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85章 帝王都是神经病

第385章 帝王都是神经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码头边上最多的还是酒肆,那些客运的船只一靠岸,生意就是几十上百人,赚大发了啊!
  
  沈安和赵仲鍼坐在酒肆里,两人就点了茶汤,外加来了些干盘。
  
  “要不直接给他爹爹找个事做?”
  
  赵仲鍼很有信心的道:“干苦力那么辛苦,他爹爹定然会同意。”
  
  沈安不置可否的道:“你可以去试试。”
  
  那艘船上的货物已经被卸的差不多了,赵仲鍼起身过去,脚步矫健。
  
  他前脚才走,边上一桌正在喝酒的两个男子就看了过来,其中一人赫然就是张八年。
  
  张八年过来坐在赵仲鍼刚才的位置上,眼中鬼火幽幽,问道:“某以为你会给他出主意。”
  
  沈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微微皱眉道:“这是让他见识市井的一次机会,某干嘛要干扰他?”
  
  “见识?”
  
  张八年伸手拈起一块鱼干,嘴唇微微一动,“世人见利忘义,见到了好处,难道那苏义还会不拿?”
  
  “他肯定不会拿。”
  
  沈安的话让张八年笑了笑,很是渗人的笑容。
  
  “他若是拿了呢?”
  
  沈安喝了一口茶,然后又后悔了,“某真是不喜欢喝茶膏啊!”
  
  他放下茶杯,“若是拿了,某捐五千贯给福田院。”
  
  “好!”
  
  张八年冷冷的道:“若是不拿,某欠你一个情。”
  
  “你的情……罢了,还是能值五千贯。”
  
  沈安本想说不值当,最后还是给了他一个面子。
  
  皇城司的人情可不小,关键时刻能救命。
  
  ……
  
  干完活之后浑身酸痛,此刻坐在地上,边上是一桶凉开水,众人纷纷牛饮起来。
  
  苏晏喝了一碗水,然后和父亲一起吃了两个炊饼,就拿出书来看。
  
  等他发现身边多了个人后,才想起和赵仲鍼的约定。
  
  “对不住……”
  
  “没事。”
  
  赵仲鍼坐在他的身边,对边上的苏义笑了笑,说道:“尊父子在此多有辛苦,若是有个更轻松的活计……”
  
  苏晏还在有些懵,苏义却堆笑道:“多谢了……”
  
  这是要答应了吧。
  
  赵仲鍼觉得这是一趟再轻松不过的差事,所以微微一笑。
  
  “只是小人却习惯了。”
  
  苏义的话让赵仲鍼的微笑渐渐僵硬,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更以为这是不好意思,就说道:“这只是小事,只要你答应,明日就能去,钱不会少。”
  
  苏义看了儿子一眼,说道:“多谢了,这里虽然辛苦了些,可却安宁。”
  
  随后他几番劝说,可苏义只是摇头婉拒。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欲擒故纵?
  
  赵仲鍼一脸懵逼的回去了。
  
  “安北兄,他为何不答应?送上门的好处……而且某私下和他说了自己的身份,苏义拒绝的越发的坚决了。”
  
  赵仲鍼有些懊恼,喊道:“拿酒来。”
  
  “拿个屁!”
  
  沈安叫住了伙计,骂道:“一点事就让你想以酒浇愁?废物!”
  
  这大抵是赵祯交给赵仲鍼的第一件差事,可他却办砸了。
  
  那种失败感让人沮丧,进而想一醉解千愁。
  
  “要想琢磨透此事,你得先去琢磨人心,滚蛋吧。”
  
  沈安赶走了他,张八年又坐了过来。
  
  “刚才某叫人去……用钱诱惑了苏晏,那少年竟然视若无睹……果然是视钱财如粪土,难怪官家看重他。”
  
  张八年的分析换来了笑声。
  
  “哈哈哈哈!”
  
  沈安笑的前仰后合,最后捶打着桌子,眼泪都笑出来了。
  
  幸而现在没什么客人,所以掌柜才没干涉,不过伙计照例过来检查了一下桌子,若是被砸坏了,铁定会索赔。
  
  张八年面色铁青,眼中的鬼火变成了野火,那怒气在渐渐蕴集。
  
  “你在笑什么?很可笑吗?”
  
  沈安喘息道:“是很可笑……某以为你最少对人性人心有些琢磨,可没想到你竟然是一无所知……”
  
  张八年冷冷的道:“某只知道人性懦弱,在某的面前,看似强大的人只会哭泣哀求,只求速死。至于人心……人心歹毒,和兽类一般。”
  
  沈安看着他,遗憾的道:“你从内到外都是黑色,若是某的老师见到你,肯定会说你少年时定然是遭遇了些不好的事,所以性格偏激……”
  
  “出去说话!”
  
  两人出了酒肆,并肩而行。
  
  “你的老师……某这等人可能入他的眼?”
  
  再冷酷的人也有憧憬,也有自己的软弱之处。
  
  张八年的软弱是什么沈安不知道,不过显然他也佩服有本事的人。
  
  “怕是难。”
  
  他随口说道:“本事大小老师从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手段。他常说能用最简单的手段解决事情的人就是天才,那些用非常华丽的手段,让人赞叹的手段去解决问题的人是傻子……比如说某,老师就说某是个傻子。”
  
  他看着张八年说道:“你们不懂底层百姓的想法,于是就用自认为很华丽的手段去诱惑苏晏,若是他同意了,你们心中得意的同时,也会轻视他。可他没有答应,你们却茫然,并自行揣测他的想法,大抵是恶意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