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17章 酒肆埋伏

第417章 酒肆埋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黄春在城外的小庄子里过的很是枯燥无味。
  
  乡兵们正是精力旺盛的坐不住的年龄,经常惹是生非,让他很是头痛。
  
  后来沈安就让加大了操练的力度,每日把他们弄的疲惫欲死,这才好了些。
  
  早上操练完后,黄春带着几个乡兵去了作坊外,假模假式的在说些战阵之事。
  
  可他的目光不断在看着那些作坊的大门。
  
  “春哥,看……”
  
  一个少女抱着几件内衣出来了,那轻盈的脚步,纯净的笑容,让黄春不禁吞了口唾沫,说道:“这胸真大啊!”
  
  “是啊!好大!”
  
  “春哥,比前日的那个还大……”
  
  当兵三年,见到老母猪都会流口水。
  
  这是活生生的少女,而且还颇有些姿色,让乡兵们色授魂与,只是慑于规矩在,才不敢调戏。
  
  几人的脖子跟随着那少女而动,渐渐偏转了九十度,脖子后面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然后黄春就看到了陈洛。
  
  “看什么看!”
  
  他板着脸喝道:“刚才某说的事马上回去办!”
  
  几个乡兵也是正色应了,然后昂首挺胸的回去。
  
  “别装了。”
  
  陈洛没好气的道:“郎君召唤你和宝玉进城。”
  
  一路到了沈家,赵仲鍼等人也在。
  
  沈安见黄春和严宝玉来了,就指指对面。
  
  坐下后,黄春觉得气氛有些肃杀,心中就是一喜。
  
  沈安双手用力,把一支毛笔撇断,然后咬着后面的一截细竹筒,恶狠狠的道:“一千贯的悬赏,汴梁的泼皮们肯定行动了……”
  
  黄春的眼中多了诧异,就问道:“敢问郎君,悬赏杀谁?”
  
  沈安指指自己,黄春骂道:“特么的!弄死他!小人愿意带队去弄死他!”
  
  严宝玉的眼中多了冷色,“郎君,是谁?”
  
  邙山军原先是乡军,后来在沈卞失踪后就成了没爹亲,没娘疼的流浪汉,哪怕是在辽国闯出了偌大的名头,可依旧无法凝聚。
  
  直至沈安的出现,他是沈卞之子,乡兵们认为他天然就是自己效忠的头领,于是人心安定。
  
  可现在竟然有人想干掉我们的头领?
  
  我曰你仙人板板,老子弄死你!
  
  杀气弥漫,王雱微微皱眉,说道:“淡定。咱们要先找到那人。”
  
  黄春只是效忠沈安,其他人在他的眼中只是个过客,所以他笑道:“买消息就是。”
  
  王雱觉得这人太粗鲁,“此事要安静些去弄,某想过了,安北兄这边的仇家主要两批,第一就是那两家郡王府;第二就是那帮子权贵……郡王府应当不敢,因为太冒险……”
  
  他看向了赵仲鍼,“仲鍼你家也是郡王府,给咱们说说吧。”
  
  按理这是揭自家的短,可赵仲鍼却满不在乎的道:“赵允良手段有,但悬赏之事他没这个胆。赵允弼城府深,可这等事太过招眼,他不会干。”
  
  黄春差点想吹个口哨,他得意的道:“也就是说,这些人胆子不大,想做点杀人的事也得前思后想……成不了大事?”
  
  王雱刚想总结一番,可仔细一想,自己的总结虽然文雅了些,但和黄春的话是一个意思。
  
  于是他有些郁闷。
  
  沈安咬着细竹筒,淡淡的道:“怕个鸟,去,把咱们的人撒出去,找泼皮问话。”
  
  这是赞同黄春的建议,王雱有些不满,但还是忍住了。
  
  要学会顾全大局,这是沈安的告诫。
  
  他的倨傲是天生的,但倨傲的人大多不合群,若非是沈安,他不会有朋友。
  
  所以他听从了这个告诫。
  
  黄春得了彩头,兴奋的道:“郎君,出多少钱?”
  
  泼皮们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没钱别想让他们干活。
  
  沈安说道:“钱?那都不是事。”
  
  此刻他浑身上下弥漫着暴发户的气息,张嘴吐出了细竹筒,说道:“只管花用,告诉那些泼皮,谁能给出准确的消息,两千贯!”
  
  两千贯……这是一个能让人疯狂的价钱,而且有沈安这个财神担保,可以预见的是,那些泼皮要发狂了。
  
  “安北兄。”
  
  王雱劝道:“若是如此,此事定然会广为人知……官家那边怕是会有些不满。”
  
  “没有什么不满!”
  
  沈安想起小朝会时赵祯说等动手了再说,就狞笑道:“他们出一千贯,老子就出两千贯。砸!用钱砸,把那个杂种砸出来!”
  
  黄春明白了,起身道:“郎君,那小人这就去散播消息。”
  
  沈安点点头,说道:“某的名头还是值钱的,所以马上去吧。”
  
  黄春和严宝玉出去了,沈安喊道:“遵道!”
  
  “安北兄。”
  
  折克行佩刀出现,杀气腾腾的模样,若是再来一副盔甲,就和上阵杀敌差不多了。
  
  沈安说道:“既然他要悬赏,那咱们就去街上转转,看看那些人可敢动手!”
  
  ……
  
  初夏的汴梁行人最多,等再热些后,那些身娇体弱的都会躲在家里,有钱人甚至会找地方避暑。
  
  汴梁的繁华不只是权贵有钱人,百姓都融入了进去。
  
  各行各业蓬勃发展,每日巨量的交易在这里发生。
  
  巨量的交易产生巨量的利益,从而会引来一些觊觎的目光。
  
  那些目光产生于阴暗之中,行走于律法之外。
  
  这就是泼皮。
  
  闲汉是闲汉,泼皮是泼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