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44章 这便是汉人吗?

第344章 这便是汉人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汴梁城的百姓见过许多军队,最精锐的上四军也经常能看到。
  
  所以他们早就麻木了,认为军队顶多就是这样。
  
  就凭着这样的军队,大宋肯定打不过辽人,打不过西夏人。
  
  这样的民心之下,才有了用黄河当防线的急迫感。
  
  民心即君心,这话在许多时候都是真理。
  
  眼前的军队默不作声,他们缓缓走进了朱雀门。
  
  阵列很整齐,整齐的让人无可挑剔的清爽。
  
  但是没有威严和煞气!
  
  “他们是干嘛的?难道还得要去迎接什么人?”
  
  “估摸着是吧……”
  
  百姓们议论纷纷,气氛渐渐轻松。
  
  当先的是折克行,本来该是黄春的,可他的那个正八字眉毛实在是有损形象,所以才换成了折克行。
  
  当他能看到前方的宣德楼时,就张口喊道:“起步……走!”
  
  瞬间所有人齐齐抬腿,然后重重的砸了下去。
  
  嘭!
  
  嘭!
  
  嘭!
  
  声音渐渐雄浑,恍如爆炸。
  
  整齐的脚步声轰然而起,那些刚才还在轻松说笑的人都被镇住了。
  
  他们呆呆的看着前方,然后悚然而惊。
  
  那些整齐的步伐在轰然而来,仿佛是雷霆,一下下的震慑人心。
  
  “这是……这是我大宋的军队?”
  
  “这般威严?”
  
  从未有人见到过这等整齐划一的阵列。
  
  从未有人听到过这等轰然作响的整齐步伐。
  
  一个老汉的眼中多了泪水,泪眼模糊中,他说道:“多少年了,多少年了,那些败军之后,大宋就再也看不到这等景象了。”
  
  从高粱河之后,大宋再无军心,再无民心。
  
  此后的澶渊之盟勉强维持了一个和平的态势,大伙儿于是就欢喜了。
  
  和平好啊!
  
  可谁愿意屈辱的活着?
  
  辽人年年叫嚣着南下,年年要增加岁币……
  
  每一次叫嚣就是一次屈辱和煎熬,哪怕知道那些叫嚣多半为假,可万一变成真的呢?
  
  辽人若是南下,大宋军队可挡得住?
  
  挡不住!
  
  所以和平才变成了永久的期盼。
  
  可眼前的这支军队却让人感到了不同。
  
  “这是大宋的军队?”
  
  有人惊呼道。
  
  那些维持秩序的军士们也惊呆了。
  
  有人认出了阵列中的同袍,那些往日相熟的同袍,此刻却在肃然行走。
  
  脚步声铿锵有力,渐渐往宣德门而去。
  
  ……
  
  “这是……”
  
  脚步声在震动着大地,渐渐传来。
  
  辽使趴在城头上看去,眼珠子瞪的大大的。
  
  富弼的嘴唇在颤抖着,喃喃的道:“这就是那些兵?”
  
  “大宋的兵。”
  
  韩琦一拳砸在城头上,喝道:“当年某为何无这等麾下!”
  
  “辽使呢?”
  
  有人在寻找辽使。
  
  陈忠珩一直记得自己的职责,他的目光梭巡,找到了趴在城头上的辽使。
  
  辽使在说话,有人近前听了,然后跑过来说道:“说是劲敌。”
  
  陈忠珩跑到了赵祯的身边,低声道:“官家,辽使说是劲敌。”
  
  嘭嘭嘭!
  
  赵祯已经听不进任何话了,他的眼中全是那一长排阵列,他的耳中全是那震撼人心的脚步声。
  
  “君不见……唱!”
  
  折克行突然大声喊道。
  
  少顷歌声骤然而至。
  
  一个个军士张开嘴,奋力的歌唱着。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洪亮的歌声从御街直冲过来,赵祯首当其冲。
  
  他的身体微微后仰,就听到前方有人喊道:“杀气腾腾啊!”
  
  近前了。
  
  一双双眼睛里蕴含着愤怒和杀气,那目光坚定,自然带着让人慑服的气势。
  
  这种眼神……
  
  辽使看不清眼神,可他的随从在前方却看得清清楚楚的。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歌声宏大,让人心惊。
  
  辽使不懂这歌,他急切的问道:“谁知道?谁知道?”
  
  这里就数高丽使者的汉学最为精深,他神色凝重的道:“终军,前汉人,武帝时南越不服王化,终军请见武帝,曰‘愿受长缨,必羁南越王而致之阙下。’,后来在南越遇害。请缨一词即是出自于他。”
  
  辽使喃喃的道:“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这便是汉人吗?”
  
  高丽使者说道:“正是。”
  
  他觉得眼前的辽人有些让人厌恶,就微微退后一步,说道:“班定远就是前汉的班超,其人果敢,曾率三十六骑远赴西域,纵横五十余城,三十余年,其人之名在西域可止小儿夜啼。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话即是来自于他。”
  
  “三十六骑?”
  
  辽使不禁惊道:“汉人亦有如此悍勇吗?”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功名误此生。”
  
  “这是说男儿该遵循古人,持剑杀敌,莫要一心求功名。”
  
  “杀气腾腾啊!”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周围不少人都变色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