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69章 凌厉的赵仲鍼

第369章 凌厉的赵仲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但凡是权贵,大部分都会有那种‘我能动手,你只能受着’的想法。
  
      这是长久以来的优越感让他们萌生的习惯。
  
      沈安捐助的金额一爆出来,这些人就失望的各自散去。
  
      “这事就这样吧,大家回头看看太学是怎么教授学生的,咱们跟着学……不,是加入进去学。”
  
      “没错,附学附学,好歹也是太学的学生,过了发解试也是太学的功绩,他沈安休想一手遮天!”
  
      “只是这次我等的子弟全军覆没,再等就是两三年……让人惆怅啊!”
  
      一群人渐渐散去,然后一个消息就开始散播。
  
      ——但凡沈安在国子监一天,权贵子弟就别想附学!
  
      卧槽!
  
      这下算是捅马蜂窝了。
  
      那些权贵先是傻眼,然后就怒不可遏。
  
      失去了这个便利,他们的子弟以后怎么办?
  
      荫补自然是有的,官家大方,每次都能荫补几个。
  
      可那些官职大多没啥前途。
  
      若是只想混日子也就罢了,可谁家没个重振家族的想法?
  
      最好的方式就是中举,堂堂正正的通过考试做官,那样不但名声大振,而且还能按照磨勘的规矩一步步的升上来。
  
      可科举很艰难,咋办?
  
      开后门!
  
      这是千古不易的法则。
  
      只要过了发解试,中举的可能性就会被放大。
  
      可现在沈安竟然说要关闭这道门。
  
      这是要作死呢!
  
      权贵们纷纷在看着宫中,等待着赵祯出手。
  
      附学就是潜规则,可大宋的潜规则多了去,这一条算不得什么。
  
      可宫中却鸦雀无声。
  
      秋风起,羔羊肥。
  
      用羊排加上萝卜一起炖了,然后配上烤羊肉……
  
      夹起一条羊排,只需用嘴唇压住一端,然后筷子夹住另一端拉一下,肉就进嘴了。
  
      炖羊排鲜香细嫩,口感极好。
  
      赵祯喝了一口酒,然后又夹了一片烤羊肉。
  
      羊肉烤的火候恰到好处,而且外面带了一部分肥肉,一进嘴里油脂就爆开了……
  
      赵祯微微眯眼,缓缓品味着烤羊肉的美味,然后摇摇头,赞道:“世间至美者,莫过于此。”
  
      皇室最喜欢吃的就是羊肉,而权贵们同样如此,所以榷场交易很是热烈,若非如此,辽人那边怕会全是贸易逆差。
  
      辽人能让大宋看上的货物不多,牛羊马而已。
  
      战马自然不肯卖,牛羊无所谓。
  
      一顿饭吃下来,赵祯的额头见汗了。
  
      他接过毛巾擦擦脸,然后反过来擦擦手。
  
      陈忠珩在边上伺候着,见他惬意,就堆笑道:“官家,那沈安如今越发的糊涂了,竟然去报复那些人……”
  
      “报复?”
  
      赵祯起身走了出去,陈忠珩跟在后面说道:“外面有人传话……只要沈安在国子监一日,那些权贵子弟就别想再进去附学。”
  
      赵祯缓缓踱步消食,淡淡的道:“那些人可恼了?”
  
      陈忠珩说道:“恼了,有人喝多了还说要取了沈安的项上人头……”
  
      这话有些过头了,可赵祯却未动怒,“他们若是能做到,我倒是还高看一眼。大宋到了如今的地步,却不是一朝一夕,更非是一人能定兴衰。他们……不求他们能做些什么,但凡安生些,我也能安枕了。”
  
      “太学……那里是大宋培育人才之地……”
  
      赵祯负手往后面去了,大抵今晚会临幸某位嫔妃。
  
      官家的心情竟然那么好?
  
      陈忠珩心中一动,就仔细琢磨着他后面说的话。
  
      ——太学那里是大宋培育人才之地。
  
      权贵子弟是人才吗?
  
      不是!
  
      大多是纨绔!
  
      ……
  
      “那些都是色厉内荏之辈,无需关注。”
  
      王雱很是淡定的分析着,但他今日却没有用折扇。
  
      沈安说道:“大宋的冗官源头就是来自于此。不管是荫补还是不断增加的进士,都是活脱脱的饕餮,在吞噬着大宋的肌体,不解决了这个问题,任何革新都只会是昙花一现。”
  
      他饶有深意的看着赵仲鍼说道:“这个荫补是从宰辅开始……每逢大礼典,宰相可门荫十人,执政门荫八人,不论才智高低,尽皆封赏,甚至襁褓中的孩子都成了官……你怎么看?”
  
      沈安竟然让赵仲鍼来回答这个问题……
  
      王雱的眼中多了狐疑,然后静静的听着。
  
      这个问题很尖锐,赵仲鍼想了想,“科举取士是多了些,远超前唐。至于荫补……此事却很难办。宰辅要安抚,重臣要安抚……”
  
      这还是基于一个与士大夫共享天下的想法。
  
      既然是共享,那么好处自然要均分。你皇家得了最大的好处,可也不能亏待咱们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