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81章 遮天,苏轼

第381章 遮天,苏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安还没出宫,消息就传了出去。
  
      陈挺一直在等候着。
  
      “沈安禁足十日……”
  
      “这不是惩罚!”
  
      陈挺抬头看着皇城,一股委屈袭来,不禁热泪盈眶。
  
      “这不公!”
  
      他一直站在那里,边上的小贩却在嘀咕着:“在背后说人坏话算什么君子,小人而已。”
  
      “谁敢说某是小人!”
  
      陈挺的目光骤然凌厉,当看到是小贩时,威严自显。
  
      这就像是变色龙,见到上官就谄媚,见到下属和百姓就威严,整日变来变去,最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可小贩却不怕他,就说道:“背后说人坏话那不是小人是什么?”
  
      陈挺冷笑着走过去,他发誓要让这个小贩好看。
  
      他认识巡检司的人,到时候只需暗示一下,就能让这个小贩失去在这里摆摊的机会。
  
      你将会忏愧嚎哭!
  
      他没注意到自己的脸上浮现了些许狰狞,却看到了那些渐渐聚拢过来的小贩。
  
      往日会畏惧官员的小贩们沉默着聚拢过来,他们的手中或是拿着锅铲,或是拿着菜刀……
  
      “你等想做什么?”
  
      他不知道这些小贩当年都听过沈安讲课,深知团结的好处,所以遇事都是一起应对。
  
      陈挺的脚步一滞,然后回身喊道:“杀人了!快来……”
  
      他的喊声突然中断了。
  
      沈安站在他的身后不远处,皱眉道:“谁杀人了?”
  
      那些沉默的小贩一下就活跃起来了,有人喊道:“待诏,早些小人把锅贴送过去了,贵府的小娘子吃了说好呢,还说不咸,还给了小人一块糖。”
  
      沈安笑着谢了,然后问道:“这是怎么了?”
  
      那小贩看了陈挺一眼,大胆的道:“这人刚才说不公,小人说他背后说您的坏话不是君子,他就恼了,准备收拾小人。”
  
      “他刚才凶神恶煞的,像是要吃人呢!”
  
      “早上的时候他和韩中丞说话,那谄媚的让人没法看,先前却凶的不得了……”
  
      “他还说什么官家不公……”
  
      “……”
  
      小贩们可不是省油的灯,他们对沈安好,那是因为沈安给了他们赚钱的机会,不管是锅贴还是炒菜,他们第一次和酒楼拥有了一样的赚钱手艺。
  
      小贩们有市侩的一面,却也不乏感恩的一面,厌恶的人自然不待见他们,但沈安却是例外。
  
      陈挺被这些小贩一番话弄的面红耳赤,沈安在边上见了只是冷笑,问道:“你要收拾谁?”
  
      他逼近一步,陈挺想起昨日的围殴,心中慌了,就退后。
  
      “他又来了,看看呐,沈安要动手了!”
  
      他就像是个吵架输了的泼妇,奋力的叫喊着,就差扯衣服了。
  
      沈安逼近过去,冷冷的道:“你这等小人,某就算是打了你又如何?官家只是罚了某禁足十日,你去告吧,去寻了韩绛和司马光哭诉……据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只是不知道那二位有没有……”
  
      噗!
  
      边上许多人都笑喷了,皇城外顿时一阵笑声,让出来的不少人为之惊讶,然后围了过来。
  
      陈挺怒道:“这天下是有公道的!某就不信你能一手遮天!”
  
      沈安笑的很是嘚瑟,“对,某就是一手遮天,对了,忘了一事。”
  
      他伸手道:“陈洛,钱。”
  
      陈洛随身带有包袱,就解下来准备打开。
  
      “全给他。”
  
      陈洛就把包袱丢了过去。里面有三贯钱,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沈安淡淡的道:“官家说要给你药钱,三贯该够了吧。若是不够只管说,沈家旁的缺,就特么不差钱!当然,你若是觉着这样能挣钱也行,尽管继续说某的坏话,到时候打断你的手脚,想来能让你发家致富。”
  
      这话太过促狭和咄咄逼人,有人心中不渝,可等沈安的目光看过来时,却不敢质疑。
  
      这人围殴御史竟然只是赔药钱和禁足十日,要是打了我会怎样?
  
      一时间周围静默。
  
      陈挺只觉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他流泪冲着皇城跪下,喊道:“官家……您看看这等小人……”
  
      沈安上马刚想离去,就见一人飞奔而来。
  
      “干啥的?站住!”
  
      陈洛见来人老迈,面色焦急,可却依旧拦住了他。
  
      男子穿着官服,后面有人喊道:“待诏,此人是来寻您的。”
  
      沈安下马问道:“敢问您是……”
  
      老人看着起码有五十岁了,面色沧桑。
  
      他拱手道:“可是沈待诏?”
  
      沈安应道:“正是沈某。”
  
      老人拱手道:“下官试校书郎苏洵,见过待诏。”
  
      苏洵?
  
      沈安说道:“寻沈某可是有事?”
  
      苏洵焦急的道:“犬子今日突患疾病,下官请了郎中却无法诊治,听闻待诏乃是神医,下官厚颜……”
  
      他深深一躬,沈安随手就扶住了他,笑道:“所谓神医只是妄言,不过沈某倒是可以去看看。”
  
      苏洵求助就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可没想到沈安竟然同意了,他抬头,欢喜的道:“多谢待诏。”
  
      沈安回身交代道:“去请示官家,就说有病人垂危,某这里却暂时不能禁足了。”
  
      两人迅速而去,有人讶然道:“沈安不是不给人看病吗?”
  
      邙山神医的弟子,这是沈安当初的名号,后来他心虚,为了避免麻烦,就说有规矩在,一律不接诊。
  
      可今天他竟然破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