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98章 苏晏莫不是官家的私生子

第398章 苏晏莫不是官家的私生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巨大的京观耸立在山林之外,把早饭吐的干干净净,几乎可以马上去做胃镜的曾公亮蹒跚而来。
  
  “为和要弄在这里?”
  
  他觉得放在空旷的地方更好,更能震慑交趾人和土人。
  
  “这片林子里猎物不少,本地土人喜欢进去狩猎……”
  
  沈安拎着一条刚烤好的眼镜蛇在啃。
  
  白色的蛇肉看着很美味,曾公亮的咽喉又涌动了一下,他想吐了。
  
  沈安咬了一口蛇肉,赞道:“美味。”
  
  “这里将会成为禁区!”
  
  沈安咽下蛇肉,“当那些猎人走出山林时,巨大的京观会让他们发狂。”
  
  曾公亮的脸皱了一下,“这样那些土人就会害怕,然后这个禁区和京观就会口口相传,成为他们的梦魇……你把人心琢磨的那么深刻,为何不用在官场上?”
  
  哥用了啊!只是你们蠢没发现而已。
  
  他用冲动让这些宰辅以为他没有城府,然后再用些小手段,自然就容易蒙蔽过去。
  
  京观石被抬了过来,曾公亮犹豫了一下,沈安说道:“那就某来?”
  
  他知道曾公亮在忌惮什么。
  
  文官弄这个会掉身份,宰辅更不能弄,否则就失人臣体统。
  
  以上都是文官们自己的潜规则,但沈安却不受影响。
  
  曾公亮干咳一声,说道:“正好看看你的字可有长进了。”
  
  沈安的一手字有些丢人,虽然不丑,但和漂亮也没关系。
  
  他拿起笔,略一思忖就开始了书写。
  
  汉唐以降,中原即是中央。今西南不靖,彼辈跳梁。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大宋震怒,天兵顷刻南下。嘉佑六年春,大破交趾精锐两万余,斩杀五千余人,尽数筑京观于此!
  
  大宋翰林待诏、国子监说书沈安敬告交趾,勿以大宋之宽容为软弱,否则大军一朝南下,交趾京观遍地,血光冲天……勿谓言之不预也!
  
  那些文官见了不禁微微摇头,觉得这个碑文文采全无,而且杀气腾腾的,动辄就是京观遍地,还什么血光冲天,太过赤果果了些。
  
  天色渐渐黑了,那些俘虏被驱逐着开始赶路。
  
  广南西路需要劳力,这些就是免费的,只要不饿死就行。
  
  身后,夜风渐渐冷冽。
  
  一群土人趁着黑夜摸了过来。
  
  他们想捡些宋军不屑要的衣服。
  
  他们一路寻摸着,嘀咕着为何没有尸骸。
  
  月光渐渐明亮,照在了山林间,几声孤独的鸟鸣传来,那些土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有人发现了那个巨大的阴影,就缓缓走了过去。
  
  “这里没有的……原先没有这座小山……”
  
  那人伸手去触摸,就摸到一个圆圆的东西,他以为是什么宝贝,就低头去看……
  
  “啊……”
  
  春天的夜晚生机勃勃,虫鸣声此起彼伏。
  
  这一声尖叫刺破了长夜,那些虫鸣都停住了一瞬,然后又奋力的嘶鸣起来。
  
  生机,在这片多山的土地上蔓延开来。
  
  ……
  
  汴梁的春天还有些冷,但苏晏不想穿的笨拙。
  
  他的家很简陋,苏义今日特地请了假在家,天还麻麻黑就做了早饭。
  
  父子俩舍不得点灯,就在外面吃饭。
  
  春寒料峭,可苏晏看着那一只炖鸡却觉得心中暖洋洋的。
  
  “吃,多吃些。”
  
  苏义撕下自己认为最好的鸡腿和鸡胸脯给了儿子,自己把鸡爪子拧下来慢慢的啃。
  
  干饼子吃起来面香浓郁,苏义是干苦力的,食量大,没一会儿就是三张厚厚的干饼子下肚。
  
  “全吃了。”
  
  苏义逼着儿子吃完了一整只鸡,见他打着饱嗝,就心满意足的道:“放心考,你爹爹有的是力气,就算是今年考不中,还能供你再读三年……”
  
  苏晏低下头嗯了一声,心中却打定主意,若是这一科考不中,那么就不考了,以后去扛活,好让爹爹歇息几年。
  
  吃完早饭,苏义提着考试用的小桌椅,一路把他送了过去。
  
  今日的贡院外人山人海,一眼看去全是人头。那些小贩深知今日乃是最大的商机,都拎着巨大的提篮在叫卖。
  
  不单是干粮,还有热茶,保证热乎乎的,就是价钱是平日里的两三倍。
  
  此刻的贡院就晋升为旅游区了,成为了小贩的天堂。
  
  “苏晏!”
  
  苏晏父子来到贡院前,却茫然找不到同窗。
  
  前日太学的学生们都来彩排过了,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考场所在,但郭谦依旧吩咐今日都要聚在一起,免得被贼人给陷害了。
  
  科举考试在此时就是一座独木桥,过了就是鱼跃龙门,所以经常会发生些稀奇古怪的事儿。
  
  苏晏看到了一群同窗,郭谦在边上紧张的招手。
  
  这是国子监翻身的一次机会,若是此次中举的人多,老郭的政绩就妥当了。
  
  “苏晏……他过发解试只是运气而已,这次是省试,全天下的大才汇聚一堂,他……怕是会成为笑话。”
  
  “听说他和他爹爹都在码头干苦力?”
  
  “是,他爹爹干多年了,他是最近才去。”
  
  “这是自甘堕落啊!”
  
  “虽然是运气,可过了发解试就有了些文名,随便去哪里都能厮混到饭碗,他竟然去干苦力,果然是没有我辈读书人的骨气。”
  
  “你看他黑不溜秋的,一张脸就牙齿白,啧啧,丑也丑死了。”
  
  “文德兄,话说你今日傅的粉看着很白啊!而且还香,是哪家买的?”
  
  “就在古长楼啊!前日古长楼又弄了些新粉……那粉极细……擦在脸上摸着宛如凝脂……香气馥郁……”
  
  沈安不在,极少数的几个人又开始了涂脂抹粉。
  
  苏晏走了过来,躬身道:“见过祭酒。”
  
  郭谦看了一眼他的黑脸,心中叹息,觉得这学生就是来厮混的,就摆摆手:“去吧,等着一起进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