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40章 万人操练

第340章 万人操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富弼连续三次上了请罪奏疏,赵祯连续三次挽留。
  
      这是程序。
  
      他留下来,可烂摊子却必须要收拾了。
  
      政事堂里,富弼说道:“这段时日老夫夜夜煎熬,辽使的逼迫,还有百官的畏惧,大宋身处危险之中。老夫夜里想着此事,浑身燥热无法入睡,恨不能爬起来去做事,可怎么做?”
  
      韩琦揉着鼻根说道:“关键是军心士气,若是提振不起来,后面就麻烦了。”
  
      富弼点头道:“对,所以官家让沈安去练兵……话说谁知道官家那日出城去看到了什么?”
  
      那天赵祯跟着沈安出城一趟,回来就令京城禁军挑选出万人来操练。
  
      韩琦摇头,沮丧的道:“操练操练,为何不和咱们说,老夫好歹在军中不少时日,什么兵没见过?可官家却闭口不言,这是什么意思?是觉着咱们不可信?”
  
      他的话里带着火气,显然是有些怒了。
  
      富弼说道:“什么叫做不可信?咱们是宰辅,官家此举……大概是怕泄密吧。”
  
      韩琦冷笑道:“沈安这段时日也在城外,包拯还接了他妹妹去养着,你们说说,这是在城外做什么?分明就是操练。”
  
      他越想越委屈,忍不住捶打了一下桌子:“不管老夫当年是胜是败,可老夫知道怎么去震慑对手……”
  
      文人装样是最拿手的,曾公亮也有些不满的道:“大家一起商议岂不是更好?沈安在城外闭门造车……”
  
      “对!”
  
      韩琦兴奋的道:“正是闭门造车,官家没见识过战阵,怕是就觉得这样最威武……”
  
      他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就急匆匆的去求见官家。
  
      “此事……还是要集思广益的好。”
  
      富弼很感激沈安,觉得是他为大宋避免了一场灾难。可此事却非同小可……
  
      “京中名将云集,不行也可以从北面召些将种来,那些人杀气腾腾,更能震慑住辽人和西夏人。”
  
      宰辅们都是聪明人,从那些蛛丝马迹里猜到了沈安和官家之间的打算。
  
      这是想用军势来震慑辽人。
  
      “放弃黄河改道,百姓慌就罢了,可好歹麻木,只知道今朝有饭今朝饱,可百官却不行……”
  
      富弼叹道:“最近南边成了好地方,许多人求官南方,京城反而成了凶地,可笑!”
  
      两人相对苦笑。
  
      黄河改道从来都不是赵祯和宰辅们的事儿,这是无数官员的心声。
  
      没有黄河挡着北方,他们就会睡不着。
  
      所以后来连王安石都要闹一次,失败……
  
      然后哲宗又来了一次,再失败……
  
      黄河东向就是最好的兴奋剂,能让百官安心做事的灵丹妙药。
  
      “韩相……”
  
      韩琦回来了,一脸的沮丧。
  
      “如何?”
  
      韩琦的性子急,而且还有些跋扈,富弼觉得他去问应当能有结果。
  
      韩琦摇头道:“官家含糊以对,只是说沈安不会让人失望,可老夫难道让人失望了吗?”
  
      富弼和曾公亮齐齐看着他,却无话可说。
  
      你自己当年干了什么心里没个数?
  
      你当年败给那个连进士都考不中的读书人,然后西夏至此就成了大宋的梦魇。
  
      韩琦也想起来了,他恼怒的一脚踢翻桌子,怒吼道:“多少年了?多少年了?那事要记一辈子不成?”
  
      曾公亮木然,富弼却微微点头。
  
      韩琦不禁大怒,富弼起身道:“都等着吧,若是不成,老夫就建议派人出使辽国,大家坐下来好生说说。”
  
      当年富弼就曾经出使辽国,铁骨铮铮,为大宋争取了利益。
  
      “说什么?”
  
      桌子翻在地上,杂物散乱的到处都是。
  
      韩琦一脚踢飞一块砚台,怒道:“官家宁可相信沈安,也不肯信咱们,还说什么?说个屁!”
  
      ……
  
      宫中,赵祯和曹皇后在一起吃午饭。
  
      皇帝吃饭自然是有些规制,可赵祯却独爱羊肉。
  
      一碗羊汤被他喝了个干净,两块羊排也被吃的光溜溜的,然后隐蔽的打个嗝,算是心满意足了。
  
      曹皇后的饭量实际上并不小,可和皇帝一起吃饭她得控制着,免得一不小心比他还能吃……
  
      这个……
  
      饭桶般的女人,挂着这个名号咋活?
  
      吃完饭,两口子端着茶杯慢慢的品着。
  
      曹皇后觉得才五分饱,肚子里不大得劲,越喝茶就越觉得不舒坦。
  
      她放下茶杯说道:“官家,听说辽人还在跋扈?”
  
      赵祯点点头,“辽使在威胁,还是要增加岁币,不然大军克日南下……”
  
      曹皇后在宫中也得了不少消息,她担忧的道:“官家,自祖宗开始,和北面交战咱们就从未胜过……若是辽人真的来了,奈何?”
  
      这并非是她胆怯,而是现实。
  
      强硬倒是好,可谁来抵御辽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