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65章 先见之明,中招

第365章 先见之明,中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祯很头痛。
  
      圣贤学问是要庄重的去学,抱着敬畏心去学,如此方能成为君子。
  
      这是规矩。
  
      可今天这个规矩被打破了。
  
      有人在想着能否通过打压太学的学生来达到拨乱反正的目的,可旋即就放弃了。
  
      方法封锁不住,太学不用别人也会用。
  
      不就是题海战术吗,不管什么题目先上了再说。
  
      谁不会啊!
  
      可……可这斯文扫地啊!
  
      从今天开始,多少人会视沈安为恩人,多少人会视他为仇人。
  
      那些人会丢失了对圣贤学问的敬畏心,可怕啊!
  
      他再看向沈安时,就觉得头痛欲裂。
  
      “你且去吧。”
  
      朕暂时不想看到你。
  
      等沈安走了之后,赵祯随便说了几句,就让人散去。
  
      群臣心中暗自凛然,出了宫殿后,就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低声议论着。
  
      包拯也没跑掉,被欧阳修给逮住了。
  
      “沈安这下算是捅了个蜂巢,你当初为何没阻拦?”
  
      欧阳修本身就是文坛盟主,自然看不得沈安这等把文化人的事儿变成大萝卜的举动。
  
      包拯冷冷的道:“多少人就是这么过来的?只不过没那个刻苦罢了。”
  
      大伙儿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只是没有太学这么极端而已。
  
      “大宋有几个苏轼?能凭借着一篇文章让你欧阳修说要为他让路。”
  
      欧阳修默然。
  
      “苏轼这等人乃是不世出的天才,确实是难得一见。”
  
      “世人大多平庸,既然平庸,那就看谁更刻苦不更好?只是以后出考题要难了。”
  
      题海战术之下,那些可能的题目都会被刷一遍,所以要考验出题者的水平了。
  
      包拯摇摇头,突然有些幸灾乐祸的心思。
  
      让你们嘚瑟,这下爽了吧。
  
      个个都在装大才,结果被沈安一闷棍打的晕头转向的。
  
      这次议事的内容很快就传了出去。
  
      沈安因为父母不在,包拯事情又多,所以媒人就只能多跑几趟。
  
      自从定亲之后,杨卓雪就暗中让阿青去打探沈安的消息。
  
      “……他说什么不重振太学就不成亲,少年心性倒是好强,可为何要拿自己的婚事来作伐?难道他还想学了霍去病的‘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娘,这次太学的学生考的好,可……有些闲话呢。”
  
      “外面有人说是舞弊,你爹这几日忧心忡忡的,旁人看不出来,却瞒不过我。”
  
      李氏叹息道:“急什么……早知现在,当初何必用这个做赌注,说什么不喝酒也好啊!看看那些喝的烂醉的,回去还打自己的女人,不要脸……”
  
      “娘,谁又打人了?”
  
      “这不是街尾的那家……隔几日就喝的烂醉,然后打自家女人,不要脸。”
  
      女人就是有本事能把天聊到自己都不知道跑题的程度。
  
      “……哎!那沈安若是真的舞弊了,女儿啊!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李氏很头痛,可杨卓雪却满不在乎。
  
      她在做针线,定亲之后,每月的月初月尾她和沈安就能通过媒人传话,若是恰逢节日的话,沈安家得送礼过来,而杨家需要用她的针线活来回赠。
  
      华夏的男女之事从不乏浪漫,只是显得含蓄。
  
      杨卓雪抬起头来,轻声道:“娘,既然定了亲,咱们就别管那些,反正爹爹也说了,定亲了就是沈家人,他就算是舞弊也好,作弊也罢,女儿也只能嫁给他。”
  
      但她却想起了沈安那从容的笑意。
  
      他肯定不会舞弊!
  
      她很坚定的想着,但李氏却有些心慌。
  
      “娘子!”
  
      阿青回来了,跑的脸色发红。
  
      “如何?可是舞弊了?”
  
      阿青在喘息,李氏心中发冷,就起身道:“我就说那少年怎么能挣下偌大的身家,这是长袖善舞呢……”
  
      杨家就一男一女两个下人,所以杨卓雪就给阿青倒了杯水,然后柔声道:“慢慢说。”
  
      阿青喘息了半晌,又喝了一杯水,这才缓过来。
  
      她的眼中多了忧色,说道:“刚听到消息,说是沈郎君并未舞弊,反而是有功呢!”
  
      “咳咳!”
  
      李氏觉得脸上有些发热,先前的质疑此刻都化为反击,让她这个做娘的觉得丢人。
  
      “还是卓雪厉害,一眼就看破了沈安的本性……只是你怎么看出来的?”
  
      既然丢人,那就美化一下女儿当做安慰吧,反正是自己生的,她好和自己好没啥区别。
  
      杨卓雪把针线放下,轻笑道:“娘,他看着不是那等急功近利之人。”
  
      她看向阿青,问道:“看你好似遇到了事,是何事?”
  
      阿青犹豫了一下,说道:“外面说沈郎君受贿……有板有眼的。”
  
      杨卓雪摇头道:“他有钱,不会受贿。”
  
      李氏问道:“是怎么弄的这事?”
  
      “那些权贵让自家的子弟附学太学,然后为了感谢沈郎君,大多都送了礼,都有证可查的……”
  
      李氏的面色瞬间就白了,“怎么就这样呢!”
  
      ……
  
      一家酒楼里,一群人在喝酒。
  
      举杯,干杯,然后边上有人斟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