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75章 刁难错人了

第375章 刁难错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是古往今来师傅们的梦魇。
  
      不管是官场还是民间,但凡有些本事的人,大多敝帚自珍。
  
      在这种习惯之下,无数技能都消失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
  
      及至后来,更是发扬光大了这种想法。
  
      传子不传女就是明证。
  
      在场的宰辅大抵也是有些这种心态的,所以沈安很嘚瑟。
  
      他先是得意的看着宰辅们,特别是韩琦那里,更是多停留了一会儿。
  
      小人得志!
  
      韩琦心中暗自骂着,但却知道这种小人得志很爽。
  
      他就喜欢这种爽,以前经常能得逞,只是在遇到沈安之后,不但没爽,反而憋屈了一次又一次。
  
      沈安爽了一把韩琦,然后又一脸纯良的道:“陛下,在臣看来,所谓家国天下,家在国前,这话大谬!”
  
      这话让大伙儿都有些不自在,曾公亮甚至在干咳。
  
      他私下做生意,这事儿就有些不足为外人道。
  
      这就是家!
  
      富弼也在难为情,他从以前的大宋脊梁转变为保守派大佬的速度也忒快了些。
  
      他想起自己先前的保守,不禁有些茫然。
  
      若是在以前,按照他出使辽国的性子,辽使的威胁哪里轮得到沈安出手,他自然就会一一驳斥。
  
      可今天他却不做声,这是稳重,先让下面的官员去交涉,他在边上掌总,若是出了什么岔子,他再出头弥补……
  
      这就是所谓的稳重,但现在看来,这个稳重却有些少了担当。
  
      韩琦却有些不满,在他看来,家国天下本就是天经地义。
  
      没有家哪来的国?
  
      赵祯很是欣慰,但却面沉如水。
  
      他不能赞同沈安的这种看法,否则就是和主流思想成了对手。
  
      沈安知道这种思维,就说道:“大宋外有强敌,国不存,家何能存?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当然有人会说不管换了谁来,大伙儿都能过好日子……”
  
      “咳咳咳!”
  
      陈忠珩惊骇的看着沈安,觉得这厮是在作死。
  
      这可是历朝历代最大的潜规则,大家都心中有数,可谁都不会说出来。
  
      你莫不是喝多了?
  
      他顾不得什么忌讳,就猛地咳嗽着。
  
      他以为宰辅们会愤怒,可富弼却赞赏的道:“正是这话,不少人就是这般想的,人同此心,国将不国。”
  
      若是真有那么一天,他富弼自然不会偷生!
  
      他微微颔首,对沈安的话表示了赞同。
  
      沈安说完也没啥后悔,只觉得心中舒坦。
  
      “陛下,臣告退。”
  
      赵祯看着他,目光有些复杂,说道:“去吧。”
  
      这个少年胆子不小,不过这才符合少年心性。
  
      他看了宰辅们一眼,见他们面色平静,就知道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少年意气谁都有过,所以一笑置之而已。
  
      富弼说道:“陛下,辽人此次勒索失败,怕是会关注西夏那边,若是他们趁势掩杀过去……”
  
      这是一个新问题,韩琦却说道:“富相这是不了解西夏人。”
  
      富弼哦了一身,说道:“愿闻其详。”
  
      提起西夏人韩琦就会动怒,但最近他一直在回忆当年的战事,所以心得颇多。
  
      “西夏人能在大宋和辽人之间求活,更是敢先后和大宋、辽人开战,他们的底气是什么?”
  
      韩琦的脸颊颤抖了一下,每一次提到西夏人,对他来说就是一次煎熬。
  
      “他们凶狠!辽人都没有他们凶狠。西夏那边乃是苦寒之地,能出好马,也能出悍勇之士……那些人不通文墨。不懂礼仪,野蛮率性,却是最好的战士……”
  
      韩琦想起了当年,眼中不禁闪过惊怖之色。
  
      “那些人悍不畏死,辽人当年就吃过大亏,此刻他们若是想趁着西夏内部争斗去进攻,臣敢担保,辽人必定会后悔。”
  
      赵祯已经明白了,说道:“是了,本是混乱的局面,外敌一加干涉,不是快速决出胜负,就是携手对敌。”
  
      这就是兄弟阋于墙,共御外侮。
  
      富弼说道:“陛下目光如炬,正是如此。除非是没藏讹庞谋逆成功,否则谁都不会去打西夏人的主意。”
  
      谋逆成功后的没藏讹庞就是乱臣贼子,这可不是兄弟,而是死敌。
  
      赵祯心中稍安,“如此大宋看着就是了,等西夏分出胜负,到时候再做决断。”
  
      旁观别人家大家内斗是最爽的事儿,君臣都很是惬意。
  
      ……
  
      沈安一路出去,却被包拯给拦截了。
  
      老包看着很纠结焦急,“辽使那边怎么说?先前的急报是府州还是河东来的?”
  
      沈安见他焦急,就说道:“是府州的急报,说是西夏人在虚张声势,大概是没藏讹庞想摆空城计,赚个名将的好名声。”
  
      “空城计?”
  
      老包只是一怔,旋即就欢喜的道:“好!好啊!只要不开打就好,老夫今晚归家定然要喝几碗,好好睡一觉。”
  
      满朝文武最近就数他最忙碌,要盘算着钱粮,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准备,所以憔悴了不少。
  
      他欢喜而去,才走出几步又回身道:“那个……杨家那边你得去看看……罢了,你却不好去,这样,去御史台,好歹……你懂了吗?”
  
      老包一番话说的含糊不清,沈安一脸懵逼。
  
      “蠢货!”
  
      包拯气呼呼的道:“杨继年这么爽快的答应把女儿嫁给你,你好歹去吹捧一番,说说好话,不然他就会憋闷,到时候可没你的好果子。”
  
      老包是过来人,当年嫁女儿的时候就是这种心态,所以才来提醒沈安。
  
      “说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夫妻和睦才是兴旺之道,女人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