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97章 热血奔涌

第397章 热血奔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安冲杀在前,风从耳畔吹过,却吹不冷他的心。
  
      长刀劈砍,那些劣质的刀枪被斩断,那些愕然的脸上马上就被鲜血喷溅成了死灰色。
  
      骑兵在肆虐,沈安在高呼酣战。
  
      “这不是文官!”
  
      后面那些文官们还没人动弹,有人却不知道是不屑还是酸溜溜的说了这话。
  
      曾公亮回头看了这人一眼,那眼神冷漠。
  
      那人本是在堆笑,见这眼神不对,就觉得自己怕是惹祸了。
  
      “万胜!”
  
      前方突然传来了欢呼声,众人抬眼看去,就见骑兵那边有人用长矛挑起了一个人头。
  
      “曾相,敌军主将被枭首。”
  
      众人都面色涨红,一个随军小吏突然大喊道:“某刘卓有卵子,杀敌!杀敌!”
  
      周围有三百余军士在保护他们,这些都是精锐,小吏一把拔出一个军士的长刀,竟然就这么狂奔而去。
  
      他穿着长袍,跑的跌跌撞撞的,没跑多远就被地上的尸骸绊了一跤。
  
      他努力爬起来,嘶喊着,挥舞着长刀,在继续跑……
  
      他跑的是这般的踉跄,是这般的狼狈,可没人嘲笑,也无人讥讽。
  
      所有人都在呆呆的看着他。
  
      “某王铭宣!”
  
      一个小吏走了出来,他伸手去军士的腰间拔刀。
  
      “这个……”
  
      军士很为难,可小吏的眼中带着凶狠。
  
      “不给寻机弄死你!”
  
      军士退缩了,小吏拔出长刀,喊道:“某王铭宣,某能拿刀,杀敌!杀敌!”
  
      他开始了狂奔。
  
      一个官员走了出来,“某刘峥!某有卵子!”
  
      军士们已经麻木了,所以他顺利的拔出了长刀,然后长嘶道:“某不怕死,别把某和那些没卵子的货色相提并论!杀敌!”
  
      “某许祥……”
  
      “某庞九……”
  
      一个个官吏拿起了长刀在狂奔,义无反顾!
  
      曾公亮觉得不解,不明白这些官吏为何会这般热血。
  
      他不知道这里面临着土人和交趾的双重压力,这些官吏早就忍无可忍了。
  
      憋屈久了要发泄,沈安的一番话就是引子。
  
      尚未完全沉沦的雄性气概爆发了。
  
      曾公亮看着前方的官吏冲进了人群中,只觉得真是活见鬼了。
  
      “这是怎么了?”
  
      “广南西路的官吏怎么了?”
  
      他在问萧固。
  
      可萧固的目光在梭巡着,呼吸急促。他的战马先前崴了一只腿,此刻在后面歇息。
  
      “杀敌!杀敌!”
  
      老萧终究是忍不住了,正好有官员拔刀,他就一把抢过来,然后一手撩起长袍的前摆,一手持刀,就这么歪斜着身体往前冲。
  
      他的战马在后面长嘶着,觉得很委屈。
  
      “万胜!”前方爆发出了一阵欢呼……
  
      文官的冲锋让那些将士们都红了眼睛,欢呼声中,无数人在奋力从左右包抄而去。
  
      这是要准备全歼敌军。
  
      前方的交趾人开始败退了,退却的队伍开始朝着山林狂奔。
  
      先前的狰狞再也不见了,那些黝黑的脸上全是惊恐。
  
      这些宋人疯了!
  
      他们一直觉得宋人是软弱的,无数次试探的结果证明宋人很柔弱,所以他们才敢野心勃勃。
  
      但今天他们看到了宋人的疯狂和悍勇!
  
      连文官都在冲杀。
  
      这个世界怎么了?
  
      这样的大宋让他们畏惧了,怕了,怕的浑身颤抖,只顾着逃跑。
  
      兵器丢掉,干粮丢掉,盔甲丢掉……一切阻碍速度的东西都丢掉。
  
      弩箭在空中划过,这是最后一次齐射,随后弩手们拔出长刀也开始了追击。
  
      沈安出现了,曾公亮紧张的不行,见到他率领骑兵从侧翼开始包抄过去,不禁喊道:“拦住他!拦住他!”
  
      他从汴梁带来了十余名官吏,此刻这些官吏都在。
  
      “这个大宋的柔弱之气多了些,少了大丈夫,少了强硬。”
  
      “大宋当有大丈夫,汉儿当有大丈夫!”
  
      有人在说话,这话曾公亮知道出处。
  
      沈安在雄州准备和辽国密谍头领耶律俊会面,随行的人劝阻,怕他一去不回。
  
      沈安当时就说了这番话。
  
      此刻听到这些话,有人热血沸腾,有人心中羞愧。
  
      曾公亮长叹一声,说道:“某骑马而来,却不能空手而归……”
  
      他缓缓策马出去,身后的官吏们面面相觑。
  
      曾相这是怎么了?
  
      一个想法在这些人的脑海里盘旋着。
  
      “曾相莫不是要去……杀敌?”
  
      不能吧?
  
      “要是传到汴梁去,谁会信?”
  
      “没人会信,那些人会以为咱们疯了。”
  
      谁见过文官上阵杀敌了?
  
      没有!
  
      可今日就有了。
  
      先是广南西路的官吏们上了,甚至连安抚使萧固都上了。
  
      再然后……
  
      竟然连枢密使都上了。
  
      传回去怕是连官家都以为曾公亮疯了。
  
      都特么的疯了啊!
  
      一个官员整整衣冠,肃然道:“如此,我等当杀敌!”
  
      于是一群官吏策马冲了出去,保护他们的那三百多将士懵逼了。
  
      这……咱们保护的人都去了,咱们留在这里干啥?
  
      “杀敌!”
  
      他们开始了狂奔,速度很快。
  
      而沈安此时率领骑兵已经兜头拦住了溃兵,长刀奋力劈砍着,可交趾溃兵们却压根没有反抗的意思,都从两边开始分开逃跑。
  
      当大败不可阻拦时,什么强兵都是扯淡。
  
      沈安杀的酣畅淋漓,浑身浴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