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34章 无所不能的杂学

第434章 无所不能的杂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最近百官又在进谏官家,希望他能赶紧选个宗室子进宫。
  
  “官家老了,宰辅们都看不过去了,此次定然能成。官人……赵宗绛那边有赵允弼襄助呢,最近好名声全是他们那边的……咱们这边黯然无光……”
  
  屋檐下,赵宗实靠在椅背上,眼睛眯着,不知道是在打盹还是想事情。
  
  郡王府里不安静,可赵允让有交代,谁敢在十三郎这边闹腾,奴仆都赶出去,家里人就抽,所以这边算是闹中取静。
  
  高滔滔不喜欢安静,那会让她觉得心慌,所以她经常去和妯娌们聚会。
  
  在上次从曾公亮那里为妯娌讨回公道后,妯娌们对她的态度好了许多。
  
  “……仲鍼昨夜又在沈安家住下了,说是为那个谁……刚考完制科的苏轼接风,幸而沈安不许他饮酒,否则妾身都想去把他接回来……”
  
  她在细细的说着这些担心,就像是一个唠叨的平凡妇人……
  
  “动了你以为好?”
  
  赵宗实终于说话了,高滔滔瞬间就多了精神,一边给他揉着肩头,一边说道:“那边经常上奏疏关问官家的身子呢,还收集了好些养生之道……咱们家却没动静……”
  
  “这是为夫的主意。”
  
  赵宗实很冷静,但他的这个冷静在高滔滔的眼中就是不负责任和放弃。
  
  “官人,为何?”
  
  你难道又想放弃了吗?
  
  赵宗实摆摆手,示意她不用按了,可高滔滔却依旧如故。
  
  他的眉间有些淡淡的厌倦,说道:“帝王要的是皇子,是继承人……哪怕他不乐意收假子,可帝王的秉性会让他做出最好的选择……不是动,不是关切他的身子,那太假,而且也无用。”
  
  高滔滔纳闷的道:“难道要冷冰冰的?”
  
  赵宗实的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下,叹道:“想做帝王,怎可太有情。对于帝王而言,无情就是有情……你不懂。”
  
  高滔滔见他不是放弃,就笑道:“好,妾身不懂。不过您也得多看看外面,好歹不能让咱们家置身于险境之中。”
  
  若是赵宗绛上位,作为曾经的对手,赵宗实一家子就是他盯防的对象,日子不会好过。
  
  而且弄不好还会带累其他兄弟。
  
  这不是情义,而是血脉。
  
  人最无奈的就是血脉关系,这无从选择。
  
  人人都想父慈子孝,人人都想兄弟和睦,可这万万不可能。
  
  牵累兄弟却不是赵宗实愿意看到的。
  
  这就是责任。
  
  你责无旁贷。
  
  这话高滔滔没说,但就是这个意思。
  
  他揉揉眉间,可那些厌倦却越发的深了。
  
  他抬眼看着天空,喃喃的道:“为夫知道了……”
  
  ……
  
  今日苏轼兄弟都来到了沈家。
  
  苏辙有些怕狗,花花在他的脚边嗅了一下,就让他浑身僵硬,动都不敢动。
  
  苏轼却大大咧咧的喊道;“花花,来,和某亲近亲近。”
  
  他见过果果蹂躏花花的场面,觉得这条狗很是老实,就伸手招呼。
  
  花花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就往后院跑。
  
  苏轼纳闷的道:“这狗……怎么觉着是在鄙夷某呢?”
  
  他发誓刚才被花花给鄙夷了,那狗眼里的情绪表达的很清晰。
  
  “来烤羊肉了!”
  
  赵仲鍼很是兴奋,和王雱在帮折克行烤全羊。
  
  说是帮忙,实际上只是看热闹。
  
  折克行嘴里叼着短刀,随手翻动着烤羊,等一会就用短刀给羊肉开口子。
  
  油脂滴落下去,被炭火炸成了青烟。
  
  “安北呢?”
  
  没看到沈安,苏轼很不爽,有一种没地方嘚瑟的失落感。
  
  王雱斜睨着他,挑衅的道:“难道你以为自己必中?”
  
  苏轼挑眉道:“某若是不中,那就是有人徇私……”
  
  赵仲鍼微微皱眉,觉得这位有些口无遮拦。
  
  结果还没出来你就说什么徇私,要是被考官听到了,或是被赵祯知道了,一个轻浮的评价是跑不了的。
  
  “酒呢?好酒在哪?”
  
  苏轼开始寻摸美酒,最后和折克行对上眼了,两人坐在烤架边上对饮。
  
  ……
  
  沈安很忙,他带着妹妹去了杨家。
  
  双方的媒人在场,包拯也特地告假来了。
  
  杨继年是女方的父亲,自然也在。
  
  他和包拯在边上查找吉日,不时点评几句。
  
  沈安就被华丽丽的无视了。
  
  阿青出来后,沈安以为妹纸会来见个面。想起上次握小手时妹纸的羞涩,他不禁有些心动了。
  
  阿青福身道:“小娘子听闻沈家小娘子来了,就让奴带着去后面玩耍。”
  
  沈安心道:你夫君在这里你都不来见个面?讨好小姑子还不如讨好自家夫君……
  
  他交代了一番,然后让妹妹跟了去。
  
  那边商议了一番,最后拍板了。
  
  “明年三月一日,是个好日子,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好兆头。”
  
  包拯很是欢喜,顺带捶了一下自己的腰。
  
  杨继年叹息一声,然后看了沈安一眼,说道:“也罢,就是这个日子。”
  
  老丈人舍不得闺女出嫁啊!
  
  沈安赶紧装出老实的模样来,包拯却喝道:“你且回家去,老夫和永健要喝一杯,果果也在此用饭,晚些老夫送她回去。”
  
  沈安一溜烟就跑回了家中,还没进家就听到了鬼哭狼嚎。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婚期定下后,沈安的心情很不错,可在听到这个嗓门后依旧觉得聒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