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70章 蠢货

第370章 蠢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安的心情很好,好的不得了。
  
      所以一番忽悠把王雱忽悠晕乎了之后,他就美滋滋的回家偷懒。
  
      “沈待诏,陛下召见。”
  
      谁知道赵祯却见不得他在家逍遥,等一路到了殿内时,就见一帮子臣子在叽叽喳喳的说话。
  
      “……那没藏讹庞竟然发兵了,可见是京观之事激怒了他,此事该如何是好?”
  
      “大军十万啊!麟府路那边可能挡?多半是挡不住,要速速派了援军去才是。”
  
      “沈安来了。”
  
      群臣止住了交头接耳,纷纷看向进来的沈安。
  
      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哥又变帅了吗?
  
      沈安被这些人盯着看,只觉得浑身发毛,一点都不自在。
  
      赵祯坐在上面,手捂着额头发愁。
  
      “没藏讹庞出兵了。”
  
      只是一句话就让沈安的心中一凛。
  
      这事儿不对啊!
  
      西夏人在此时应当是老实的很,没藏讹庞在谋划着篡外甥的位,李谅祚在谋划着干掉这位权臣舅舅。
  
      西夏的两位大佬都应当顾不上袭扰大宋,此时出兵做什么?
  
      赵祯放开手说道:“先前枢密院的副承旨唐仁说西夏使者得知消息后也是很震惊,显然这并不是有预谋的出兵……”
  
      唐仁就在右边,沈安看了他一眼,说道:“西夏国中艰难,此刻应当是内斗最激烈之时,所以此次出兵……臣方才听到是十万?”
  
      赵祯点点头,眉间多了忧色,“号称十万大军,十万就算是没有,五万总是有的。”
  
      “府州为何没有急报?”
  
      富弼有些恼火,觉得折继祖有些跋扈了。
  
      “这份奏报是来自于河东。”
  
      韩琦恼火的道:“麟府路军马司的那个谁……陈昂?他在作甚?为何不禀告。”
  
      经过上次的大捷之后,陈昂据说变化不小。可怎么变化你也不能跟着折家穿一条裤子啊!
  
      这一刻众人都为陈昂默哀一瞬。
  
      和折家勾结上了吧,但这也是你的劫难。
  
      回头一份文书过去,你就准备滚去荒野之地自生自灭吧。
  
      “陈昂前一阵子来了奏报,和折继祖一个看法,都觉得西夏人目前不足为虑。”
  
      这话让韩琦觉得简直就是荒谬。
  
      “荒谬!”
  
      他出班说道:“西夏人哪一年不来袭扰大宋?麟府路那一年不奏报求援?今年反而是变了……这是谁变了?臣以为要派人去查,仔细查!”
  
      但凡带有武人的事情,文官的第一反应就是严查,不管对错,先压下去再说。
  
      “是该好好查查了,看看府州那边现在可还是大宋的地方。”
  
      这话一出来就引发了几位臣子的共鸣,不过宰辅们并未凑热闹,只是商议着该如何增援河东。
  
      是的,不是增援麟府路,而是增援河东。
  
      麟府路和大宋本土隔着一条黄河,就像是一块飞地。
  
      增援河东路,就是先看看情况再说。若是西夏人势大,那么就防御。至于麟府路,就让他们闭门死守。
  
      沈安听着这些叫嚣,突然笑吟吟的说道:“此事怕是有些误会了吧?”
  
      众人一怔,有人就说道:“西夏人起了十万大军,都要兵临城下了,误会什么?”
  
      有人阴测测的道:“沈待诏,听闻你和折家交好,可这是军国大事,可容不得私情。”
  
      这人绝壁是权贵那一伙的,这是公报私仇!
  
      沈安放话说以后不许权贵子弟附学太学,惹的那些权贵震怒,恨不能乱刀把他砍死。可这里是汴梁,他们敢不敢动手姑且不论,动手起来他们也赢不了。
  
      城外可是有个邙山军正在无所事事,整日操练的那些兵痞生无可恋,宁可去战阵上冲杀,也不愿意被困在庄子里。
  
      所以权贵们只是咆哮的厉害,目前还没人敢动手泄愤。
  
      但不动手不代表不出手,朝堂之上给你沈安来一下也是爽歪歪啊!
  
      沈安认得此人,记得叫做刘展,职位好像是什么来着……他依旧是笑眯眯的道:“权贵子弟附学太学,此事和军国大事不相干吧?”
  
      卧槽!
  
      富弼忍不住捂住了眼睛,韩琦不自在的转过头去。
  
      大伙儿都知道刘展和沈安不对付,所以他在此时就出头讥讽暗示,提醒大家沈安和折家可是好的快要穿一条裤子了,这个立场有些问题。
  
      按理沈安就该一一解释,解释不通就该接受这个讥讽。
  
      可这人竟然不按常理来,直接就揭穿了矛盾。
  
      ——哥知道你是想报复,所以别藏着掖着,直接上。
  
      这人果真是没有半点官样子,做事直截了当,专门破坏规则。
  
      刘展的脸红了一下,然后义正言辞的道:“什么附学太学,这里是朝堂!”
  
      这话很是正义凛然:朝堂之上没有私人恩怨。
  
      沈安笑着点头,就在刘展心中得意时,沈安面色转冷,喝道:“既然朝堂之上无私事,那沈某还未说出对此事的看法,你就嘚瑟个什么?”
  
      刘展的脸这一下真的是红了,红的和猴子屁股似的。
  
      他刚想反驳,沈安走近几步,咄咄逼人的道:“沈某说了可能是误会,有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