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63章 查无实据,卖惨大会

第363章 查无实据,卖惨大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却无人开口。
  
      这等事本就是捕风捉影,在没有证据支撑的情况下,除非是皇帝发飙,主观认为此事有情弊。
  
      可赵祯分明就不想多事。
  
      富弼心中一叹,问道:“就老夫所知,那些学生进步惊人,你若是说不明白,这天下人都不会信。”
  
      这就是物议。
  
      一个乞丐突然变成了亿万富翁,这事儿大家质疑一下难道不对?
  
      他从未觉得沈安会偷盗试卷,只是心中的疑惑不解开,那种憋闷就无法释然。
  
      想想,国子监没落了许久,大伙儿都忽视了这个机构,觉得让它在那里自生自灭也不错。
  
      可一个小年轻突然被丢在了那里,大伙儿觉得这和流放发配没啥区别。
  
      你就在那里混日子吧!
  
      可没想到的是,那小年轻竟然让国子监一鸣惊人。
  
      从不被看好到一朝翻身,这才过了多久?
  
      那少年竟然这般厉害?
  
      说实话,不但是富弼不相信,连赵祯都有些困惑。
  
      你是怎么做到的?
  
      郭谦等人没那个本事,若是有,国子监早就崛起了,而不是等到了现在。
  
      众人都在看着沈安。
  
      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些疑惑变为质疑,众人渐渐皱眉。
  
      沈安很是无奈的道:“陛下,只是刻苦罢了。”
  
      一阵鄙夷的呼气声中,有人说道:“只是刻苦吗?”
  
      “读书人从不怕吃苦,头悬梁锥刺股的经历谁都有,别用能吃苦来说事。”
  
      质疑声越发的多了。
  
      你莫不是把咱们当做是傻子了?
  
      群雌粥粥说的就是现在。
  
      一群人在说话,声音嗡嗡嗡的,让赵祯头痛。
  
      “好了!”
  
      他叫停了这些嘈杂,然后看着沈安,目光炯炯的道:“说吧,朕需要一个理由。”
  
      小子,你想糊弄过去吗?
  
      没那么简单。
  
      赵祯并未怀疑沈安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他猜测是估题。
  
      难道他是个估题高手?
  
      沈安微笑道:“敢问诸位读书时有多刻苦?”
  
      富弼干咳一声不说话。
  
      韩琦别过脸去……
  
      有人却站出来说道:“当年某丑时睡,辰时起,持续半年。”
  
      众人看去,却是待诏肖青。宰辅们纷纷点头,肖青不禁欢喜,心想某寻求升官多久了,可一直未见机会。
  
      现在机会就来了啊!
  
      他和沈安一起到了赵祯的身边,这才过了多久,沈安不但得了国子监说书的实职,更是凭借军功封爵。
  
      都是待诏,凭什么他那么牛!
  
      某不服!
  
      他眼中含泪的说道:“当年家贫,臣就借着月色读书作文,久而久之,臣……”
  
      他茫然看着前方,妥妥的近视眼模样。
  
      赵祯点头,觉得自己以往怕是有些忽视了这个老实的臣子。
  
      是的,在赵祯的心中,肖青就是老实的形象。
  
      和沈安一起出道,沈安现在都是小流量了,可你竟然还是个跑龙套的,何其不堪啊!
  
      这是个富有同情心的皇帝,所以难免会生出恻然之心来。
  
      肖青心中欢喜,就越发的悲伤了。
  
      “臣那些年……想起来就……不过此刻臣能站在这里,才觉得那些苦值得。”
  
      肖青感性的道:“陛下仁慈,给了臣听政的机会,这几年下来,臣每每在午夜梦回时扪心自问,要如何才能报答陛下的厚恩……”
  
      他诚恳的看着赵祯,说道:“臣唯有粉身碎骨,方能报得陛下的隆恩……陛下啊!”
  
      他缓缓跪下,泪水滴落。
  
      此情此景,人人都想起了自己读书时的艰辛,以及宦海的艰难。
  
      都不容易啊!
  
      以往大伙儿都忽略了肖青,此刻再重新审视一番,竟然发现此人优点颇多。
  
      不多话,这是官场要义。
  
      言多必失,这不是空话假话,因为话多倒霉的官员多不胜数。
  
      不多事。
  
      事情能不管就别管,因为管的越多,错的就越多。
  
      是个好胚子啊!
  
      而且还深谙隐忍之道,不管曾经同时起步的沈安是如何的得意,他依旧默默的站在那里。
  
      “是够苦的。”
  
      有人说了句公道话,沈安却不乐意了。
  
      “陛下,太学的学生丑时入睡本是常事。”
  
      呃!
  
      大家有些尴尬了,但有人还是出来拉偏架,“可肖青是半年,而且还是辰时就起了。”
  
      三个时辰的睡眠时间,每天如此,持续半年,真的不好受啊!
  
      肖青想起当年之事,不禁唏嘘不已。
  
      然后这个唏嘘就僵硬在了嘴角……
  
      “太学的学生都是卯时初起床。”
  
      啪!
  
      刚才说肖青如何辛苦的人都觉得脸上有些痛。
  
      可接下来就是震惊。
  
      每日竟然睡不到三个时辰?
  
      这样的艰辛是怎么熬下来的?
  
      有人质疑道:“这般辛苦学了些什么?”
  
      ……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啊!很惨的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