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77章 拉偏架

第377章 拉偏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今日御史台算是倒霉透顶了,沈安一人而已,竟然把大家弄的灰头土脸的。
  
  而且不知道谁那么缺德,竟然把那些话都传了出去,御史中丞韩绛只得上了请罪奏疏。
  
  丢人啊!
  
  大家开始以为是沈安传出去的,可韩绛只是淡淡一句‘不是’,就让御史台内部发生了些小变化。
  
  这等时候沈安必定是信守承诺,否则名声都臭了,得不偿失。
  
  那么……这是咱们内部出现了叛徒!
  
  众人一阵猜测,恨不能人人都化身为青天。
  
  可到了最后却没找到那人。
  
  陈挺也在牙痒痒的寻找着,和几个同僚在一起猜测。
  
  三十余岁的他面色微黑,脸上大多时候带着微笑,风度翩翩。
  
  “此事……某看还是沈安干的!”
  
  大伙儿都束手无策了,陈挺一脸正色的侃侃而谈:“都说他会守口如瓶,可沈安乃是小人,他自己不说,让随从去传话呢?”
  
  众人一怔,有人说道:“对啊!那沈安若是叫人去造谣怎么办?”
  
  大家都觉得这话有理,一时间都觉得自己白忙活了,纷纷叫骂着沈安是小人。
  
  “小人之心!”
  
  杨继年的话让不少人面红耳赤,然后各自散去。
  
  大家都是在猜测,用猜测来给沈安定罪,这事儿本就是小人行径。
  
  陈挺叹息道:“杨御史是沈安的丈人,自然要为他出头。”
  
  一句话就把杨继年的立场放在了沈安那边,陈挺唏嘘着,然后回了值房。
  
  他反手关掉房门,然后坐下,惬意的道:“都是蠢货,几句话就被怂恿了……”
  
  他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推开窗户,先探头出去看看左右,见无人窥听,就舒坦的深呼吸了一下。
  
  御史的工作说忙也忙,大伙儿要忙着去收集素材,忙着打听朝中的事务,然后从中寻找到自己认为值得弹劾的地方。
  
  这就像是一个……后世的质检员,只不过质检员是给产品挑刺,而御史是给国家挑刺。
  
  陈挺想了许久,最终定下了自己下一步弹劾的事情。
  
  依旧是沈安,他发现沈安和陈忠珩好像有些交情……
  
  这就是内外勾结啊!
  
  他满意的写下了大体内容,然后收了起来,准备明早上再精修一下。
  
  “下衙了……”
  
  除非是无聊透顶的人,否则没有人喜欢不停的工作。
  
  所以一声喊后,御史台里处处都是轻松的笑声。
  
  陈挺也在笑,出了值房后,就和同僚一起出去。
  
  “外面有人说御史台都是伪君子,还说要盯着咱们,这都是什么事啊!”
  
  “就是,哪日家里有事来找,难道还能不见?那还是人不?”
  
  陈挺和大家一起义愤填膺,然后出了御史台。
  
  他的家在城南,所以出了御史台就往御街去。
  
  渐渐的只剩下了他一人。
  
  御街繁华,他难免多看了几眼,直至被人拦截。
  
  “沈安?”
  
  拦住他的就是沈安。
  
  此刻沈安左边是折克行,右边是王雱,年纪最小的赵仲鍼被大家嫌弃,所以委屈的站在后面。
  
  沈安狞笑道:“正是沈某,陈挺,今日你我的恩怨也该了结了。”
  
  周围的人马上就围拢过来,陈挺茫然道:“什么恩怨?”
  
  王雱打开折扇遮住了下半边脸,低声道:“开打之前先说清楚由头,这样师出有名……哎呀!”
  
  一个身影冲了过去,却不是王雱认为最急躁的折克行,竟然是赵仲鍼。
  
  陈挺并不觉得沈安等人敢动手,所以一脸茫然的模样,同时决定明天把那份弹劾的奏疏写的再狠一些。
  
  然后人影一晃,就见赵仲鍼冲了过来,然后一脚踹来。
  
  陈挺小腹中了一脚,刚退后一步,沈安劈手抓住了赵仲鍼,身体越过他,劈手一巴掌扇去。
  
  啪!
  
  陈挺捂着脸喊道:“来人啊!救命啊!”
  
  他转身想跑,沈安一拳就重击在他的小腹上,然后王雱也来了……
  
  王安石刚下衙,在边上的小摊买羊肉馒头,准备带回家去给孩子吃……
  
  他拿着油纸包,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王雱就像是个身经百战的泼皮般的冲了上来,先是一拳打在跪地的陈挺额头上,把他打倒在地,然后一脚一脚的揣着陈挺的屁股。
  
  这少年一边踹一边说道:“打他肉多的地方,遵道别出手,不然别人看到了会说咱们欺负人……”
  
  沈安已经停手了,看着王雱和赵仲鍼在围殴陈挺,就一脸愤慨的道:“此人为权贵效力,在御史台专门说我沈安的坏话,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天天不落。沈某忍啊忍,可这人今日下午竟然又在散播谣言,说御史台的事是沈某传出来……”
  
  折克行在边上戒备着,想起今天有人传话,说是陈挺又在御史台说沈安的坏话时,眼中多了杀气。
  
  沈安怒道:“是可忍,孰不可忍!就算是泥人也有土性吧,所以今日是私人恩怨,和公事无关!”
  
  王安石已经被自己儿子动手打架的娴熟动作惊呆了,听到这话时,心中不禁一动。
  
  好手段!
  
  私人恩怨的话,你陈挺要是不服气,那就去开封府告状吧,咱们当堂对质。
  
  “好了!”
  
  沈安一番话之后,边上看热闹的人都了解了这事的来龙去脉。
  
  他叫停了王雱和赵仲鍼,走了过去。
  
  陈挺只觉得浑身疼痛难忍,就惨叫道:“打死人了!快去报官!”
  
  他在叫喊着,却不知道自己只是身上有些脚印,脸上除去先前沈安的一巴掌之外就毫发无损,就像是一个被触摸了一下就呼疼的孩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