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415章 菊花盛开,伦理大剧

第415章 菊花盛开,伦理大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允弼的脸上多了伤疤,没好意思出门,可心中的怒火却在郁积着。
  
      “官家怎么说?”
  
      他上了奏疏,弹劾赵允让那个老流氓殴打自己的罪行。
  
      “郡王,官家那边……没说话。”
  
      赵允弼只得忍着,但当两天没大解后,他就有些不舒服。
  
      一个每天都大解的人突然便秘了,那难受的感觉更多是心理层面的。
  
      这是个习惯问题。
  
      “郡王,太学在召集学生回归。”
  
      第三天,下人送来了最新的消息。
  
      ——但凡有沈安的事儿,都赶紧禀告。
  
      这是赵允弼的交代,下人不敢耽误,哪怕赵允弼坐在马桶上也是如此。
  
      “嗯……”
  
      赵允弼在奋力的拉着,菊花张开老大,隐隐有些撕裂的疼痛,可别说是大便,屁都没有一个。
  
      他抬起头,面色涨红,问道:“都殿试完了,为何还召集学生?”
  
      下人摇头道:“不知。不过那些新科进士……在京城的也去了。”
  
      赵允弼略一思忖,说道:“此事不必管。”
  
      下人走了,刚走出房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尖锐的声音。
  
      “这是赵允让给老夫下了毒,对,那道菜只有某和赵宗谔吃了……去问问赵宗谔。”
  
      稍后下人回来了,一脸纠结。
  
      “说话!”
  
      赵允弼趴在榻上,刚请来的郎中正在检查。
  
      他先前拉出来了,却是血。
  
      下人说道:“赵宗谔那边……说是……说沈安果然是神医。”
  
      “什么意思?”
  
      赵允弼怒了,下人说道:“说是排毒排的很舒服。”
  
      赵宗谔吃了炒豆子,每日矢气不断,反而中和了赵仲鍼的药,很是舒爽。
  
      “已经派人送礼去了沈家,说是回头有好东西就给送去……”
  
      这是感激零涕啊!
  
      可赵允弼却觉得沈安不是那等烂好人。
  
      “那小子在宫中污蔑老夫,眼皮子都不眨一下,可见不是个善人……哎呀!轻点!”
  
      郎中不想听这些豪门恩怨,所以不小心就粗鲁了些,他看了看那里,说道:“郡王……裂开了……”
  
      你这是干了啥,竟然搞裂了。
  
      赵允弼怒道:“这是憋的。”
  
      他本想说是被人陷害,可和他吃一样酒菜的赵宗谔却安然无事。
  
      莫不是病了?
  
      他有些沮丧。
  
      郎中干咳一声,说道:“郡王,要保护好啊!”
  
      赵允弼脑子昏沉,说道:“保护什么?给老夫看看……”
  
      郎中开了药,然后走了。
  
      等赵允弼看到是涂抹后部的药物时,就怒了。等他再看到后面写了麻油二字,不禁羞愤欲死。
  
      管家说道:“刚才那郎中的眼神不对……”
  
      赵允弼想到了一些权贵喜欢的特殊游戏,不禁怒了。
  
      他捶打着床榻,喊道:“去找到他,让他闭嘴!”
  
      老夫不是断袖啊!
  
      “去禀告官家,就说赵允让下毒……特么的!不管下没下,先禀告了再说!”
  
      ……
  
      赵允弼气急败坏的爆粗口,可赵祯却没空搭理他。
  
      “官家,太学在召集学生,此次中举留京的也在其中。”
  
      皇城司的触角很多,这等事情也拿来说,让赵祯有些无奈。
  
      “这等事无需管。”
  
      张八年在翻看情报,突然动作一滞,说道:“官家,有西夏的消息……”
  
      赵祯在喝茶,脸上有些浮肿,闻言就坐直了身体,问道:“可是大事?”
  
      张八年的面色依旧是冷冰冰的,“官家,没藏讹庞和李谅祚势如水火,推测今年就会出结果。”
  
      “要动手了吗?好!”
  
      赵祯放下茶杯,兴奋的起身转圈。
  
      “没藏讹庞手握重兵,李谅祚年少无能,谁胜谁负毋庸置疑……没藏讹庞篡位之后,必然要先稳住内部,少说得五年,这五年足够大宋来从容布置了。”
  
      随后他召集了重臣们议事。
  
      “好事啊!”
  
      韩琦右手握拳砸在左手心里,欢喜的道:“陛下,没藏讹庞手握大权,前阵子才杀了李谅祚的亲信,可见是早有预谋,一旦发动,必然是雷霆万钧,李谅祚那个叛逆的子孙……他死定了!”
  
      欧阳修也欣慰的道:“那个叛逆……终于要断子绝孙了!”
  
      大宋对于李家的背叛衔恨入骨,李家的反叛,导致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大宋吃了大亏。
  
      赵祯舒心的道:“各方消息都要收拢来,枢密院可有密谍在那边?”
  
      这是明知故问,说明官家的心情极好,想给枢密院表现一番。
  
      曾公亮不在,老欧阳就是代表,他出班说道:“陛下,枢密院有不少密谍在西夏,消息应当这几日就能过来。”
  
      枢密院的密谍比不过皇城司的密谍,不过这不是啥丢人的事。
  
      张八年看了欧阳修一眼,眼中鬼火幽幽,有些不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