼,这是外患,可怎么办?说的好听,可怎么办?”
  
  说话的是刘展,他的地位也不算高,就在沈安的斜对面,大抵领先三个身位。
  
  沈安夹了一片烤羊肉,入嘴有些冷,但别有一番风味。
  
  刘展见他从容,就冷笑道:“至于内忧……陛下统御大宋多年,某看到的只是蒸蒸日上,所谓三冗,当可徐徐图之,莫要重蹈覆辙……”
  
  沈安咽下了羊肉,刘展一脸正色的道:“年轻人莫要急躁,治大国如烹小鲜……”
  
  “你烹个给某看看?”
  
  沈安放下筷子,目光炯炯的盯住了刘展,说道:“整日牛皮哄哄的说什么治大国如烹小鲜,来,今日你烹个给沈某看看。别叫嚣,来,说点实在的,大宋现在的问题是什么?怎么弄?你来点实在的……”
  
  “某……某……”
  
  刘展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上面的赵祯本是有些微怒,看到他的模样后不禁微微一叹,对沈安的那点不满也消散了。
  
  一番话就被逼得无话可说,这等人没啥本事,也就是厮混罢了。
  
  可大宋厮混的官多了去,难道都罢黜了?
  
  那么他的皇位怕是有些不稳妥了。
  
  “某什么?”
  
  沈安咄咄逼人的道:“大宋内忧外患,内忧最直接的问题就是钱……问问三司使包公就知道,大宋现在是何状况。寅吃卯粮了!还沾沾自喜,你喜个什么?等官员越来越多,军队越来越多,耗费越来越多时,要准备怎么收税?收十年以后的?”
  
  “好了!”
  
  赵祯的心情被沈安给搞坏了,他沉声道:“诸般事务都要一一去解决,不着急。”
  
  这个皇帝是心灰意冷了,再无半点进取心。
  
  沈安心中遗憾,旋即就想起了赵仲鍼。
  
  他渐渐沉默了下来,赵祯微微颔首,觉得这小子算是长进了。
  
  他眯眼看着下面,突然说道:“朕知道诸卿有些不自在,有人酒量好,好得很,可在朕的面前却不好痛饮……来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