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89章 召唤大宋的血性

第389章 召唤大宋的血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随后宫中就频繁有人进出,进去了不少生面孔。
  
  赵祯不断在找人来问话,包括那些先前在广南西路任职的官员都被叫了来。
  
  一次次问话的结果让他面色铁青。
  
  李日尊就是个野心勃勃的国君,从做太子时就在东征西讨,做了国君也经常亲征。
  
  在这样的国君统治下,交趾会是善茬?
  
  先前轻敌了啊!
  
  他不知道的是,后世交趾史书对于嘉祐四年的那次入侵是这么写的:宋嘉祐四年,春三月,伐宋钦州,耀兵而还。
  
  交趾人压根就没觉得自己的入侵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相反还多次炫耀。而且他们还准备后续的入侵……
  
  原先的历史上大宋就是毫无准备,然后被交趾人趁势杀了进来,宋士尧等人战死。
  
  后来交趾突袭钦州等地,破城后展开屠杀,史书上说是一次先发制人的进攻,是当时交趾积极防御政策的体现。
  
  “出宫!”
  
  赵祯终于发现了交趾的本质,那不是一个和善的邻居,不小心戒备的话,比侬智高更大的灾难就会在西南发生。
  
  他坐不住了,浑身难受,就换了便衣,在近卫的簇拥下出了皇城。
  
  ……
  
  “大宋的周边并不安全,辽人和西夏一虎一狼,现在西南又来了交趾这条野狗,若是不加遏制,以后就会处处被动。”
  
  书房里,沈安在给大家阐述自己的观点。
  
  王雱在发呆,折克行问道:“安北兄,交趾人难道还敢觊觎大宋吗?”
  
  “你以为李日尊只是想零敲碎打?”
  
  沈安正色道:“交趾是个好地方,物产丰富,可那些人却懒惰,他们更喜欢去抢掠别人的东西……辛苦劳作和凭空而来,你愿意选择哪一种?”
  
  折克行说道:“小弟喜欢自己拼杀出来的功劳,不喜欢白来的赏赐,那会让小弟觉着羞愧难当,没脸见人。”
  
  外面的赵祯冷冷的看了准备招呼沈安的庄老实一眼,然后继续倾听。
  
  “……这是好事,不过咱们是被这等想法熏陶了几百上千年,可交趾不同,那里没有思想……思想是……比如说儒学,这不但是一种学问,更是衍生出了一种思想,我们有,而交趾人没有。所以他们善变无常,喜怒无常,见利忘义,贪得无厌……”
  
  赵祯微微皱眉,觉得这少年把交趾人看得太低了些。
  
  但是思想这个例子比较好,儒家学问衍生出来的思想,熏陶了中原千百年,最终熏陶出了这样的华夏人。
  
  赵仲鍼的声音传来:“安北兄,广南西路对大宋而言不算是财赋重地,可却不能撼动,一旦被撼动,顷刻间西南就会处处被动,各地不安分的土人就会站出来,在野心的熏陶下和大宋为敌,如此……弄不好就会一路席卷而来,南方再无宁日。”
  
  赵祯微微颔首,觉得能有这个认识算是不错,最少把京城那些权贵子弟和宗室子弟甩几条街。
  
  “是这样,但更关键的是大宋不能再输了。”
  
  室内寂然。
  
  赵祯心中叹息,知道这话没错。
  
  大宋对外输的太多了,再输下去的话,民心士气将会跌入谷底,到时候西夏人和辽人就会来趁火打劫。
  
  这就是他为何不敢轻启战端的缘故,若是失败,后果就是一连串,就像是腹泻般的,压根就止不住。
  
  沈安说道:“此次某想去,去看看交趾人是什么模样,若是能一战击溃交趾的野心,大宋就能倾力北顾,值当了。”
  
  “值当什么?”
  
  “谁?”
  
  折克行单手在桌子上一撑,人就腾空而去。
  
  张八年的鬼脸蓦地出现在门口,他冷冷的看着折克行,右手握拳……
  
  “遵道!”
  
  沈安喊了一声,折克行落地就退了回来。
  
  当赵祯出现时,沈安几乎想杀人灭口了。
  
  这老汉还要不要脸,竟然来窥听。
  
  若是哥刚才说了什么犯忌讳的话,回头你是不是得治罪?
  
  “见过官家。”
  
  赵祯含笑进来,他刚才听到了各人的反应,很是满意。
  
  他被请坐下后,就看向了王雱:“这是王卿的孩子?”
  
  王雱束手而立,“是,小子王雱,见过官家。”
  
  赵祯含笑道:“听闻你聪慧,刚才为何不说话?”
  
  上次司马光说王雱进京后就作了两首诗,和他天才的名头不符。
  
  司马光,你那张嘴,哪天某要撕了它!
  
  王雱心中发狠,然后说道:“官家,交趾不可怕,只要让他们吃一次大亏,此后少说能太平五十年。”
  
  这话算是不错,只是不出彩。
  
  赵祯点点头,看向了沈安,“你为何想去交趾?邙山军不过百人,如何能征战?”
  
  竟然敢看轻我的邙山军?
  
  沈安想着怎么让赵祯哪天挨一巴掌,“官家,邙山军会让您大吃一惊的。”
  
  赵祯笑道:“哦,那朕就拭目以待了。”
  
  “臣想去西南……主要还是想看看在北顾辽人之前,能否让大宋无后顾之忧。”
  
  沈安的话很大,赵祯不以为然的道:“北顾辽人……”
  
  他已然年迈,昔日的雄心壮志都在岁月中被渐渐消磨,此刻只想看守着和平,至于其它,就让后继者来吧。
  
  他看了赵仲鍼一眼,笑道:“少年亦能撼动一方吗?那么朕拭目以待。”
  
  这是同意了。
  
  沈安说道:“臣想轻骑而去。”
  
  赵祯问道:“可是担心来不及吗?”
  
  沈安点头道:“交趾人狡诈,臣担心去晚了。”
  
  “心忧国事,罢了,一切小心就是。”
  
  赵祯赞赏的说道:“若是不能,记得保全自身。”
  
  这是隐晦的让他别太拼命。
  
  你是文官,别学了武人去厮杀,好生看着就是了。
  
  在他看来,邙山军那点人也就能保护沈安,至于让他去,不过是想看看这个少年回来能给出什么新建议罢了。
  
  今日君臣都被沈安狠抽了一顿,宰辅们据说在政事堂里郁郁不乐,觉得这次脸丢大了。赵祯却顾不得什么丢人,只想平息那些涌动的暗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