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19章 沈安,你胆大妄为

第419章 沈安,你胆大妄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宋的律法承前启后,修修补补,还算是齐备。
  
      普通人的纠纷或是案子,自然是要按照律法来处置,但很有大的随机性,得看审案官员的节操和智商。
  
      但权贵却不包含在内。
  
      权贵犯事了,小事没事,大事的话,会直接捅到官家那里去,让他亲自处置。
  
      这时候就能看出来一些问题了。
  
      一般情况下,对权贵的处置都是轻打轻放,最大的惩罚就是冷落,让你渐渐没落下去。
  
      许多人觉得这样的惩罚已经足够了,对权贵来说就是莫大的打击。
  
      “这事没完!”
  
      张八年才刚走,沈安就吩咐道:“去盯着周行家,盯死了。”
  
      前脚答应去弹劾周行,转眼就准备动手,沈安表现出来的节操让泼皮头领懊悔不已。
  
      早知道沈安是这等人,他哪里敢自告奋勇的来威慑啊!
  
      “……那边的管事找到小人,让小人盯着那些传话的人,必要时收拾几个,震慑一番……小人想着事不大,就答应了……”
  
      泼皮头领真的后悔了,所以态度很诚恳,甚至还说了那管事喜欢去哪家青楼,喜欢哪个女人等等私密事。
  
      ……
  
      周行四十余岁,身材魁梧,看着不怒自威。
  
      他坐在上首,看着自己的儿子周文说道:“附学太学之事是沈安的败笔,他得罪了汴梁的许多权贵,这些权贵……比如说咱们家,平日里看着不打眼,可一旦要对谁动手,那就会让他后悔生在这个世间……沈安就是如此。”
  
      周文眼中多了欢喜,说道:“爹爹,此次没能中举,孩儿被那些人嘲笑了许久,等下次……”
  
      下次什么的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就算是侥幸过了发解试,全国大才云集的省试在前,周文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可沈安断绝了他们附学太学的路,让大家少了一个渠道,原先吹嘘自己是大才的权贵子弟们愕然发现不对劲了。
  
      去参加开封府的发解试?
  
      卧槽!
  
      那难度高的让人头皮发麻。
  
      去了就是受辱。
  
      而太学名额多,人数少,好歹希望大些。
  
      可这个希望现在没了。
  
      就在那些权贵自信满满想坑一把沈安时,没了。
  
      都特么的没了!
  
      最痛恨沈安的大抵就是那些有些希望的权贵子弟,他们通过中举来寻求改变家族的路被堵死了。
  
      咱们这仇结大了啊!
  
      “那些人许诺,只要能让沈安此次灰头土脸,以后你的仕途就不会有半点阻碍,你明白这有多难得吗?”
  
      周文讶然道:“竟然不是真的杀沈安吗?”
  
      他有些遗憾。
  
      年轻人总是觉得这个世界无法阻拦自己,任何事物都是自己的垫脚石。
  
      我生而有用,独一无二!
  
      周行微笑道:“悬赏之事只是个噱头罢了,吓唬他的。沈安才将立功,此时对他下手,那是疯子才会干的事。他不是傻子,肯定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咱们吓唬他,他可以充英雄装好汉,大家各取所需。”
  
      周文有些不解的道:“可他派人来查了,还悬赏两千贯要消息,爹爹,要是被他知道了是咱们家干的,会不会有麻烦?”
  
      周行笑了起来,说道:“他这是虚张声势罢了,就是为父刚才说的装硬汉。”
  
      他见惯了那些虚张声势,弄虚作假,所以告诫道:“这世间不怕死的人压根就没有,生死之间就能让人原形毕露……”
  
      他的目光转向门外,沉声道:“进来!”
  
      他的祖父是太宗皇帝身边的侍卫头领,忠心耿耿,所以也得了丰厚的报酬,荫及子孙,让子孙成为了权贵中的一员,成为了人上人。
  
      他从小练武,家传渊博,耳聪目明……
  
      门外出现一个下人。
  
      “阿郎,沈安拿住了那伙泼皮……”
  
      周行霍然起身,问道:“那泼皮头领呢?”
  
      下人抬头,有些后怕的道:“被拿下了,沈安在当众抽打他。”
  
      周文问道:“巡检司的人没管?”
  
      “没管。张八年来了,也走了。”
  
      周行的眸子一冷,笑道:“罢了,不必管。”
  
      下人敬佩的看着自家主人,觉得这等大将风度果真是非常人所能及。
  
      果然是大将的子孙啊!
  
      到了傍晚时,因为大相国寺外面有杂耍,据说那位赵娘子会出来献艺,引得府中人心浮动。
  
      按理府中最多只有几个管事能出去看杂耍,所以大家虽然心动,却也死心了。
  
      可稍后传来消息,阿郎说了,不当值的都去。
  
      于是府中的下人欢欣鼓舞,周行被人念叨了多次,都是好话。
  
      好人呐!
  
      下人们蜂拥出府,稍后天黑,整个周府里少有灯火,陷入了寂静之中。
  
      “走!”
  
      周行出现了,他的身后跟着五人,悄然从后面溜了出去。
  
      一行人沿着阴暗处缓缓而行,周行此刻走在中间,不时回身看一眼。
  
      一行人平安到了景福坊,绕过了辽国使馆,走进了一条小巷里。
  
      小巷幽深,隐约能听到里面有男女的嬉笑声。
  
      这里就是暗娼的聚集地,也是藏污纳垢的地方。
  
      到了这里,周行松了一口气,说道:“沈安只是想动老夫,大郎他们在家里倒是无事。”
  
      前面的大汉说道:“阿郎,其实咱们没必要怕他……”
  
      “谁怕他了?”
  
      周行冷笑道:“那泼皮既然被抓,定然会说是老夫指使的,等沈安上门质问时,老夫却不在家,他会如何?”
  
      “等,下次再来。”
  
      “没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