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30章 你那话太恶毒了

第430章 你那话太恶毒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没藏讹庞死了。
  
      对于大宋君臣来说,他们更希望没藏讹庞能谋逆成功。
  
      若是能成功的话,西夏内乱就不可避免。
  
      西夏内乱啊!
  
      那是多么好的机会。
  
      韩琦就在盼望着这样的机会,然后鼓动大宋出兵西北。
  
      可李谅祚竟然干掉了自己的舅舅,而且还深谙帝王的狠辣之道,直接把舅舅一家子灭族了。
  
      这就叫做斩草除根。
  
      这样的对手堪称是棘手,此刻韩琦的那些想法都被抛之脑后,只剩下了后怕。
  
      “陛下,臣……妄言了。”
  
      前阵子他老是鼓动提前调集兵力,准备粮草,一旦得了没藏讹庞谋逆成功的消息后,马上进军。
  
      幸而赵祯没听他的,否则李谅祚上台的第一件事就是质问大宋为何要屯兵西北。
  
      韩琦很是苦涩的请罪,赵祯叹道:“那李谅祚年幼就有这等手腕……沈安呢?把他叫来,朕想听听他的说法。”
  
      司马光的面色微红,嘴唇蠕动,却无话可说。
  
      他能说什么?
  
      沈安那小子……他……特么的竟然又立功了。
  
      你让老夫能说啥?
  
      欧阳修看了司马光一眼,忍住了刻薄。
  
      老欧阳的人缘极好,一般不乐意得罪人。
  
      可他今天却有些意见。
  
      你司马光揪着沈安不放是几个意思?
  
      人沈安虽说小错不断,可功劳也不断啊!
  
      而且他犯的错都是小事儿,大多是私人恩怨,有必要缠着不放吗?
  
      所以欧阳修就暗示了一下,说道:“陛下,先前您不是令人去召唤沈安,还说要收拾他吗?”
  
      这是在暗示:司马缸……不,司马光啊!以后做事厚道些,心胸宽阔些,别老是纠结小事。
  
      司马光默然躬身,然后退了回去。
  
      赵祯也有些脸红,他干咳一声,“那个……此次……去个人,好生劝慰一番王家人,就说此事朕自然会……咳咳!”
  
      会什么?
  
      会抹稀泥,但绝对不会帮你们主持公道。
  
      这帝王做的也是没谁了,竟然能说出这等厚颜之事来。
  
      以后的史书上写着这么一段:安屡立功勋,惜年少,帝恐骤贵骄纵,多有烦忧……安知帝心,每每立功后……殴人……功过相免……
  
      这样写的话,赵祯在棺材里怕也会咆哮起来,棺材板铁定压不住。
  
      尴尬!
  
      这时候就该有人出来为官家缓和这个尴尬。
  
      韩琦还在忧郁,曾公亮在想着大宋和西夏以后会是什么格局,张昇琢磨着枢密院的密探能否比皇城司的更出色些,司马光在羞恼之中……
  
      欧阳修出班来,正义凛然的道:“王家人是权贵吧?大宋养了他家多少年?不学好也就罢了,竟然还出入青楼酒肆……陛下,臣早有耳闻,那王俭带着几个族兄弟经常出入青楼,丑态百出……真是丑态百出啊!”
  
      韩琦也反应过来了,他是首相,自然要更严厉些,“这是无所事事!陛下,权贵子弟多有此等无所事事之辈,靠着父荫过着骄奢淫逸的日子,这等人……该申饬!”
  
      曾公亮也补刀道:“他们可是在皇城外?”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说道:“该让他们在那站着,站到天黑,也好警示京中纨绔……”
  
      这一招太狠了,若是在皇城外罚站,稍后就会传遍京城,那几个王家子弟回家多半会被暴揍一顿。
  
      尼玛,老曾,老夫咋没发现你那么狠呢?
  
      韩琦不禁为之侧目。
  
      陈忠珩也觉得老曾有些毒辣,然后猛地想起了些什么,就犹豫了一下。
  
      这地方可没他说话的余地,可那事儿却非说不可啊!
  
      时光流逝,当今日的政事商议完成后,陈忠珩终于忍不住了,就觅个空闲出来说道:“陛下,臣有事……”
  
      韩琦的目光冰冷,连欧阳修都是板着脸。
  
      内侍干政,你想找死吗?
  
      赵祯点点头,陈忠珩说道:“沈安快来了……”
  
      他就说这么一句,然后就回去了。
  
      你们老是防贼似的防着某,那就自己琢磨这话里的味道去。
  
      曾公亮第一个反应过来,“哎呀!陛下,沈安这功劳可能打断别人的骨头吗?”
  
      卧槽!有你这么给功劳定标准的吗?
  
      大宋朝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以后立功的衡量标准变成了殴人伤残的程度,这要是传出去……情何以堪呐!
  
      赵祯的脸颊颤抖着,然后问道:“沈安他不会吧?”
  
      这下连欧阳修都不敢打包票。
  
      韩琦苦笑道:“陛下,若是王家人敢挑衅,不,臣估摸着沈安会去挑逗他们,等他们怒不可遏时再动手,这样陛下您也不好说些什么。”
  
      这都是什么事啊!
  
      赵祯头痛的道;“赶紧去……陈忠珩去,去把他带来,切记别让他寻机生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