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67章 报复

第367章 报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韩琦这人的经历比较复杂,他是婢生子,幼时父母过世后,他跟着兄长们度日,这一点算不得纨绔和官二代。
  
      他以弱冠之年就考中了进士,而且还是第二名。
  
      意气风发和逆袭这两个词仿佛就是专门为他而设。
  
      他就这么一路顺风顺水的走了过来,性子渐渐的跋扈,倨傲。
  
      好水川一战让他的顺遂终结,但依旧没有影响到他的仕途。
  
      他敢于顶撞自己的上司,比如说富弼。
  
      他敢于顶撞帝王,比如说赵祯。
  
      这世上就没有他韩琦不敢喷的人。
  
      直至他遇到了沈安。
  
      几次争执他都落入下风,这近乎于羞耻的战绩让他沉寂了好一阵子。
  
      他反击过,只是没成功。
  
      而今天机会来临,他竟然选择了宽容。
  
      这不是韩琦吧?
  
      众人都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韩琦别过脸去,低声道:“臣的肠胃之疾还是沈安给弄好的……”
  
      哦!
  
      赵祯恍然大悟,原来是知恩图报啊!
  
      韩琦点头道:“沈安的方子确实是有效,臣每日凌晨都要吃一大碗野猪的胃肠粉末,一直吃到现在,如今胃口大开啊!”
  
      赵祯眨眨眼,突然觉得自己怕是错过了什么。
  
      韩琦竟然胖了?
  
      而且还白了。
  
      白白胖胖的韩琦……他以前不胖啊!
  
      这是啥时候胖的?
  
      赵祯有些懵。
  
      “韩卿……这是胖了?”
  
      韩琦摸摸脸,说道:“臣没觉得胖啊!”
  
      富弼也点头道:“是啊!臣每日和他相处,也没觉得……咦!”
  
       富弼揉揉眼睛,然后又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说道:“真胖了!”
  
      每日都相处着,一般很难发现对方的细微变化,天长日久,自然觉得一切都没变化。
  
       韩琦得意的道:“家中人都说臣英俊了许多。”
  
      这是白白胖胖的富家翁形象,和英俊……它没有一文钱的关系啊!
  
      赵祯的嘴角抽搐着,违心的赞道:“韩卿俊伟过人。”
  
      韩琦既然高姿态,旁人自然不好再说什么。
  
      “去吧,拿了沈安来。”
  
      臣子们不准备深究,赵祯自然乐的轻松,只是姿态却是要做出来的,否则难免有纵容之嫌。
  
      张八年一路出宫,等见到沈安时,他正在给赵仲鍼等人上课。
  
      “张都知可是稀客,这是……”
  
      沈安觉得张八年身上的气息冷了些,就把书放下,叹道:“莫不是那些人生事了?”
  
      张八年看着他,迟疑了片刻。
  
      这个很难得,若是旁人的话,张八年一进门就会拿人。
  
      “你收了贿赂,放了那些人在太学附学,官家令某来拿你。”
  
      张八年骤然看向了折克行。
  
      折克行的身体猛的弹起来,就在他准备动手时,沈安说道:“遵道,坐下。”
  
      折克行的眼中多了血丝,久违的那股子血气开始上涌了。
  
      他看向沈安,眼中多了自信:“安北兄……”
  
      我能护着你杀出去!
  
      沈安单手按住他的肩膀,笑道:“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折克行缓缓坐下,王雱冷冷的道:“礼送往来有何错?汴梁城中的权贵和官员们,谁不送礼?今日你们拿了安北兄,学生明日就会去举报,举报那些收受礼物之人。”
  
      这话很实在。
  
      权贵官员之间送礼自然是正大光明的,可暗地里究竟有没有猫腻,这谁知道?
  
      张八年看着他说道:“王安石的儿子……听闻你聪慧过人,如今一看也不过如此。”
  
      王雱还想说话,赵仲鍼却抢先说道:“安北兄不是那等人,那些权贵子弟此次全数没过,恼羞成怒罢了,此事若是听从他们的摆布,宰辅们可觉得羞愧?”
  
      “这是屈辱!”
  
      赵仲鍼愤怒的道:“权贵们本就是在敲骨吸髓,这次他们是把手伸向了朝堂,若是不斩断那只手,这大宋……究竟是谁家之天下!”
  
      轰隆!
  
      众人仿佛听到了一声晴天霹雳。
  
      张八年本是不在意,可等听到后面的话时,也不禁为之变色。
  
       权贵们伸手进朝堂不是什么稀罕事,没有实职的权贵会去寻找代言人,此后通过代言人来操作。
  
      另一种就是本就有实权在手,可以从容布置,为自己,为家族谋取利益。
  
      这些权贵大多有些联系,但却非常聪明,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所以和帝王能和睦相处。
  
      但赵仲鍼的一番话却把沈安这件事给提到了危急江山社稷的高度,作为皇城司的都知,张八年稍后必须要把这些话原原本本的禀告给赵祯。
  
      这些话会激化矛盾,若是传出去的话,赵仲鍼以后将会被那些权贵所唾弃。
  
      传闻赵仲鍼和沈安交好,如今看来,不只是交好啊!
  
      作为备选皇子的一家,他竟然敢说出这番话,可见和沈安的交情非同一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