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69章 凌厉的赵仲鍼

第369章 凌厉的赵仲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所以大伙儿还是富贵万年吧,而手法就是荫补。
  
      子子孙孙都为官,这才让人心中舒爽。
  
      可这样下去就是慢性自杀,无论经济和军事的改革有多成功,冗官和荫补不改变,这个大宋依旧会慢慢沉沦。
  
      沈安心中有些失望。
  
      赵仲鍼觉得王雱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古怪,好像是……不屑。
  
      他斜睨了王雱一眼,说道:“可这等安抚的手段对大宋的秩序是破坏,无数次破坏之后,秩序就会荡然无存。安抚的手段有许多,但最重要的还是遵守秩序……一旦把秩序视为无物,今日荫补他的子孙,明日荫补他的侄子,大宋的官职成了什么?”
  
      赵仲鍼的脸上早已脱了稚色,说话间渐渐多了沉稳,和他腹黑的本性恰好相反。
  
      他正色道:“到了那时,大宋的官职就成了可以买卖的货物。当官职成了货物之后,大宋就再也没了未来……”
  
      他被沈安熏陶的早已不是那个赵仲鍼了,原先的他思维被限制在一个范围之内,后来跟着沈安学习了许久,渐渐打破了心中的那个窠臼。
  
      若是这话被那些人听了去,怕是会立即呵斥他是疯了。
  
      老赵家坐天下的最大本事就是和文官们穿一条裤子,大伙儿共享富贵。可你竟然把这个本事当做是臭狗屎……
  
      这话被赵祯听到了倒是无所谓,只是觉得这小子太疯狂,但锐气十足,是块好料子。若是被宰辅们听到了……
  
      王雱的眸色微变,他本是坐在沈安的身边,却突然就冲了出去。
  
      这一下太过突然,赵仲鍼惊讶,沈安却没有反应。
  
      他冲出了门外,先是左右看看,然后又迅速围绕着书房跑了一圈,这才气喘吁吁的回来。
  
      “你却是大意了。”
  
      他隐晦的提醒了赵仲鍼,然后才缓缓进来。
  
      这是个聪明的小子,只是少了些大气。
  
      沈安心中暗自判断着他们的性子,赵仲鍼却不在乎的道:“如今每年恩萌为官的超过了五百人,十年就是五千,再这样下去,谁能养得起那么多官员?今日就算是在宫内,某也敢和宰辅们辩驳一番。”
  
      王雱觉得这人有些低估了宰辅们的手段,“辩驳赢了又能如何?”
  
      辩驳赢了,宰辅们自然会笑眯眯的认输,可背后给你一下子,别说是备胎,以后等轮到封赏你时,宰辅们只需一句‘此人高风亮节,不喜俗事’,然后你赵仲鍼就准备勒紧腰带度日吧。
  
      赵仲鍼的眼中闪过狡黠,说道:“当今官家当年可是想解决三冗问题,只是反扑太厉害,最后草草收场。某虽然看法凌厉了些,可这却是锐气……大宋如今死气沉沉,差的就是锐气……”
  
      “然后一句年少无知就糊弄过去了……而且现在争斗的是你爹爹和赵宗绛,你却不是要紧的那个人,所以无需太过忌讳。”
  
      沈安心中欢喜,只觉得眼前一片光明。
  
      大宋的未来在哪里?
  
      不在赵祯,也不在赵宗实。这两位的思维都已经固化了,小打小闹还行,大抵会笑眯眯的看着,或是说一句胡闹。但若是大动作……
  
      赵仲鍼回去了,王雱却寻了个借口留了下来。
  
      “你想问什么?”
  
      沈安有些饿了,就叫人弄了一碗凉面。
  
      没有辣椒不可怕,几种替代品混合一下,味道依旧麻辣,美滋滋。
  
      面条一定要有嚼头,软趴趴的只适合孩子和老人吃,或是胃病患者。
  
      每一根面条都裹上了酱汁,缓缓咀嚼着,沈安觉得这就是生命的美好。
  
      王雱开始嫌弃卖相不好,就没吃。等看到沈安那享受的模样,终于也忍不住了,就去寻了曾二梅,求她也给自己弄了一碗。
  
      少年人的胃口永无止境,吃完了凉面,王雱见沈安在写字,就凑过去看了一眼。
  
      “……安北兄,你这样教导仲鍼,若是被外面人知道了,人人都会说这是离经叛道。两家郡王府的争斗中,赵宗绛本是落了下风,可若是有人把这些话说出去,顷刻间……怕是就要翻转了。”
  
      沈安把毛笔搁下,随口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王雱的眼中闪过厉色,说道:“最好的法子就是城府。”
  
      他的看法是赵仲鍼少了城府,说话太过肆无忌惮。
  
      “要城府做什么?”
  
      沈安起身指指外面,两人一起出去。
  
      “这世上最擅长猜忌的就是皇帝,你查阅史书就会发现,那些奸佞之人常常能青云直上,为何?难道帝王是蠢货?”
  
      王雱茫然道:“那不是无道昏君吗?”
  
      沈安不禁笑了,“昏君明君实则没有多少区别,只是看能不能忍罢了。但不管是昏君还是明君,最喜欢的还是坦诚之人,你明白了吗?”
  
      帝王高坐九重天,那种掌控一切的快乐非常人所能理解。而掌控一切之后,肆意妄为的念头也会不时冒出来。只是有人能忍住,有人忍不住而已。
  
      两人出了沈家,一路慢慢溜达着,王雱突然说道:“仲鍼还年少,官家却年老多疑,他若是坦诚,就算是出格也无事。若是仲鍼处处稳妥,怕就会引来些猜疑……”
  
      沈安微微点头,王雱赞道:“安北兄大才,小弟受教了。”
  
      大才毛线!
  
      沈安只是从人性去分析而已。
  
      人性本私,不管是皇帝还是百姓,在关切到自己的利益时,反应大体都是一样的,只是手段不同而已。
  
      ……
  
      月票、推荐票……票票归仓啊同志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